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清奇的洛

微博:卒于板绘的郭肖君
我要是从APH脱坑,我就是狗!请记住
我再也不爬墙了
疯狂求评玩家
黑三角,朝耀,商学院,耀受党,英攻党,极端英sir老婆粉,不吃美食,没别的,不吃右英,极东不吃不雷,但是不会再产粮的,味音痴极度雷点,请勿ky,见一个,锤一个

【红茶会】职场体验

*红茶会
*沙雕流霸道总裁爱上我
*但是没有霸道总裁
*点梗放飞自我
*非国设
*总裁米+朝×土地主耀

    寸土寸金说的就是北上广这些地方,这儿的房可比金子贵多了。但是阿尔弗雷德盘下来写字楼的时候眼都没眨。资本总是集中在少数人手中,他就是那个少数人。

    最近中国的生意不好做,阿尔弗雷德的表兄就决定再观望观望,他倒是觉得该出手时就出手,优柔寡断会丧失先机。虽然亚瑟.柯克兰嗤笑他鲁莽无知。

    走马上任第一天,阿尔弗雷德就碰了钉子。是真钉子。不知道哪个缺德玩意儿把他车胎扎了,一扎扎四个,一个都没放过的。看的路过的王耀都心疼,啧啧啧,劳斯莱斯啊,啧啧啧,限量啊,啧啧啧,真心疼。

    这么一红蓝配色骚气的车往这一停,不扎你扎谁。

    王耀骑着自行车哼着曲儿就从一脸懵逼的阿尔弗雷德身后过。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哼的《今天是个好日子》太过欢快,让阿尔弗雷德以为王耀就是扎了他车胎还嘚瑟的小毛贼。总之出现了三流小说都不会写的剧本走向。

    “是不是你扎的。”阿尔弗雷德的口音啊,是为难王耀听完了反应半天才反应过来他问了什么。

    “NO.NO.NO.”王耀一心只想快点走,极其敷衍的冲着阿尔弗笑了笑。殊不知那笑容简直就像是幸灾乐祸——或许真的是幸灾乐祸,王耀下意识做出来了而已。不过现在王耀更关心的是,早市马上就结束了,他还没买菜呢。

    “很好,我记住你了。”阿尔弗雷德也不知道怎么用中文说狠话,他只能恶狠狠的瞪着面前穿着拖鞋大裤衩短袖的中国人,从牙缝里蹦出来这么一句。

    王耀用看沙雕的眼神瞥了一眼阿尔弗,嗯,白瞎长得还不错。

    “有病哦。”说完就头也不回的蹬着自行车走了。只留下阿尔弗一个人气急败坏。

    事情不大不小,后来王耀还把这事儿当笑话跟他同事讲了。他除了收房租之外,天天也没有什么事儿干,自己给自己寻摸了个工作,在前台当接待。

    那公司也够财大气粗的,一栋楼说盘就盘,在北京这儿地方可不容易。要问王耀为啥知道那么清楚,这楼没盘出去之前是他的呗。

    地段还不错,是他们家的财产之一,也就花生米那么大的之一吧。

    王耀这人,富N代,家里别墅全天下,哪儿都能瞅见他家房,有的是老宅子,有的是新别墅,交接产权和改造的时候,麻烦的他都快跑遍了整个中国。

    后来他把那些房子通通租出去了,留了苏州一个没事儿就去住上半年消遣。家里也有公司,早些日子他管过几年,自从他的两个弟弟能接手,早早的就把公司交给了他们俩,自己握着点股份当甩手掌柜。天天过着收房租的清闲日子。

    闲的都要发毛了,想着出来打打工吧。自家公司不考虑,随便挑个吧。反正他也就打工消遣。

    正好阿尔弗的公司招人,王耀抖吧抖吧自己学历,嗯,够,就去了。

    面试的时候王耀还在想,应聘不上招待员,当个保洁也行。他还真就当了保洁。

    扫厕所的那种。

    以前濠镜就常说王耀这嘴开了光,现在是真开了光,就当体验一下。王耀推着清洁车准备进行第一天的生活体验,刚进厕所,抬头就看到了遛鸟的亚瑟.柯克兰。

    又是一个外国人,王耀念叨着可别又是一个沙雕。

    “Sorry,sorry,”打扰到人还是很不好意思的。王耀握着拖把干笑,他努力回想着自己早就要忘光的英语,坑坑巴巴憋出来一句“I don't know you in here, but everybody's a man. It's okay。”都不管那个外国友人能不能听得懂的。反正他拿着拖把,一看就知道是来打扫卫生嘛。

    说完了王耀还回味了一下,everybody's a man,嗯,大家都是男人,没毛病,很完美。

    亚瑟是学过一点中文的,更何况还有向中国发展的意图,所以正常交流还是难不住他的。

     他不知道这个中国人是来干嘛的,看上去是在打扫卫生,但是又一脸的害羞的冲他笑,还故意拿英语试探他。这让他想起来还在英国时,那些在办公室里搔首弄姿勾引他的女人们。

    “我对男人没兴趣,更何况是你这样的男人。”

    亚瑟的中文口音比阿尔弗的好辨认,王耀正拖着地,冷不丁听见这么一句,刚开始其实都是懵的,他反应了一下,反应过来了,这合着把他当鸭子了。

    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的王耀顿时怒由心中起,恶向胆边来。他又冲亚瑟笑了一下。

    不得不说,王耀的皮相是好看,三分俊俏七分情,一颦一笑都是戏。眼珠子一转就把你心神勾走了。

    亚瑟.柯克兰也是被勾了魂的一位,压根没注意王耀手上动作。那拖把一甩就把一大桶水打翻,水花溅起来老高,都往亚瑟那西装裤腿上撞。

    “F**k!”光顾着躲水着急拉裤链的亚瑟,发出了真实疼痛下崩溃的呐喊。

    王耀瞅着那裤子也没提好,捂着档蹲着的亚瑟,心情大好,三两下把水给拖了,掂桶推车走人。

    只留下胯下生风的亚瑟咬牙切齿,他记住这个人了,这辈子都不会忘。

    至于王耀怎么从清洁工变成招待员,用钱能解决的事情都不是问题。更何况,原来那个招待员辞职了,正好空缺了。

    每天按时上班,下班,偶尔跑腿儿,天天还有人聊天,还有八卦听。王耀非常满意现在的生活。

    和他搭伙的小姑娘人挺好,就是爱听八卦,公司上下有啥消息她最活络,闲着就跟王耀说两句。

    今天这个主管怎么怎么,明天那个主管怎么怎么,今天这两个人又撕逼了,明天那个人又捅黑刀了。没有入职过的王耀顿时觉得,职场生活堪比宫斗啊。

    要让濠镜和嘉龙知道都得捂脸,没这么玄幻的,顶多有点小争斗而已。

    当然从小姑娘口中说的最多的还是那两个老总,金发碧眼,肤白貌美,大长腿,多少少女梦中情人的脸。

    王耀想了想,估计是厕所里遇见那个沙雕,他翻了个白眼,并不想听。

    当然,他并不知道,那两个老总,另外一个是他在车前碰见的沙雕。

    要说这么久王耀是真没在公司见过阿尔弗雷德,第一是阿尔弗雷德不怎么来,第二是他来就来的特别早,早的王耀都没上班呢他就来了。

    直到那天下午,王耀刚打了个哈欠,挤吧挤吧眼挤出了蓄积在眼里的水雾,清晰异常的看到了正往里走的阿尔弗雷德。他顿时就清醒了不少。

    阿尔弗雷德也看到王耀了,刚开始他还没认出来王耀,只觉得王耀打哈欠的样子还有点可爱,定睛一看那个呆愣中又透露一丝卧槽的表情,有点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在脑内搜索搜索——这不是那个扎他车胎的人么!
  
    只见阿尔弗雷德大步流星的往王耀这边儿走,王耀下意识想躲的看向另一边,正好和刚下楼梯的亚瑟打了个照面。

    亚瑟平常都是下午来,又不怎么下楼,王耀下午就外勤跑的多,这么些日子还真没见过,今天应该算他们第二次见面了。

    当真冤家路窄。

    王耀已经无路可退,只等那两个金发的阎王逼近,一时间气氛骤降到零点下,旁边小妹都以为自己要被炒鱿鱼了。

    吓得王耀也害怕,自己要是被炒鱿鱼了怎么办,好不容易得来的工作。

    “可算找到你了/让我逮到你了!”

    两兄弟默契十足,都拍着前台桌面气势汹汹的。说完才觉得不对,俩人对视一眼。其中包含了‘原来你说的那个扎车胎的是他?’和‘原来那个去厕所勾引你的是他?’。

    王耀要是知道他俩想的,绝对要给他俩一个王氏白眼和王氏嘲讽脸。他不是,他没有,不要脑补过多。

    “你被开除了。”

    亚瑟整了整自己领带,冷吧吧的开口。阿尔弗雷德在一旁也学着冷着脸。

    “哦,”王耀一脸淡然,倒是让他俩有点受挫“老总再给个机会呗。”

    “不可能,hero绝对不会原谅你这种人。”

    王耀一脸懵逼,他怎么了?他觉得冤枉。

    其实阿尔弗本意指的是扎他车胎这件事,亚瑟却觉得是王耀在厕所泼他水那件事。吓得他赶紧踩了一脚阿尔弗让他住嘴。毕竟事情太过丢人,不可外传。

    看着这俩打哑谜的王耀也没得管,觉得自己被炒鱿鱼很难过,又要回家收房租无聊数钱了,难受的他都没搭理自己现在顶头上司,弱小可怜,又无助的走了。

    觉得剧情走向不太对的阿尔弗雷德和亚瑟突然就愣了,没有哭天抢地,也没有憋屈愤懑,就这么走了,工资都不带要的。

    只留下两个老总面面相觑,越想越觉得事情不对。

    要么怎么说这人就是犯欠,贴上去的你不要,转头就走的天天挠你心窝子。王耀的事儿就跟那奶猫抓猫抓板一样,把亚瑟和阿尔弗心给抓的天翻地覆。

    他俩哪里见过这样的人,多方打听下,其实也就是和前台那个妹儿打听,王耀这人还真不错。

    这下他俩又觉得自己冤枉人了。

    等到他们再会面,是在王耀他们家公司。最近事情比较多,几个项目一起推进,濠镜手头就要盯两个,嘉龙手头盯一个,还有一个对外的项目没人看,王耀就被赶鸭子上架了。

    看到对接的公司王耀就右眼皮一跳,仔细一看,好嘛,又是那两个冤家。但是钱还是要赚的,王耀就坐在办公室,等着那两个人其中一个来。

    没想到两个都等来了。这个项目是阿尔弗雷德在中国市场接到的最大的单子,为了表现诚意,他专门把亚瑟拉来。也是为了防止自己看错了什么,日后又吃亏。

    三个人就这么在会议室面面相觑。 

    王耀和阿尔弗雷德准备的开场白通通都没有了。连亚瑟都瞪大了眼。

    “你们……好啊?”

    但是明显没有从震惊中缓过来的两人谁都没搭话,搞的王耀更尴尬了。

    不管怎么,生意还是要谈的,王耀耸了耸肩,换上了他的招牌官腔。

    “我想我还没有让两位如此失态的能力,是合同有什么不妥么?合作需要信任,就现阶段而言,我给你们的让步程度取决于你的付出。”

    王耀的声音也好听,清清脆脆,雪山融水落地叮咚的脆响。倘若配上几分严肃,顿时有高山流水之气势。

    比这两个真总裁还霸道总裁。

    至此为止,所有的事儿就像是变了味,什么商业战的卧底情节都让这两个遭受大打击的人给想出来了。顿时又觉得,王耀这人,深不可测,是狡诈的中国人。

    实际上是真没有,王耀就是闲的。

    但是生意还是要做的,哪怕面前这个人曾经被你开除过。

    在商谈上一点没讨好的两个人,被王耀说的脸都要气红了,其实王耀也不轻松,这两个家伙也都是老狐狸。

   怪不得嘉龙把这个扔给他,一个不留神就要被这两个人绕进去。

    “你在这里真是屈才,如果你来我这里工作,你会得到国际的平台,”亚瑟在合同上签下自己的名字,漂亮的花体从钢笔尖划过像是飞跃出的音符“考虑一下如何,我可以给你开双倍于现在的工资。”

    王耀抬眼看了看亚瑟,还有一旁嚷嚷着给他开三倍工资的阿尔弗。

    “真的?”王耀一挑眉,拿起来合同收好。

    “当然,Hero可以不计较你扎我车胎,说起来,你还真有点胆子。”阿尔弗雷德抢了亚瑟的话,用认定了王耀会来的口气回答。

    这个美国小伙子,又单纯的认定了王耀是来卧底的。

    “谢谢夸奖,我真没扎您车,”王耀实在没忍住翻了个白眼,然后冲着他俩张开手“我现在月工资这个数。”

    “五万?”亚瑟看着王耀的反应,觉得自己猜对了。

    “对,美金。还有,这个公司也是我的,你们还要聘我么。”

    阿尔弗雷德和亚瑟脸上的表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僵化。他们看见对面的老狐狸摆出一副很苦恼的样子,还歪了下头,该死的可爱又该死的可恶。

    “我还是很喜欢你们这样有性格的年轻人,不然这样,你们给我打工如何?”
   
    ———————END———————

我也不知道我都写了什么,突然就想写了……不好吃还望见谅
   

   
   
   
   

评论(18)

热度(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