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清奇的洛

微博:卒于板绘的郭肖君
我要是从APH脱坑,我就是狗!请记住
我再也不爬墙了
疯狂求评玩家
黑三角,朝耀,商学院,耀受党,英攻党,极端英sir老婆粉,不吃美食,没别的,不吃右英,极东不吃不雷,但是不会再产粮的,味音痴极度雷点,请勿ky,见一个,锤一个

我觉得,我可能又要准备点梗了,但是,文力下降的不想吭声……

试图想要文评,在填坑边缘蹦迪


【红色组/露中】稿子与皮蛋瘦肉粥

*露中

*美食博主露×职业文手耀

*这是一个关于“家/暴”和“疏/离”的故事。

*ooc属于我,角色属于作者

    “耀最近总是在‘家暴’我,”伊万将切好的食材放进玻璃碗里,明亮的颜色昭示着这些食材的新鲜度,他看了一眼直播间里飘动的弹幕,闷哼哼的又补了一句“就是在家暴我。”

    今日的晚餐是皮蛋瘦肉粥,配菜有沙拉、糖醋里脊和宫保鸡丁。伊万做菜总是有那么一种能力,将平平常常的菜品变成艺术。他的粉丝无一不是被他精巧的刀功和完美的摄影剪辑吸引的,或许跟伊万摄影出身有关,他的视频能恰到好处的勾起你的食欲。再加上他特有的软软糯的声线,一时间成为了一代网红博主。

    当然还有一部分粉丝是因为他那双手入坑的,骨节分明,白皙修长,简直是手控福利。

    只要看过几期伊万的视频,都知道他正在和自己的男友同居,并且,伊万是个十足粘人的伴侣。三句不离‘耀’,每次视频简介不是吹耀,就是吹耀。大家都会打趣的发弹幕,今天的伊万也是这么的贤惠啊。

    不过最近的视频就不太一样了,不但视频里不提耀了,简介居然也不吹耀了——有问题。

    根据伊万的口述,他的‘耀’是一个十全十美的人,对,他就是这么形容的,他们从没吵过架,而且非常甜蜜。每次视频就是无休止的秀恩爱。

    当然总有深扒的,将伊万提及耀的全部都摘录,甚至还做了剪辑,深度剖析了他和耀到底有没有吵过架。事实当然是有的,不过都是小打小闹。

    最近不一样,王耀的截稿日期要到了,他把自己锁在屋子里已经很久了,长达两个星期,这可是半个月!半个月来,伊万从没等到过王耀上床睡觉,当他醒来,王耀又坐在电脑桌旁了。

    伊万很不开心,每每他端着色香味俱全的饭菜,去找王耀商量换工作的时候,王耀就总要说些他不喜欢听的话。

    明明他只是想让自己的恋人轻松些。这样的工作会熬坏王耀的。

    当然,伊万也明白,王耀既不是女人,也不需要他养着,但是,这和他想王耀在他家公司上班,轻松一点没有冲突。

    白粥已经煮的软糯,米粒开了花,散发稻谷特有的香气,瘦肉已经焯过水,过多的油脂被滤出,混进白粥中只有纯粹的肉香。一众看直播的隔着屏幕都要咽口水。

    伊万却顿了手,连带切的胡萝卜也没了规整形状,越发的潦草。他也无心再去看弹幕或者直播,哪怕开直播是他自己的想法。于是直播在伊万一句“抱歉,我有点事情。”中终止。厨房里就只剩下米饭咕嘟咕嘟冒泡的声音,粘稠的气泡破裂声就像噎在伊万喉头的话,辗转发酵成一团乱麻。

    他想见王耀,但是他不能打扰王耀,伊万知道王耀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现在就是王耀创作的关键期,他不能打扰。

    然而这和伊万想见王耀没有冲突。在这个到处都是王耀身上气味的地方,他却无法触及他最爱的人。

    着实难受。难受到整颗心都要融成一片水,再被煮沸了,一点点蒸发干净。

    “万尼亚?”

     王耀的声音自伊万身后传来,话语中的疲惫还未消散,却有那么一丝惊诧。王耀是没见过伊万这样的,他的男友时常会粘着他,但是也足够的贴心,他们默契的不需要言语,抬头对视就能知晓对方的想法,伊万会在合适的时候给王耀最合适的东西,就像他们在最合适的时候喜欢上对方一样。

     他也是了解伊万的,这个高大的男人有着最柔软的心,那些绵长的柔情悉数落在王耀身上。

    “耀……”伊万放下了手中的王耀自己缝的抱枕,他那软糯糯的声音低迷,显得格外委屈“抱歉,饭还没好。”

    “你知道现在我并不在意这些,”王耀突然觉得哭笑不得,一出门就看到自己男友窝在沙发上沉着脸,一开口又这么委屈“生气了?”

    “没有……”伊万没有扭头,闷哼哼的扯着枕头角。

    “真没有?”王耀抱臂看着还在闹别扭的恋人,他赶稿确实是照顾不到伊万,他也知道伊万每次劝他都是为了他的身体着想,更知道伊万有多爱他“那我回去赶稿子了。”

    王耀还没有转身,伊万就从沙发上刷的站了起来,他快步的走到王耀身边儿,一堵墙一样带着不容拒绝的气势的立在王耀面前,嘴唇却抿紧,像是要落泪。

    于是王耀就落进了伊万的怀抱。

    “你就是在疏远我,”斯拉夫男人急切的说着母语,圆转的音节从他口中说出,弯弯绕绕的套着王耀“我很难过。”

    “你这么说我才难过,”王耀叹了口气,伊万的心跳隔着衣物经由体温传达到他脑海,是让王耀安心的曲子“我并没有疏远你。”

    “工作比我重要。”伊万又将王耀抱紧了点

    “毕竟还要养你这么个自由职业者。”

    “我工资比你多多了。”

    伊万这般委屈的声音还是让王耀笑了,他抚着伊万的脸颊“好,今天晚饭是什么。”

    “没有了。”伊万一本正经的看着王耀。

    “没有了。”王耀也重复了一遍。

    “除非你说我比工作重要。”他们还抱在一起,伊万不想放开王耀

    “你一直比工作重要。”

    “骗子,耀是骗子。”

    这话让王耀哭笑不得,他的男友这次是真的赌气了。

    “骗子饿了,骗子想吃饭。”

    “骗子没有饭吃。”伊万将大部分重量都压在王耀身上,压的王耀背靠在门框上才能支着两人不至于倒下。

    “我是骗子,所以我当初说我爱你也是骗你的?”

    “那时候你还不是骗子。”

    王耀知道伊万已经开心多了,他拍了拍伊万的背“我真的爱你,万尼亚。”

    “这样也没有饭的。”显然这次伊万真的在闹别扭,王耀屡试不爽的招数竟然不管用了。

    这下子王耀是真的有点慌,他并不是很擅长哄人,他与伊万之间更多时候的争吵都是以双方冷静后互相坦白收尾,伊万从没如此过。他亲吻着伊万的下巴和脸颊,在伊万耳边儿说着自己组织不好的语言。

    王耀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说了多少,或者自己到底说了什么。但是他听到伊万笑了。 

    “好啊,你骗我是不是。”王耀狠狠捏了一下伊万腰上软肉

    “万尼亚没有,万尼亚真生气了,”伊万笑着也没躲,弯了腰亲了下王耀的额头“不过见到你就不生气了。”

    “油嘴滑舌,不学好。”

    “跟耀你学的。”

    作为让恋人难过的惩罚,伊万决定罢工,让王耀下厨。其实王耀做饭挺好吃,最起码很合伊万的胃口,就是他太忙,总是没有时间。王耀也有太久没有进过厨房,一时间还有点不太熟悉。不过很快也就熟稔了起来。

    彻底闲下来的伊万在一旁看着自己恋人,思索了一下又打开了直播。

    直播间少了一大半人,但是还有几个蹲着的,伊万将镜头调到可以看到王耀模糊身形的距离。直播间里顿时飘出来好几个问题,伊万都没有仔细看。

    “不好意思,今天是耀下厨。”

    他又看到了一条弹幕,然后伊万笑了笑

    “对,他就是我的恋人。”

   

   

   

   

   

   

    ——————END——————

说实在到最后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摸鱼一个高领毛衣金钱组
说不定会补全联五
私心米耀了
冬天就该,高领毛衣

我觉得我有多偏心,从我头像和封面就看出来有多偏心了。

一个月写生都没有评论了,呜呜呜……


【红色组/露中】小夜曲

    *非国设,人类露×人类耀

    *微妙的双向暗恋梗

    *深夜产物完善一下还是发了。

    *OOC属于我,角色属于作者


    伊万和王耀告白的那天,月亮出奇的亮,明明天是雾蒙蒙的,冷清的光却能洒的整条街都亮堂的不行。


    深夜连霓虹灯的光都沉寂,王耀和伊万也在沉寂。雾蒙蒙的光盖在他们身上,像是湿气重的被子,挤压着伊万的胸腔要他说出那句话。他吞咽着几次到喉头的话,在他看到王耀被月光照的朦胧的脸颊的时候,他就什么都说不出口了。


    他已经不是一个虔诚的教徒,神所歌颂的爱情不属于他,所以他只能在边缘徘徊,背朝光明,面向深渊。可深渊又太过诱人,荆棘丛生烈火焚身也无法阻挡那幽秘味道散发出来,化作烟雾,缠在他手上牵着他手指微微颤动。


    这些都停滞在王耀扭头的一刻。


    光与荆棘退下,烈火与深渊破碎,无声的化为鸽子振翅飞走。空间固定在此刻,就好像王耀是伊万.布拉金斯基的结局。


    他看着那双眸子,在他脑海中描绘过无数次的眸子,似乎有光又似是谜团的瞳孔,此时也是安静的,安静的映出伊万的容貌,他看着王耀,看着王耀眸子中浸在蜜色中的自己。


    惶恐又不安,局促写在了脸上,浅显的伊万都能看懂自己的情绪,王耀的眼睛早就看了个透,他也就松了口气。


    “你在想什么?”王耀的唇开开合合,话语却慢了一拍进到伊万的耳中,或许是他的目光要将这一刻缓慢的记录,好拿来珍藏。


    “在想贝洛伯格。”伊万的声音轻的像是怕震碎了薄冰一般,却脆生生的沉重。


    “光神?是么,”王耀转过身“你常常提起来。”


    “对,我很喜欢他。”伊万的眸子仍旧盯着王耀,泛着微光的发丝,顺着肩膀垂在前面的辫子。


    “我也挺喜欢的。”


    他看不见王耀的表情,他想那应该是平淡的,就像他平日询问的‘午饭吃什么’一样。

    “不,这不一样的,耀。”


    滚烫的铁水都浇灌在斯拉夫男人的心头,蒸腾的白烟灼伤着他的肺腑,急剧降温的融铁化成坚硬的外壳,包裹着他柔软的心脏。


    伊万只能将那些感情封存在冰冷的外壳里。


    “有什么不一样?”王耀微微偏头,眸子转向伊万,月光倾洒在他的身上行成光晕,浅浅的冷光柔和的王耀的容貌显得虚幻而不可追。


    “……不一样,”伊万皱起眉头,他的悲伤从喉头又绕回心底,在铁壳子里挣扎“你不会懂。”


    “看着我,万尼亚,”这让伊万短暂的从悲伤里离开,陷入王耀一早布好的,那双蜜色的眸子“我们是一样的。”


    好像能将光拥抱在怀中。伊万想伸手,他与王耀之间的距离只有半个肩膀,只要抬抬手,就能够触碰到。


    但是他做不到,半步的距离就像是隔着无休止的螺旋梯,伊万攀爬着,向着遥远而无尽头的光点。


    王耀牵起了伊万的手。


    他显然是吓到了那个高大的男人,以至于王耀向前走了一步,伊万还楞在原地,他们牵起的手扯紧了,差点松开。伊万已经做不出反应,他觉得一切都被敲碎又重组,却怎么也组装不对,浓郁的散发着蜜糖气息的液体从那些裂缝涌出,冲刷着他的神经。


    “耀……”


    伊万仍旧不敢相信,但是他手中确实握住了王耀的手。像是梦境。他记不得梦里他是否紧紧握住了王耀的手,但是现在,伊万能感受到自己手的颤动,王耀握住了他的手,十指相扣。


    所以伊万也回握住了王耀的手。


——————END——————

补:


在微妙的告白很久之后

实际上伊万有惶恐不安,他想问又问不出口,就又是告白前的循环挣扎。不同的是,他问不出口就要抱着王耀,闷哼哼的听王耀轻声细语的问他怎么了。

享受属于他的特权。

王耀也知道伊万在想什么,问不出口的是什么。

他也不必回答伊万的问题,伊万能看明白,如果不是喜欢,王耀怎么会同意。

不过是,暗恋了那么久,想听句告白。

虽然王耀后来说的也不少。

   

   


【好茶日/朝耀】给你,这就是五彩斑斓的黑



*非国设

*甲方爸爸英×学设计迟早秃头耀

*说实在,这是我这么久的怨念

*被自己老板看见要死人的文

*我流ooc


    学画画本就逆天而行,死在路上很正常。王耀觉得这就是个对联,下半句是“学设计只有死路一条,失去头发也正常”,还有个横批“别学画画”。


    电脑屏幕上的图纸,浅浅的青绿与点缀其中的暗金色纹路交相辉映,自青绿山水中得到的灵感构成恢宏而精致的图稿。颜色明亮而不俗气。王耀瞅了瞅电脑屏幕,又瞅了瞅自己手机里导出来的图。


    只有一句感慨,我杀色差你全家。


    手机上这是什么玩意儿啊,丑的直叫王耀两眼一黑。


    不合时宜的消息提示声响起,特别关心叮咚一下震的王耀一个手抖,差点把手机摔出去,他瞥了一眼信息,翻了个白眼——王耀就不指望从亚瑟.柯克兰嘴里吐出什么好词。


    这已经是王耀重新画的第三张稿子了。他就不明白了,最初素雅的水墨风格亚瑟嫌他简陋,换了油画风格亚瑟又说没创意,现在这青绿山水亚瑟的评价只有两个字,俗气。王耀的评价也就两个字,刁钻!


    要不是为了工资,王耀早就分分钟在线锤人了。


    当王耀将堆积在桌上成片的报废图纸扫落在地上,正准备重新画稿的时候,就响起了敲门声,他翻了个白眼,就当没听见。


    看王耀没反应,这就更得寸进尺了,吱呀一声,亚瑟推开了房门。随处可见的草稿纸上是王耀的初稿,利索的线条构成节奏感十足的画面,亚瑟只是瞥一眼就知道王耀下了多少功夫。


    说实在,没人比他更知道王耀的辛苦,他的恋人已经三天没有和他睡在一张床上,整日整日的埋头在家里的办公室。


    “Wang,你需要休息了。”


    亚瑟踩着报废的图纸走向王耀,他的话音未落就接受到了王耀热情的白眼。


    “如果你真的这么想,就给我个痛快,你到想底要什么玩意儿。”王耀几日的高密度工作让感觉非常不好,不止是生理,还有心理问题,哦,毕竟没有一个设计师很乐意听到自己的稿子被批评的一文不值——特别是那些苛刻的挑刺来自自己的恋人。


    “最初那个稿子挺不错,把配色换换。”


    这下子连纸页的声音都没有了,死一样的沉寂在他们两人中间漫延。亚瑟看到王耀握着鼠标的手指头动了动,憔悴又挂着黑眼圈的脸上,有点起皮的嘴唇抿起。


    火光电石之间,王耀就抓起一旁的镇尺扔向亚瑟。


    “亚.瑟.柯.克.兰!”


    凡是王耀桌边儿耐造的物件都让他砸向亚瑟了,实际上也都没扔出去多远,第一是他心疼东西也心疼亚瑟,第二是他真的没有力气了。


    这也就是亚瑟必须叫停王耀的原因,他可看不得自己的恋人因为工作而拖垮身体,哪怕是他布置的工作。


    发泄意味的骚乱后,亚瑟很轻松的就抓住了王耀的手腕,接触到的一瞬间,亚瑟就皱起了眉头,那触感是膏药贴。 王耀显然心虚了点,抽了抽手,没能抽回去。


    “放手了,我去改稿子。”


    “不用改,反正这个稿子我也不会同意的。”亚瑟把王耀拽起来,以不容置疑的态度把这个窝在屋子里三天的人拖了出来。


    “行行行,你是爸爸你说啥就是啥。呸。”王耀一个白眼接着一个白眼翻,期间还掺杂着几个哈欠。


    两人同居的屋子不小,布局却非常舒适,安排合理也不会显得很空荡,客厅更是深得王耀的心,布艺的软沙发还有大毛毯矮木桌茶几,无论是瘫在沙发上看超大的液晶显示屏,还是坐在地毯上看都格外舒服。抱枕的枕芯是王耀自己做的,填的满当当的棉花,软极了。


    王耀现在只想一头栽进软和的抱枕里,然后他就被亚瑟拉了起来,肩膀相碰之后就落进了温暖的怀抱。亚瑟身上常年飘着淡淡的香水味,那味道还有一点烟草的味道,却没有焦油的臭味,很好闻。


    在两人相约戒烟之后,亚瑟就换了这个香水,以至于最初戒烟的日子,王耀总是不自觉的往亚瑟身边儿凑。


    “我点了外卖,估计要到了,”亚瑟亲吻着怀里恋人的发顶,他没有开电视,王耀看着显示屏的时间太长了,他太需要休息了“当然没有辣,你现在还不能吃。”


    听到这个王耀就要抗议“没有辣的饭还有什么滋味。”


    立马就被亚瑟捏了脸“省省吧,你铁打的胃也不能这样。”


    “我当初怎么就看上你了。”王耀把亚瑟的手拍掉,心安理得的躺在他怀里数落自己恋人。


    “嗯哼?我怎么,欣赏不来不应该是你审美水平不够么。”


    “你才没审美,你看看选的什么破稿子,”王耀拿脑袋顶了一下亚瑟下巴,顶的亚瑟倒吸一口凉气


    亚瑟垂眼瞅瞅正在愤愤的磨着后槽牙的王耀“好,我没审美,你最有审美了。”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什么意思,感情我审美好,相中你这么个好宝贝呗。”王耀恶狠狠的戳着亚瑟脸“啊呸,我审美好,但是选你的时候猪油蒙了眼!”


    “那你可真爱我,猪油蒙眼都挑到我。”


    王耀还想说什么,敲门的声音就来了,亚瑟刚想起身,王耀已经起身一溜烟跑到门口了。


    果然是外卖,亚瑟给王耀点的,不带辣的辣子鸡丁盖浇饭。


    王耀瞅了瞅自己手里的饭,又瞥了瞥亚瑟,耸了耸肩。


    他恋人哪里都好,就是没事儿,总提一些压根做不到的要求。


——————END——————

补充一个小剧场


    王耀的胃是铁打的,什么酸辣凉甜都很耐的住,口味也偏重,贼能吃辣,甜辣酸辣都爱。曾经很多个对象都是因为受不了他的口味以及种种原因分手的。

    亚瑟有点味觉障碍,尝不太出来味道,下厨就是火葬场。所以是唯一一个能和老王面不改色吃辣锅的人。

    所以俩人相处和谐x

    亚瑟刚开始追王耀的时候,王耀为了拒绝,就说自己特别能吃辣,你肯定吃不惯,然后亚瑟陪着他吃了快两个月的各种辣味的饭,王耀也觉得这小伙子是来真的,就同意了。后来发现这就压根是个尝不出味道的,白感动了。

   那两个月,他们俩菊花都不太好受x

  


   


【金钱组/米耀】相机

*金钱组国设

*阿尔弗×王耀

*并不严谨的史向,轻喷吧

*深夜六十分终于被金钱组炸出来的偏心党


    王耀一直觉得相机是很神奇的东西,实际上让他感到新奇的东西太多,特别是这两百多年。


    就好像这一瞬间,将他千年的生活都翻了个底儿朝天,天圆地方的规矩碎了稀巴烂,光怪陆离的新奇东西层出不穷,他辨了许久,辨出了一部分好坏,又始终看不透更多的。


    轮船与飞机,铁道到轻轨,缩短的距离下总归有些曾经值得怀念。


    而所谓记录美好时刻的,就是相机。王耀很早就见过这东西,那会儿的相机还得用镁粉,拿布遮住,白烟与闪光一过,许就拍了一张你惊慌的表情。


    倒是真的留了人影,黑白的,又显得模糊,模糊的王耀都不太记得,他曾和阿尔弗雷德也有那么一张照片。


    青年扯着垂着长辫子人的衣袖笑着,年长者的表情却没有那么自然。王耀不记得自己拍过这照片,但是他对阿尔弗雷德有印象,那么漂亮的蓝色眸子,王耀喜欢。


    只可惜当初的照片没有颜色,现在那片蓝可没有那么好看了。


    整理照片就容易被卷入回忆,泛黄陈旧的堪称古董的和才过胶的新墨味儿混合,时光的流逝停驻在一方小小的卡片上。


    黑白的回忆染上颜色,零丁的照片里总有那么一片蓝色,穿透记忆,自他纯粹的童年到如今广袤的强悍,扎根在王耀的记忆里。


    阿尔弗雷德成长的过快,二百多年的时光只是王耀童年的一部分,但是这个年轻的国家就像奇迹,宣泄着他无数的活力,将世界刷上新的色彩。而与之对应的旧事物好像就是王耀本身一样。 就算是如今,他们好像也选择了两条截然不同的对立道路。


    阿尔弗雷德见证过王耀的衰弱,看过王耀最混乱的日子,成过帮凶,也当过战友,曾亲密无间,容不得第二人插足,也曾想置对方于死地,虚与委蛇。


    但是无论阿尔弗雷德现在有多强盛,或者是有多么的耀眼,王耀总是那样子,笼着纱隔着雾,抓不到也摸不透。


    阿尔弗雷德没见过那么漫长的岁月凝结出的生命,就好像他所做的一切都不值得惊讶,那双在光折射下盛着金色流光的眸子总是波澜不惊,不卑不亢,散发着一片亮。


    就总想侧目去看,偏要去探探那一潭子金水怎么起波澜。


    阿尔弗看的仔细,不肯放过王耀脸上每一个小细节,明目张胆的看,偷偷的瞥,想要记下王耀每一刻的样子,他想他是疯了。


    王耀欣喜时眉眼都要展开,嘴角的弧度却小,颔首低眉,却有万分欢快从他身子里钻出来,对上眼的时候,就像太平洋的暖流,吹的阿尔弗雷德面红;但是这笑不常给他,偶尔也有,少的阿尔弗雷德每次都记录下来了,用照片。


    新生者的步伐总是很快,很少回忆过去,他总是拉着所有人向前,不知疲倦。但当回忆涌来,阿尔弗却发现那些他从未忘记。


    他自认为不会为过去所困,却也不舍的旧时光。但是时光不会倒流,就像历史的齿轮永远那么残忍。


   残忍到阿尔弗雷德不去深究他对王耀的情感,他给的王耀不一定要,他要的王耀不一定给,他便看不懂,又好像懂得。


    当相片翻到最后,阿尔弗的手指停在王耀并不好的脸色上,这原因也来自于他。经济是一国命脉,几乎堵上国运的无声战争自然是无法摆出轻松的表情。


    阿尔弗雷德不想王耀真的离去,但他也不想经历远古的,他未出生时的“天朝上国”。他该去看看王耀了,虽然现在王耀不一定欢迎他,但是那又有什么关系。


    从最开始,阿尔弗雷德也不指望王耀会喜欢他。


    谁会在意一个孩童呢,倨傲者不会将世界放在眼里。


    阿尔弗雷德也是不久前才理解那种感觉,却没有想象中那么自由舒服。


    于是他拨了王耀的私人电话,现在是下午两点,大洋的彼岸还沉睡在黑夜,但是他知道,王耀会接电话的,就像他不知道为什么要打电话一样。


    “嘿,Wang,关于这次的问题,我是不会退让的哦。”


    “如果你大半夜打电话就是为了说这破事儿,这么闲不如去想想怎么把你脑子里疯狂的想法倒掉,免得惹人嫌。”明显未睡醒的声线沙哑又有些软,连那些平常刺耳的话听起来也没有那么难听。


    “但是要是你是……”


    阿尔弗雷德还没有说完电话那头已是一片忙音,他翻动着面前的相册,把手机扣在一旁,漫无目的的指尖停驻在某一页后,他将相册合上。


    那夹起的泛黄的相片上,王耀与阿尔弗雷德的笑容璀璨。


    也只昙花一现。

   




———————END.—————


发现自己真的得好好补补历史了,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写的顺序对不对,经不经得起推敲。

总之能看出来写的是哪点真的不容易……我先认错……

   

   

   

   


偷偷,混更……我……嘻嘻,大家明白就好

诈尸!

今日被打扰睡眠的罪魁祸首,敦煌文化讲座

但是还是蛮多粮的。丝绸之路啥的。安详

地理知识非常匮乏的我到现在都不太知道这条路到底怎么画。

话说丝绸之路上好多石窟啊。

敦煌石窟是石窟群啊,啊……那会儿还画了莫高窟燕儿。

目前满脑子的阿富汗(怎么说,当时并不是阿富汗啦,那个少数民族我没记住叫啥)和汉耀经由张骞来聊天,你们聊天可真麻烦,算是笔友么

说起来这个又是大英博物馆系列,后面几天讲座还有英法与敦煌壁画啥的。好茶女孩该爬起来把没有写完的文写完了


虽然还差点时间才到万圣节
但是我,忍不住还是发图了!
群里作业
本来想画亚蒂,但是我真的爱奥利弗,所以还是画了狼人奥利弗×僵尸耀

不知道这一组能不能叫好茶或者朝耀……有科普的么……
我这么打tag……有点慌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