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清奇的洛

微博:卒于板绘的郭肖君
我要是从APH脱坑,我就是狗!请记住
我再也不爬墙了
疯狂求评玩家
黑三角,朝耀,商学院,耀受党,英攻党,极端英sir老婆粉,不吃美食,没别的,不吃右英,极东不吃不雷,但是不会再产粮的,味音痴极度雷点,请勿ky,见一个,锤一个

【金钱组/米耀】青春期的橙子味爆珠

非国设
不良少年米×学习委员耀
补课,停电,流星雨
中秋贺文

    夏天的尾巴是炸过头的薯条味儿,朝气蓬勃都变成了闷声的焦,盖在棉被里又捂出了水,闷热的心燥。

    阿尔弗雷德叼着冰棍,犬牙咬在食用奶精和水混合的廉价消遣上,他喜欢这个味道,虽然廉价,但是好吃,好闻,百吃不腻。就像是他们班里的那个学习委员,白白净净,不温不火,阿尔弗对他就是有点,说不上来的感觉。

    玻璃球和小鸟是没有共同点的。

    王耀坐在第一排,背总是挺的笔直,老师也偏爱他,总要让他回答问题,多难的问题他都回答的上来,同学也偏爱他,他总是温柔的讲解问题,对每个人都那么好;阿尔弗雷德坐在最后一排,他从来没有好好坐正过,不是趴着就是在玩椅子,老师拿他没办法,他总是精力过剩的想出各种新奇主意,有人特别喜欢他,也有人讨厌他。

    不过阿尔弗和王耀都很聪明,王耀聪明的让所有人对他都有个好印象,但是没人真的和他亲密,阿尔弗聪明的让人沉在他浮华的点子里,看不透他真正的想法。

    所以玻璃球和鸟儿是最配的。

    阿尔弗雷德总是莫名的就想这个。

    课堂总是枯燥乏味,与其说好学生少,不如说好老师少,照本就搬的授课占了大部分的时候,阿尔弗就总想睡觉,不然就想开溜。他不明白那些条框有什么可讲,也不明白为什么有人不懂。

    这要说出去可得遭人嫉妒,阿尔弗雷德就是那样子的天才,能轻易得到其他人梦寐以求的,但是他不要。他知道王耀和他一样,一定也是讨厌刻板的。

    外面下了小雨,阿尔弗不能逃课,他现在也不太想逃课,因为换了座位,王耀坐在他前前前排,他能看到王耀的侧脸。 

    低头或者垂眸,定格动画一般展现在阿尔弗的脑中,老胶片电影一般经典又像画卷一样精美。

    看的阿尔弗雷德眼皮打架,只想美梦。他觉得他真的做了个梦,踩在星星上,掰下来的云朵是橘子味儿,鲸鱼喷出彩虹,飞鸟从土里钻出碰撞在一起炸开巧克力味儿的烟花。他扯下一片巨大的花瓣当降落伞,一头扎进羽毛树中,脑袋砸在了树干上。

    然后他醒了,老师的书敲在他桌子上,全班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阿尔弗雷德,朦胧的人头中阿尔弗只看见王耀微微侧头,似乎是笑了。那将是另一个美梦的开端,阿尔弗将脑袋又埋进了臂弯。

    “醒醒,装睡的大英雄。”

    课间的嘈杂是最好的背景乐,像汽水里的碳酸泡泡,咕嘟咕嘟炸开过多的活力,但是现在,所有的气泡会聚成了一句话,碳酸火山喷发,阿尔弗雷德瞬间淹没在其中,他抬头看了看站在他面前的王耀。

    “老师要我帮你一对一补习,”阿尔弗没有眨眼,所以他看见王耀自然的眨动眼睛,快捷的动作灵敏的像兔子“从今天开始,所以你要和我一起留下了。”

    空间被拉伸,周围的一切迅速后退到一点,空气寂静了似乎很长时间,又在一瞬间将所有恢复正常。阿尔弗雷德听见自己说

    “我凭什么听你的。”

    “因为老师要我帮你补习,所以我要对你负责,直到你成绩有起色,”王耀微微垂眸看着阿尔弗雷德“简单来说,因为我是第一,你是倒数第一。”

    橙子味的夹心硬糖,王耀的眸子就像那样的糖,里面盛着一汪蜂蜜。阿尔弗雷德讨厌蜂蜜,太甜了,但是他不讨厌王耀。

    “你没权利管我。”

    青春期的男孩是惹人厌的,他们的脾气就像六月天,突变又毫无规律。刻意的留心和不讲道理的针对都是特点。

    “我会等你。”

    阿尔弗雷德觉得自己不该这么说,但是又好像这就是他该说的。蝉鸣一声盖过一声,抓不住的夏天还是要过去的。

    夕阳扫荡过整个校园,暖色的光铺满了瓷砖墙面折射出一片片密集的宛如鱼鳞的光,长排的教学楼像笨重的鲫鱼,游不动只能立在那里,阿尔弗雷德抱着篮球没有目的的投篮。

    球每次都准确的砸在篮板的白色框区域,然后弹开回到离阿尔弗不远的地方——大概是他一伸胳膊就能够到的地方。

    放学已经很久了,阿尔弗雷德在校外游荡了很久,他和他的朋友骑着机车已经跑了一圈,但是他又回到了学校。甚至翻墙进了学校里,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回来。明明在不久前,他还在公路上疾驰,心里吐槽着所谓的补习制度。

    篮球又回到了他的手上,夕阳落的很快,球场已经有大半覆盖在阴影中,阿尔弗抱着球,影子经由拉长,发丝的投影挨着白线。他眨了眨眼,低头将篮球扔了出去,甚至没有看篮筐,漂亮的三分球。

    教室的灯还亮着。

    当阿尔弗推开教室门,厚重的湖蓝色铁门撞在瓷砖上嘭的一声,王耀抬了抬眼看着门口穿着背心惦着外套的同学,他动了动笔写下最后一个字合上了作业本。

    “时间刚刚好。”王耀推了推自己鼻梁上的眼镜,镜片反出一点光,阿尔弗看不清王耀蜜糖色的眸子。

    “你就一直在这里写作业?”阿尔弗拉开王耀前桌的凳子,跨坐在上面。

    “还预习完了,顺道看了看你的卷面。”王耀把阿尔弗的卷子拍在桌子上,每道题都写了,每道题也都错了。

    “没什么好看的。”阿尔弗趴在桌子上,汗珠子从他的鼻尖落下滴在桌面,溅起的汗珠飞到试卷上砸出一个小印子

    “我也这么觉得,”王耀不着痕迹的往后收了收胳膊“你不需要补习,我知道,所以咱们来做个交易。”

    大多数男孩变声期后的声音都低沉沙哑,王耀的声音还是清脆脆的,带着点沉稳。阿尔弗想听更多的,王耀的声音。

    “我会跟老师说,你有和我补习,至于你真的去哪里,我不会管,下次考试必须写点东西,我相信以你的能力,会让答案错的精妙,这样没有效果的话,老师也不会再让我给你补习,对咱们都好,” 王耀顿了顿“更何况,你不在意成绩。”

    说的思路清晰,分析准确,甚至还看出来阿尔弗压根就不是不会,是不想写对。他可真是聪明,就好像知道自己在想什么——阿尔弗撇了撇嘴直起身。

    “那我能有什么好处?Hero这么配合,最后还是便宜你,”阿尔弗雷德也知道王耀在想什么“你就那么想成为老师的好学生?我才不干。”

    “各取所需,你不干那下次老师会派别人来辅导你,你更麻烦,帮你省去麻烦不是……”

    话未说完就止于突然而来的黑暗,秋日的黑夜总是来的飞快,停电的瞬间墨色笼罩了整个教室,带来的是只能模糊看清人脸的氛围。

    阿尔弗雷德花了几秒才适应突如其来的黑暗,他眼神很好,所以能看到王耀睁大的眼睛没有焦点,灰扑扑的。他伸手在王耀面前晃了晃,那眸子也没有一点波澜,有一个念头突然闪过。

    “我是夜盲症,你别玩了。”纵使看不见东西,他也知道这个大男孩绝对在他面前晃着手,王耀摸索着握住了笔,看起来是想收拾东西的样子。

    “哦,”王耀只能靠着手指触碰到的东西辨别方为,好在自己的桌子也熟悉,不过现在桌子另一边儿还有个阿尔弗雷德,王耀的指尖顺着练习册边儿摸索,触碰到了阿尔的胳膊。也不过是指尖那么一点的皮肤相触,阿尔弗雷德就觉得好像拥抱住了他整个人。感觉太过奇怪,又太过仓促,刷然决堤后铺撒在土地上瞬间不见。“你别动了,我来。”

    阿尔弗夺过王耀手中的练习册和书包,将桌子上的东西一股脑装进背包。王耀看不见,但是那声音足以让他皱眉。

    “嘿!我的书。”

    “不会有事儿,”阿尔弗雷德将书包挎在自己肩上,他伸手拉起王耀的胳膊“起来吧,让本Hero送你回家。”

    “你等……”王耀来不及说完就被阿尔弗拉了起来。桌椅碰撞发出刺耳的声音,回荡在教室格外的吵闹。

    王耀看不见路,只能跌跌撞撞的被阿尔弗雷德扯着,直到他们走出教室,浅浅的月光驱散浓郁的黑的王耀才勉强看清楚东西——但也就是个剪影,模糊的只能看到个轮廓。哪怕只有轮廓,王耀也能看出阿尔弗雷德的浅色的发丝。

    秋风带着不应有的湿冷,王耀胳膊上被扯的那块儿地方异常的暖。那股暖意持续到阿尔弗雷德去开自己的机车才消失。那处皮肤被捂的暖热,甚至还有点潮,冷风一吹格外的凉,王耀不由的搓了搓那处。

    “拿着。”运动衫砸进王耀的怀中,还带着阿尔弗雷德身上汗津津的味道。他看着霓虹灯光下映出的,只穿了背心的阿尔弗雷德。

    又将那衣服扔了回去。

    阿尔弗雷德皱了皱眉,他不知道王耀是在关心他,还是在嫌弃他衣服上的味道,他看了王耀这么久,当然知道这个白净的小伙子有洁癖。

    或许是两者都有,总之阿尔弗雷德并不是很开心。

    “你不是要送我回家,还发什么呆。”

    阿尔弗雷德觉得王耀很讨厌,他总是不近不远,一个动作能让他不开心,一句话又能让他瞬间抛下不开心。

    真是过分。

    红绿的店铺灯化成一道光做成的隧道。阿尔带着王耀穿梭在其中,破开风与光影,喧嚣的街道与他们行成对比。语言会消散在风中,不如不说。

    “阿尔弗雷德,”王耀扯了扯毫无目的飙车的司机“我家不在这个方向。”

    但是阿尔弗也没想真的送王耀回家。他们停在护城河的河堤旁,微风带来青草的味道,星子亮的河面都闪着光。

    借着月光,王耀看着阿尔弗的侧脸,青春期的小伙子正在拔个,阿尔弗显然是特别的那种,个子一天一个样,王耀却还没发育,目光都要往上才能看到阿尔的眸子——在月下是深蓝的,映着星河。

    “你……”

    “做个交易吧,”阿尔弗雷德扭头看着王耀,他想了一路,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要干什么,但是他知道,这个人在他身边,他不讨厌。那种感觉就像破土的新芽,蓄积着又搔动着他的心“你,跟我谈恋爱,我就听你的。”

    王耀眨了眨眼,天上的星子也眨了眨眼,然后划破了寂静。一颗两颗的坠落,直到成片星群掠过。

    阿尔弗雷德觉得自己可能疯了,但是他的本能又告诉他,这么说没错,他就是喜欢王耀。

    青春期的男孩子真的惹人厌,他们的喜欢也是喜怒无常,关注你又针对你,喜欢你又不想让你知道。

    王耀别过耳边的碎发,轻轻笑了下。

    “好呀。”

    天空划过了最后一颗流星,稳稳的落在阿尔弗雷德的心口。他想,王耀真是太过分了。
   
   
   

————————END.————————
所以这实际上是双向暗恋的梗
   





   
   
   
   
   

   

评论(12)

热度(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