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清奇的洛

微博:卒于板绘的郭肖君
我要是从APH脱坑,我就是狗!请记住
我再也不爬墙了
疯狂求评玩家
黑三角,朝耀,商学院,耀受党,英攻党,极端英sir老婆粉,不吃美食,没别的,不吃右英,极东不吃不雷,但是不会再产粮的,味音痴极度雷点,请勿ky,见一个,锤一个

【露中】口脂

    国设向露中
    我流OOC
    不喜轻喷



    王耀会涂一点口红这是伊万和他接吻的时候发现的。他并不懂那个颜色和在其他姑娘唇上的颜色有何不同,但是他觉得,王耀嘴上的最甜。

    确实是甜的,那不是口红,是口脂,用花瓣蜜蜡熬制的口脂。绢布浸了花汁,泯上一口就染了嫣红。是王耀家女子多年来的妆品。

    他本来从不用这些。

    可是他实在虚弱,从噩梦般的战役存活下来已经将他折磨的遍体鳞伤,他是苍白的,发色却乌黑如初,太过鲜明的对比只留下枯槁的印象。印证着他的衰败与弱小。

    他的身子连西装都撑不起来,骨架尖锐的顶着肩膀处的衣料,他甚至要垫出一副泰然的模样。所以他必须显得红润饱满。

    口脂是专门定做的,老师傅的手艺极好,正红的牡丹和凤仙花加上些许鸢尾兰,颜色是不浓不淡。老师傅做了一套,香粉,胭脂和口脂,还有螺黛一个不差。王耀都接着,他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是靠着这些来调整气色。

    那时候他还要抹香粉,他的肤色比香粉还白。每次伊万都是挨着王耀的,香粉的味道是特意调的,很淡,却带着一股子花粉香气。若隐若现的才更勾人。所以他总爱把脑袋埋在王耀脖颈,淡淡的香气染了王耀本身的体香,是伊万渴求了数个世纪的温暖。

    口脂有个好处就是不容易掉,这也是王耀最放心的,他不必担心因为吞咽食物而暴露自己苍白的唇色。他的口脂大多是被伊万舔干净的。

    自从伊万发现了王耀会涂口脂,就偏执的变着花样的将王耀的口脂往自己嘴上脸上蹭。

    简直是巴不得王耀给他留个红印子。像是炫耀也像是宣誓主权。

    其他人都心照不宣,偶尔能看见伊万白皙脸颊上沾的一点浅红,也没人言语,这炫耀太过直白,就像是在炫耀自己豢养的珍贵鸟儿或者说是藏在屋子里的小情人。张扬过甚。

    没人在意王耀怎么想,其实他也不太在意,再坏也不会比之前难熬,中国人的脑子转的很快,他聪明的近乎狡诈,能记下所有的伤疤,然后永远永远的引以为戒。

    强迫他看着这个世界,就要做好有一日他不再任人宰割的准备。除非他彻底死去。 

    当他飞速发展,带着令人颤栗的决心,就连伊万也感到了心惊。他是见过王耀的强大的,他曾经是这片土地上的至高者,也曾是世界的先导。他为历史,他为见证,所以他不得不让人戒备。

    就算是恋人,他们也要先为国家。

    情和爱在国运面前都太小,他们争吵,剑拔弩张,除了动手,能做的都做了,决绝的好像他们并不是恋人,是宿敌。

    伊万闻不到王耀身上淡淡的香气了,他也很久没有尝到王耀嘴上的甜味儿,他觉得是这场浩大的冲突造成的,实际上,王耀很早就不涂口脂了。

    他渐渐的恢复着,借助伊万,也借助阿尔弗雷德,情意在这个中国人眼中有时候是那么重要,有时候也可以一文不值。

    甚至让伊万觉得无情,但是他也知道,这不过是正确的选择罢了,王耀选了他认为最好的,也确实是最好的。不过是选择罢了,和情意无关,和爱也无关。

    在最接近死亡的时候,伊万有想过,如果就此消散,是不是可以做一次真正的人,他们的存在,就像是上帝的玩笑,要他们生不得,死不得,活着经受所有恨别离与求不得。

    但是事实往往更残酷。

    他还活着,就像无数次政变与改革之后,痛不欲生,又蜕变成新。这次也一样。

    当他再次出现在王耀面前,王耀显得并不惊讶,他看着面前熟悉的面孔,递给伊万一个小瓷盒。

    瓷盒的味道伊万熟悉极了,是他从王耀嘴上尝过的味道,他也不用打开,这是王耀用的那款口脂。

    王耀抬了抬手,伊万知道他是想点烟了,平常王耀不带烟,烟都是别人客套给的,但是他抽烟,这是很早就有的习惯,伊万和王耀闹翻之前,王耀就常常抽烟,和伊万吵架之后,或者是做爱之后。现在没有烟,王耀只得搓了搓手指,底了一下头再去看伊万

    “涂点,别让他们看着太丢人。”

    这是王耀作为人,完全初于私情,给伊万布拉金斯基的第一个礼物。

       ——————END——————
   

评论(19)

热度(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