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清奇的洛

微博:卒于板绘的郭肖君
我要是从APH脱坑,我就是狗!请记住
我再也不爬墙了
疯狂求评玩家
黑三角,朝耀,商学院,耀受党,英攻党,极端英sir老婆粉,不吃美食,没别的,不吃右英,极东不吃不雷,但是不会再产粮的,味音痴极度雷点,请勿ky,见一个,锤一个

【ALL耀】魔法学校的日常生活(三)

*商学院+红茶会+黑三角
*总之all耀倾向,具体出现cp看tag
*极东是不会有的,极东友情向
*年操注意,王耀成为家中最小,最大王黯,其次嘉龙

    Day3.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飞行课是一年级小巫师们最为期待的一堂课了,对王耀来说却是噩梦。他恐高。

    他们的飞行课被安排在周五,临近周末的最后一天,这一天大多数小巫师都非常兴奋,即将迎来入学的第一个小假期和第一次试飞,足以让他们激动的尖叫。

    就连素来以沉着出名的小鹰们都有些躁动。路德维希和本田菊也讨论着最新的飞天扫帚型号,感慨着魁地奇球星刺激的比赛。王耀则是兴致怏怏的听着。

    王耀的异常使得他的两位舍友非常不安。要知道,有种人就是拥有特殊的魔力,他会不自觉吸引着身边儿人,一举一动都调动着他们的情绪。显然王耀的两位舍友都在为他担心,但是他们良好的家教让他们都止步在王耀的秘密前,毕竟王耀不开口,就是他并不想说不是么。

    实际上只是王耀不知道怎么开口,路德维希一看就是那种非常严于律己的人,他一定要自己做到自己力所能及的最好,而本田菊虽然拘谨,也有着对完美的执念,最主要,他们两个一看就不恐高,王耀可不想他飞上天之后像在家里御剑那样丢人。

    他的舍友那么喜欢魁地奇,但是王耀连飞上天都做不到,更别说和他们一起打魁地奇了。

    真是糟糕极了。

    这堂课在下午第一节,室外的气温有一点高,却不至于难挨,站上一会儿鼻尖就会冒出一点汗珠子,散发出少年特有的活力和夏天尾巴的味道。

    飞行课的老师是西班牙人。这个老师王耀听说过,在学生中,特别是格兰芬多中颇受好评,一般来说,一个老师特别受格兰芬多喜欢,就一定会被斯莱特林讨厌,而这节课,是拉文克劳和斯莱特林合上的。

    最安静和最优雅的学院一起上课,对老师来说是一种享受,他们不会像过分热情的格兰芬多,在授课途中就跃跃欲试要打断去亲自尝试,也不会像过分保守的赫奇帕奇,追问再三,等到大多数小狮子都飞上天才开始实验。

    不过安东尼奥仍旧要感谢学院的分课,如果把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放在一起上课,哦天,安东尼奥简直不敢想。

    注意事项和方法已经教授,小巫师们都在努力的呼唤着飞天扫帚,斯莱特林的小蛇大多数都有玩过更新型号的飞天扫帚,但是飞行这东西毕竟最看天赋,有些孩子纵使早早接触,到现在也无法顺利的飞上天。

    王耀没想到自己一呼唤就能把扫帚唤起来,他从没玩过这个。

    “耀君是第一次接触飞行么?”本田菊正好看到王耀惊讶的表情,他试探性的问了一句,又恰巧让安东尼奥听见了。

    “也算是吧,最起码飞天扫帚是第一次接触。”

    王耀还没有说他曾经学过御剑就被安东尼奥打断了

    “嘿,那你真是一个天生的魁地奇球员。”他注意这个小巫师很久了,犹豫不决的样子证明他是新手,而一个新手第一次就能成功的唤起扫帚,他天生就该属于天空。

    “不……老师,我想我并不适合……”

    “不要害怕,在没有飞上天空的时候你总会害怕,相信我,这并不可怕,你会爱上自由的感觉。”

    我想我这辈子都不会喜欢。王耀握紧了扫帚,默默的在心里吐槽。

    虽然有安东尼奥的特别关注,王耀仍旧不打算在今天试飞,路德维希已经飞了两圈,他和本田菊也劝过王耀,但是被王耀回绝了。

    亚瑟浮在高空,他的目光就没有从王耀身上挪开。他知道,王耀恐高。

    斯莱特林特有的交友方式在亚瑟这里被发扬光大,王耀的身份不难查,那么明显的东方样貌,还有那再浅显不过的姓氏,东方王家的小少爷说起来要比亚瑟更为出名。

    曾经亚瑟的姑母,也就是阿尔弗雷德的母亲,就请过这个小家伙给琼斯家看风水建宅院。

    他的出场费足足有两万加隆那么贵,还是友情价。当然,他带给琼斯家的可不止两万加隆。

    稍微打听一下,也就能知道,这个小财神恐高。

    亚瑟自从知道他们要和拉文克劳一起上飞行课,他就在想,怎么才能适当的和王耀搭话,最好能交个朋友。

    这对亚瑟来说已经是非常困难的了。他从没有这样子绞尽脑汁,想去认识一个人。

    最后他决定还是用最老套的方法,搭讪,对的搭讪,柯克兰家的小少爷要去搭讪王家的小少爷,说出去简直要把两家人一齐笑的喘不上气。

    亚瑟也没有其他办法,他也想过设计点什么偶然的情节,比如突然失灵的飞天扫帚,或者说意外的冲撞。但是他不愿意,那样子毫无诚意,而且,他不想王耀有危险。

    他只是想和王耀交朋友,所以他不想让王耀受伤。

    当亚瑟终于做好了心里建设,终于准备去搭话的时候,他发现在他愣神的那么一会儿,王耀正一副纠结万分的样子,跨上了扫帚。亚瑟良好的视力让他看到王耀紧张的吞了口口水,他也紧张的握紧了扫帚。

    天,王耀到底是怎么想的!

    至于王耀本人,他只是受不了安东尼奥一脸期待的模样了,他的老师不说话,但是满眼都写着‘试一试,你就试一试嘛’。王耀只要一扭头,总能看到这样期盼的眼神。

    只是飞一点点,不会有事儿的。王耀这么想着,跨上了扫帚,他甚至来不及想,只是抬了手就轻松飞过了他心中的安全高度——要完。
 
    他几乎飞到和亚瑟差不多的高度,王耀的面色发白,他看到同样面色发白的亚瑟(王耀以为这是亚瑟平常的肤色,其实是被王耀吓白的)

    “你,需要帮忙么。”亚瑟几乎是颤抖着说这句话的,他看着王耀露出了一个礼貌性的还带着虚弱的微笑。

    “我想是的。”

    而后,他就昏了过去,直挺挺的倒下了,双手松开了扫帚,整个人往后仰去,王耀就宛如升直高空骤然炸开落下的烟花,下落的速度快到安东尼奥的心跳都要飙升出新高度。

    亚瑟毫不犹豫的俯冲下去,他来不及细想就要伸手去拉王耀,当然没有拉住。一个孩子的臂力怎么可能将王耀拉住,他的手腕甚至在坠力下被拉伤。安东尼奥已经飞上了天,他只希望能接住王耀,但是没想到亚瑟先了一步垫在了王耀身下,安东尼奥也接不住两个孩子的重量,三人重重的摔在地上。

    好在那是草坪。

    王耀再次醒来已经在校医室了。他的院长和安东尼奥都站在他床边儿,飞行课的老师胳膊上还被绷带绑着挂在脖子上。 

    “我很抱歉,”安东尼奥绿宝石般的眸子里都是担心之情,倒是让王耀特别不好意思“是我没有照顾好你,对不起。”

    “啊……不是,”王耀顿时觉得自己脸要烧起来了,给他人添了这么大的麻烦“是我没有说,这不能怪您。而且是您救了我,我应该感谢您的。真的谢谢您的援手。”

    “好孩子,我知道这件事情你们都没有错,但是发生了,还牵连了其他的孩子,就必须要负责任,所以安东尼奥必须要对你受伤这件事负责,而你,也要写检讨。现在,你可以感谢你的飞行课老师和斯莱特林的同学的救命之恩了。”

    “谢谢院长,那个……”比起感谢,王耀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您可以不要把这件事通知我家里么。”

    如果嘉龙哥知道了,就代表濠镜哥也会知道,他们俩是一定要跑来的,王耀可不想被濠镜和嘉龙一齐关心。

    他已经是十一岁的男孩了,但是他的哥哥们好像还是把他当做五岁的幼童。每次他受伤,一定要把他从头检查到尾,抱起来来回看,确定了没事儿才算安心。

    哪怕是亲兄弟,他也会害羞。

    “这是不行的,我们已经通知你的家人了。你要知道,这件事情很严重,你差点可就再也睁不开眼睛了。”

    院长的声音带了一丝严肃,安东尼奥也听的脖子一缩。

    “抱歉……”

    等到院长走了,安东尼奥才长出一口气,他用没有受伤的手揉了揉低头不语的王耀。

    “没有人怪你的,真的,不过我想你现在更应该去感谢亚瑟,是他做了缓冲,你才只受了一点皮外伤。”

    似乎是看出来王耀的心里话,安东尼奥又补充了一句

    “他就在你隔壁床,但是现在还没醒,你可以去看他了,老师现在要去写检讨了。”末了,他还冲着王耀摆了个苦哈哈的鬼脸。

    等到安东尼奥走了,王耀才去瞅隔壁床隔着床帘躺着的人。他对亚瑟.柯克兰这个名字有印象,毕竟那个过于活泼的小狮子天天都会‘亚蒂,亚蒂’的念叨上两三遍。

    他也记得,在火车上,那个绿眼睛的小蛇和他有一面之缘。 

    但是现在他的救命恩人还没醒,他要怎么道谢。总之先跑到隔壁床铺边儿的王耀,看着还在昏迷不醒的亚瑟有点发愁。他想等亚瑟醒来,但是一直守在这里好像有点不妥。

    他也想给亚瑟买点什么,好在他醒来之后当谢礼送给他,但是他也不知道亚瑟喜欢什么。

    看着人想事情的结果就是容易仔仔细细的把他打量一番,王耀就把亚瑟从头到脚好好的看了一遍。

    亚瑟的发丝是纯金色,比阿尔弗的发色浅些,金灿灿的像是闪烁的黄金,王耀很喜欢,他的睫毛也是金色的,一根一根又长又密还卷翘,王耀也很喜欢,他又白五官虽然没张开但是看起来已经有了俊俏的意味,王耀觉得很不错。

    最主要,亚瑟好静,安安静静又有分寸,王耀喜欢这样的人

    “长得真好看。”

    反正救命恩人还晕着,夸他一句他也听不见,王耀托腮坐在床边,把亚瑟的脸从发丝夸到嘴角。

    “但是眉毛好粗。”

    虽然并不影响他长得好看。王耀没来得及说出这一句,医务室外阿尔弗雷德的声音就身先士卒的传了进来。

    “耀!我听说你在飞行课上出了事故!亚蒂也受伤了!”

    小狮子喘着粗气飞奔而来,鼻尖额头都起了一层汗。

    “我没事,亚瑟受的伤比较重一点。他是为了救我受伤的。”

    王耀介绍了一句,实际上阿尔弗雷德已经知道了,他表哥英勇相助的事迹现在是全校的热门话题,格兰芬多大多不相信一个斯莱特林的毒蛇会英勇相救,这其中必定有阴谋。

    阿尔弗雷德可是知道这其中的弯弯绕绕,他的表哥不说,但是早早的就喜欢王耀了。

    他有点不开心。

    “耀,你不是想给亚蒂买点东西么,正好我知道他喜欢什么,我看亚蒂还要等一会才醒,咱们先去买东西吧!”

    小狮子用不容拒绝的语气向王耀宣告着接下来的行程,没有什么不妥,也确实是王耀需要做的,他也就任由阿尔弗拉着走出校医室了。

    在门口还遇见了下课过来探望的路德维希和本田菊。这俩人也顺利被阿尔弗截胡,四个人就一齐浩浩荡荡的去给亚瑟准备慰问礼物了。

    待到根本听不见阿尔弗的声音之后,亚瑟慢慢的睁开了眼,梅林的长筒袜啊,天知道他刚刚有多紧张,王耀坐在他床边的时候他就醒了。那些从王耀口中说出的夸奖,他全都听到了。

    真的是该死的,他不知道王耀有没有看出来他脸红了,他发誓他觉得自己已经从头红到尾了,就像煮熟的龙虾一样。

    他现在也确实缩成了一团,害羞的面红到耳根,真的像煮熟的龙虾。

    亚瑟还能想起王耀轻轻柔柔的声音。

    “长得真好看。”

    这绝对是亚瑟活过的这些年,听过的最好听的赞美声了。
   
   
   

—————tbc—————
   
   

评论(8)

热度(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