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清奇的洛

微博:卒于板绘的郭肖君
我要是从APH脱坑,我就是狗!请记住
我再也不爬墙了
疯狂求评玩家
黑三角,朝耀,商学院,耀受党,英攻党,极端英sir老婆粉,不吃美食,没别的,不吃右英,极东不吃不雷,但是不会再产粮的,味音痴极度雷点,请勿ky,见一个,锤一个

【好茶/朝耀】会谈

朝耀
*扑克设+国设
*国设就叫王耀,扑克就是骑士长
*好茶only,放飞自我,点梗产物,ooc轻锤
本月第四次失眠产物,果然还是拖到耀诞了!


    有人假设过多元宇宙,也就是平行世界的理论。假如你在某个时间点做出不同选择,那是否就会有不同的时间线呢。

    如果这个假设能解决现在的局面,王耀大概不会和这一个,要怎么形容,他正在和他‘另一个个世界的自己’面面相觑。

    事件发生的时间是非常尴尬的点,王耀正在蹲坑,私人电话狂轰滥炸一样的在外面响,他也没办法夹着那啥出门接,寻思着一会儿回个信息吧,刚提上裤子,就听见屋子里叮铃哐啷的声音。

    吓得王耀以为遭了贼,赶紧跑出去看,就正好和黑桃国的骑士长大人打了个照面。

    这衣服,怎么有点像裙子啊。王耀拿一只脚的脚心搓了搓另一只脚的脚背在心里嘀咕。
    “你好?”王耀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您好,尊敬的先生。”黑桃国的骑士长大人也很好奇,他在前一天突然出现在亚瑟家里的时候,就吓了那位国家化身一跳。花了一晚上解释清楚了之后,黑桃国的骑士长收获了亚瑟宛如吃了一斤自己做的点心一样的表情。

    很有趣。特别是亚瑟听到自己是Queen的时候,那个表情骑士长大人这辈子都不会忘,他一定要回去好好的用魔镜投影下来,在他的Queen面前循环播放。

    “我觉得我应该解释一下,我是另一个世界的你,我来自扑克大陆,那是一片拥有魔法的土地,我效忠于黑桃国,职阶为Jack。”

     王耀抽空抓了手机,电话是亚瑟打来的,想想也知道,这种涉及魔法的东西八成和他要挂钩。

    “是亚瑟那家伙召唤出来你的么?”

    “我想可能是我们的Queen搞出的魔法失误。”

    王耀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他看着面前和自己毫无二致的人,就有一种莫名的感觉。

    “亚瑟.柯克兰?”

    骑士长大人挑了下眉,随即点了点头。这种没头没尾的问题,估计也就这两个‘另一个世界的自己’才能这么默契。王耀沉默了一下,随即爆发出地崩山摇的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卧槽啊,那个鸦片混蛋也有今天,哈哈哈哈哈哈,不行,兄弟,你等等,我要录像,必须录像。”

    骑士长大人瞥了一眼王耀的手机,这两个世界的共通之处还是有很多的,比如他们的母语相通,所以骑士长看到王耀给亚瑟的备注——鸦片混蛋。还有聊天记录,嗯,这个涉及隐私了。

    “你们也在交往。”

    这肯定的语气让王耀差点呛了口水,随即他就抓住了重点——也在,这么说来……

    “你和那个亚瑟?”

    “是恋人。”

    “????等,等等,那你们的国王怎么办?他们没结婚?”

    王耀顿时懵了,他的第一反应是,这犯法了,第二反应是那国王真惨。

    “King, Queen, Jack只是职位称呼,陛下他心上人不在我们国家,全国上下都知道。”

    骑士长开始跟这个世界的自己解释,他昨天跟这个世界亚瑟解释的事情。

    “哦哦哦,吓死我了,要是结婚了,这可是犯法。”

    “犯法。”

    两人异口同声的说了最后两个字。

    “依/法/治/国,依/法/治/国/嘛。”王耀嘿嘿笑着思考,是不是可以让这个骑士长替自己出席各种会议。

    见到了另一个世界的自己,王耀还是很好奇的,两人性格也相近,毕竟是另一个自己嘛,坐下来絮絮叨叨经历就止不住话题。

    王耀的内心是想嗑瓜子听的,他可真没办法想,如果他和亚瑟.柯克兰是发小——从这句话开始王耀就觉得,哦,这不可能。他们还要从小就结梁子,打架打到他们继任,最后还是亚瑟.柯克兰在继任当天告白的。天,虽然是另一个世界的亚瑟,那也不容易了。

    当然还有成为Jack之后的征战史,果然在哪里都不能享受永久的和平,哪怕是如此梦幻的大陆。骑士长给王耀看了他肩头没入骨头的刀伤,现在已经是一道狰狞的疤,王耀也看到这个另一个世界的自己身上,还有更多的伤疤。不过是那一道比较重要。

    是Queen与他一起出战时,他为亚瑟挡的一下。骑士长大人说,他那个时候根本没有办法做出过多的考虑,偷袭来的太快,他只能推开亚瑟。

    战斗胶着下让自己负伤并不是好选择,更何况还是到了结尾的拉锯战。

    骑士长想起了那片焦土,处处留着魔法的痕迹,被灼烧的土地和破土而出的巨大土柱都染了血,他们与梅花国的战斗让两个国家都濒临崩溃。作为Queen的亚瑟也上了战场。

    当他重伤倒在亚瑟面前的时候,那是骑士长第一次看到亚瑟那种神情,不同于他们小时候斗殴没有打过的憋屈,不同于他父亲离世时隐忍的悲伤,那种眼神让骑士长觉得,自己一定会死在那片祖母绿,如果是死在其中,他也乐意。

    “别哭。”骑士长抬手,捶了一下Queen的脑袋,已经没有力气的拳头一点威力都没有,亚瑟觉得自己也要感受不到骑士长的重量了。

    “你哪只眼看看我哭了,瞎子。”

    王耀盯着自己脚面听着,他搓了搓鼻底

    “后来呢,那边的那个亚瑟哭了么。”

    骑士长微微侧目,握着手里的茶杯摩挲着杯壁

    “哭了。”

    “值得记录。”

    王耀想起了他和亚瑟的相遇,并不是美好的童话故事,开头不好,结局也不太好。

    亚瑟对于王耀来说,是敌人,是朋友,是秘密恋人,是恨之入骨的混蛋,是最完美的床伴,是自己莫名的心动。

    他是一个温柔的人,王耀知道,但是王耀也知道,作为国/家,他也是无情的,只有永远的利益,不正是他们家一位上司的著名发言。

    要怎么定义他们的感情,王耀不知道,他恨过亚瑟,也知道那些痛苦的源头就在这个“人”身上,他也爱亚瑟,不仅毫无道理,还无法放下。

    但是那样的喜欢又有何用,他无法展露,无法回应,无法被认同。他们从来不是一个“人”,感情对他们来说,太过奢侈。甚至像把刀,每次都精准的捅进身体,搅得生疼再拔出来。

    “您不必过于忧伤,”骑士长似乎知道面前这个特殊的自己在想什么。“也不必为自己产生感情而动摇,哪怕您是极其特殊的存在。”

    终究是两个世界的人,骑士长自小的教育也更偏向于欧洲,虽有传承东方的内涵,思想也更为活跃些。王耀从他的言谈自然而然的就能感觉到。

    “谢谢了,放心,我还不至于想不通这个。”王耀冲着骑士长耸了耸肩膀,露出了个笑。

    “Wang!”自空中传来一个让两人都非常熟悉的声音,那个声音还带着一丝丝焦虑。

    王耀知道,这并不是属于他的亚瑟。

    “看起来你的Queen来接你了。”

    “是的,”骑士长的手已经开始变得透明,他抬头对王耀笑了一下。“也请您和英/国先生,敞开心扉,互相喜欢是没有错的。”

    王耀愣了一下,骑士长的身影就在顷刻消失了。

    “互相喜欢……啊……”王耀觉得自己脸颊要红了,手机的铃声不合时宜的响了——来电提示,鸦片混蛋。

    当黑桃国的骑士长回到他熟悉的房间,迎接他的就是自家Queen的拥抱,力道大的骑士长有点窒息。

    “亚瑟,亚瑟放手。”

    但是Queen不为所动,仍旧抱着他的骑士长,这位殿下一向如此,沉着冷静之余还有些小孩子心性,他的恋人——黑桃国的骑士长大人最清楚。

    “亚瑟,好了,我这不是回来了。”

    “耀……”

    骑士长被这一声喊的心颤,他皱眉捧起Queen的脸颊。吻上了自己恋人的唇。此刻,只有亲吻能抚平这两颗不安的心。

    再回到接电话的王耀,这个点,英国还在享受黄昏,而王耀这里已经是深夜。

    “王耀!你……”亚瑟的话断在嘴边儿,他能感受到一丝强大的魔法波动,那一定和那个长得和王耀一模一样的人有关,他就是止不住的担心,王耀会出事儿。

    电话接通的一瞬间,亚瑟就觉得自己真是够鲁莽。他应该知道,那种精确的魔力波动,自然是不会出错的。

    那个自称骑士长的人说过,他国家的Queen是极其出色的魔法师。亚瑟承认,他在听到那个骑士长的话时,有点庆幸,在另一个世界,他与王耀也是恋人,而且比他们现在好太多。

    “柯克兰,柯克兰?亚瑟!”王耀的声音终于将英国的化身的注意力转移过来。“你想说什么。”

    “没什么,”亚瑟别过目光,哪怕王耀不在他面前,他也会这样,在亚瑟的桌头放着日历,明天就是10.1日,他想起来了什么

    “王耀,生日快乐。”

    “你就跟我说这个?”王耀眨了眨眼,他打赌,一定是这个粗眉毛看到了日历才想起来,不然他应该在明天中午才会说这句话。“没有别的了?”

    亚瑟不安的换了个手继续这个电话,他的手心里已经起了一层薄汗“我……我很担心你,Wang。”

    蚊子哼哼一样的英式发音,王耀还是听的清的,他终于露出了那么一点笑容,这就够了,他们之间,不需要将那些话都说明白。

    “谢谢。我改日会去拜访的,咱们也很久没有见面了。”

    王耀把电话挂了,吩咐王京去找找最近一趟,去英国的飞机,趁着他生日,也该出国旅游放松一下了。
  

    —————END—————
补充黑桃国小剧场

    这是王耀回到黑桃很久一天后了,黑桃国的王后殿下正在给骑士长大人剥石榴。突然就发问了

    “耀,我能问你一个问题么。”

    “说。”王耀支起身子看看亚瑟,又躺下来。

    “那边儿的我们……”亚瑟的话没说完,王耀就接话了。

    “也是恋人,”这话说完,亚瑟就松了口气“但是未公开。说起来那个亚瑟比你绅士多了,啧啧啧。”

    好了,这口气又提上去了。

    “别想了,”亚瑟把一大勺石榴籽塞进王耀口中“我才是你的恋人。”

    王耀呜咽的嚼巴了嚼巴石榴籽“是,你才是我的亚瑟.柯克兰。”

   
   
   
   
  
   
   

评论(2)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