脑洞清奇的洛

微博:卒于板绘的郭肖君
我要是从APH脱坑,我就是狗!请记住
我再也不爬墙了
疯狂求评玩家
黑三角互攻随意,耀中心偏向耀右,英攻党,极端英sir老婆粉,不吃美食,没别的,不吃右英,极东不吃不雷,但是不会再产粮的,味音痴不雷,但是拒绝过激粉与安利,请勿ky,见一个,锤一个,反射弧巨长,例行隔天生气,记仇,爱一个人瞎逼逼,慎关。

这真是个小机灵鬼,不知道他知不知道画沙雕表情包的人正在哈哈哈他(乖巧)

我已经丧心病狂的对孩子下手了么?!!!
我没有,我不是!

【丝路组】霍格沃茨花边新闻报

   *巫师凯撒×巫师耀

   *已结婚设定

   *OOC属于我,角色属于作者

   *分级:老少皆宜,不可以早恋

    魔药课的教授和草药课的教授有一腿。这是不知道从哪里飘出的谣言——据说是哪个游荡在霍格沃茨的幽灵亲眼所见的。八卦就像风,吹过了霍格沃茨每一个角落。

    甚至要各个学院的院长都出面压制学生们讨论谣传的热情,哪怕院长们也很想去听八卦。

    那可是魔药课的教授和草药课的教授!那个从神秘的东方来的,好像真的不会衰老的魔药教授,还有那个每个人都喜欢的,被评为最有魅力教授的草药课教授。这个消息无论真假,对霍格沃茨所有女性都是个打击。或许还有部分男性,毕竟草药课教授散发魅力是无差别性的。

    小狮子们总是藏不住心思,他们热情而直率,每一届的学生都是最喜欢草药课教授的,他们无话不谈。但是这件事儿不一样,就直接导致格兰芬多在魔药课上丢了不少分。为什么是魔药课?因为凯撒教授从不轻易扣分,而王耀教授要求严格。心不在焉的小狮子当然会被严厉的魔药大师敲打。

    “凯撒,你觉不觉得格兰芬多的学生最近很奇怪。”王耀在羊皮纸上划上一个鲜红的‘P’,结束了他今天最后的折磨。那些可爱的孩子,写出来的论文总会让王耀哭笑不得。

    “或许?”凯撒倒是轻松,他端着刚泡好的咖啡和红茶,他将红茶杯放在王耀脸旁,恰好的温度隔着厚瓷杯带给王耀一点暖意“可能是青春期的小问题,嘿,不需要太担心的Mio caro.”

    王耀接过被子,也接受了凯撒落在他额头的亲吻。

    他们是恋人,并且已经结婚了。不过,这都是他们成为教授之前的事情。

    凯撒的家族是古老的巫师家族,有着丰厚的资产,还有所有贵族应该有的,一个庞大而容易差辈的族谱,就像他和他的孙子们,实际上只差三四岁。他的工作就是打理瓦尔加斯家,延续这个巫师家族的荣耀。

    本来是没有闲工夫来教课的,不过任何事情不能靠着经验和惯例去判断。瓦尔加斯家的男人是深情的伴侣,凯撒更是深爱着王耀,所以他毅然将家业交给了自己亲爱的孙子们,只挂着家主的名号,只身前往霍格沃茨,来陪自己的伴侣。

    用现今瓦尔加斯家主事的两位的话来形容,就是“结了婚就不知道自己到底该干什么男人啊!”

    但是这是样的呐喊是传达不到凯撒心中的,哦,坠入爱河的男人,是不会回去处理各种复杂的事情的。公然休假的家主要享受他第不知道几次的蜜月。

    关于学校里的各种宛如他曾经给王耀写的信一样多的流言,凯撒是完全知道的。作为学校里最有魅力的教授,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他还有点乐在其中。

    最初凯撒前来应聘的时候,王耀是反对的。他能把自己爱人的心思猜个八成,还能有什么理由呢,就像王耀心底最想的,凯撒也不过是想和自己的伴侣待在一起。

    这多多少少要影响到工作,王耀是个尽心尽责的老师,虽然他常常跟凯撒说,当老师就是“上辈子杀人,这辈子教猪。”

    也不知道王耀这话是从哪里学的,总之,很押韵,但是凯撒并不这么觉得。比起家族的事务,他宁可‘教猪’。王耀说他还是太年轻。

    不过教课也得看专业,像王耀这种学术性强的课程,理解能力的差距造就了千奇百怪的作业答案,让王耀不禁怀疑,自己解释的是不是真的不清楚,为什么还有人会写出这样的论文。凯撒就轻松多了,他是实践派,草药的习性,最好的记忆方法就是,在不伤害小家伙的前提下,让他们用切身体验来记住。

    王耀常常说凯撒这样教课就是偷懒,凯撒却知道王耀是担心那些孩子们,哪怕是可控制的危险也都是危险,有着极其严苛的教育理念的王耀非常不赞同让孩子们遭遇任何危险。

    “或许是因为要期末了,孩子们在想家。”王耀起身,刚想伸个懒腰就被凯撒抱了满怀。

    “下班了还想别人的话,我会伤心的。”凯撒的鼻尖抵着王耀的鼻尖,恋人的气息笼罩在身边,让王耀安心,也让王耀脸红。他们已经是血脉相连,经由契约和魔力流转的感情带给彼此最真切的体验。

    王耀能感觉到凯撒的心意,那份感情赤诚的像烈日,像地中海的风,像征服王金车滚落的火星。

    他们深爱着彼此。

    王教授的巫师袍的款式与他们有些不同,黑色的长袍是名为丝绸的面料所制,柔软,飘逸,走路时翻飞滚动,像是绽开的花朵,像是舞会少女的裙摆。那些长袍大多并不遮盖住脖颈,温润的肤色与黑色行成让人遐想的视觉差。

    上魔药课跑神的学生,大多都是不小心将目光放在王耀的脖颈,而后就再也没有挪开目光,直到王耀将他们一个个点醒。

    今天王教授穿了一件高领的斗篷,将那一点显眼的皮肤遮盖住,小家伙们就更坐不住了,不仅仅是因为高领斗篷让王耀的气质更加的让人遐想,更重要的是,明明有保暖咒,为什么要突然穿高领。

    这个问题要让一位忠诚的小獾来回答,如果你问他“王耀教授为什么穿高领。”他会红着脸告诉你,因为他的脖子上有一个吻痕。那是在王耀为他指点作业的时候看到的,明显极了。

    而向来穿着深V领的凯撒教授也穿起了高领。就像是在印证什么似得。

    第二天,又是全校沸腾的一日。终于有小狮子忍不住,在凯撒教授的课上去问了他。

    显然小狮子们被好奇心和打扰别人隐私的负罪感拉扯的难耐,终于还是好奇心和求知欲占了上风,他们推出了平日和凯撒关系最好的那个小家伙。凯撒已经偷偷看了他们很久,小狮子们自认为自己很小声的在说悄悄话,实际上,或许整节课的人都知道了,只是拉文克劳的学生们装作他们不知道。

    那个格兰芬多的小狮子鼓足了勇气来到凯撒面前。他显得局促不安,但是仍旧开口询问了。

    “教授,您和魔药课的王教授,是什么关系啊?”

    凯撒眼底的意味越发的耐人寻味,他仍旧笑的像是冬日暖阳。

    “你说耀?他是我的合法伴侣。”凯撒冲着那个小狮子眨了眨眼睛,语气坦然的像是在说‘嘿,小心那株曼德拉草’。

    所有人的目光都停留在凯撒高领斗篷的边缘,凯撒仿佛什么都不知道的歪了头,露出一小片皮肤,又很快的整理好,迅速的他们都没有看清楚那片皮肤上到底有没有什么痕迹。

    于是全校都知道了,他们的魔药课教授和草药课教授,结婚了。

    这可真是个让人心碎的幸福消息啊。

   

  ——————END——————

    一天结束后,凯撒回家脱下那件高领斗篷拥抱住正向他走来的王耀。他们亲吻着彼此的脸颊,额头。最后亲吻到嘴唇。

   而凯撒的脖颈上,干净的像是某些小家伙的魔药课论文一样。

  

   

   

   

   

   

   

   

新年嘛,祝大家元旦快乐,万事如意,嗯。我真是,没得说
orz
露诞当天展子出的安雅,正好小姐姐帮我修图现在出了场照,混更吧x

极限的搞了露诞贺图,记错日子的简直无地自容……
生日快乐,伊万


我已经快忘了我是文手……

    阿尔弗雷德是个小混蛋,混账的刚好让你挪不开眼。他要张扬,他要新潮,他要刺激,他要你的目光,他要全世界为他疯狂。

    他给你所有的,你能想到一切撞色的梦幻,光雾音乐轰鸣。你只看得到美好,你只看得到欢乐。

    心甘情愿,吞下外表美好的恶果。

    他是世界的宠儿,是世界的恶棍,是一眼能看破的虚幻美,是无法脱身的蜜罐糖

#露诞正片##顺眼劳扩#

伊万.布拉金斯基:原po
摄影:黑羽
后期:子夜
排版:荀慧}
——————————————————

Когда наступит сезон осенних цветов
当秋天的花季来临

Каждый цветок встретится с тобой
每一朵花都会遇见你

Что говорит сердце цветам
心对花说了什么

Цветы снова приносят эти слова в сердце
花又把这些话带进了我的心

В те долгие дни и ночи зимой
在那些漫长的冬天日日夜夜

Я буду вспоминать с радостью
我将快乐地回忆




——————————————
说起来这应该是我第一次成片
啊……真是
从开始踏入这个圈子到现在,转了一圈,跑回来养老了。
我想日后的片子估计也就是这个圈子的了,第一次出成片,效果已经是比自己预期好的多了。
还是希望自己会更加好
圣诞节快乐

冬至了!大家记得吃饺子呀!!!!

咸鱼决定不更新x


丢人,算数都不会了。再也不意识不清醒写文了。写了也不发了,之少等我意识清醒检查一遍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