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清奇的洛

微博:卒于板绘的郭肖君
我要是从APH脱坑,我就是狗!请记住
我再也不爬墙了
疯狂求评玩家
黑三角,朝耀,商学院,耀受党,英攻党,极端英sir老婆粉,不吃美食,没别的,不吃右英,极东不吃不雷,但是不会再产粮的,味音痴极度雷点,请勿ky,见一个,锤一个

【黑三角】鹰飞熊跳,鹤在笑

  *哨向【上的了厅堂,下得了厨房】后续
  *人设延续上文
  *好茶是纯友情了,一句话亚蒂前男友提及。
  *我流ooc,不喜轻锤

    每年军部联合演练的时候,都是整个军区最热闹的时候。

    先不说布拉金斯基家和琼斯家的明争暗斗,单单这几年王耀这个人,就足以将格斗演练的气氛推上顶峰。

    至今为止,没有任何一个哨兵能让这个s级向导双肩沾地。不过今年可能有变数,一向不参加格斗演练的伊万上校破天荒的要参加演练,同时参加的还有才觉醒为s+级的琼斯家小少爷。

    才十九岁的s+级哨兵几乎抢了今年全部的风头,阿尔弗雷德的大名在军区已经成了一个名片,类似于‘未来的最强哨兵’、‘人类的希望’等等等等。

    当然他本人更喜欢听到另一种称呼——‘s级向导的伴侣’。

    要说强制哨向绑定这事儿,虽然是放在台面上的,但是总归不是太人道,大家都很默契,低调行事,也就那三个s级的,才能把这事儿搞的满城风雨。

    一众听八卦的已经把这段并不太复杂的恩怨,传的极其戏剧化,其复杂程度堪比原来和平年代的肥皂泡沫剧情。

   而且版本多变,有王耀和伊万战场生情,彼此早已将对方放在心底,私定终身,却被横插一脚棒打鸳鸯的版本;还有王耀一早就和阿尔弗雷德有精神链接,两人双向暗恋,只是都不知道是对方,突发事件是命运让他们再会,却被残酷的强制结合分离……

    王耀在亚瑟宿舍喝着茶,听的津津有味,觉得别人口中的自己过得真精彩。

   茶叶在透明的茶壶里起伏晃动,大片且完整的茶叶冲泡出极其醇香漂亮的茶水,王耀垂首,扎起的马尾晃到脸旁擦过他肩头。

    亚瑟打了不知道第几个哈欠,将目光从枯燥的演练行程表上挪开。他的前男友正在喝着他珍藏的红茶。

    “你再这么坐下去,过两天外面传的版本又要变了,”亚瑟看到王耀挑了一下眉“什么,勇于反抗强制结合,被迫分离,余情未了。”

    “还是训练太少,他们有心情嚼舌根。”

    这次换亚瑟挑眉了,舆论如此明显的倾向,他可不信这个老狐狸不知道背后都是谁授意的。

    “你觉得这次格斗演练谁是第一?”亚瑟随意的将行程表扔在桌子上,正好露出格斗演练那一栏。

    “你觉得?”王耀将茶杯放在那一栏的最后“除了我还有谁。”

    阐连三年冠军得主露出了一个,让他所有学生都胆颤心惊的笑容。

    笑的亚瑟心里也发毛,他可最知道王耀这表情的含义,通常情况下都有什么人要倒霉。
    无论风言风语吵的是多么惊天骇浪,联合军演的日子还是到了。行程还是万年不变的,第一日是装甲飞机等大型军械方阵展示,第二日是联合求生对抗演练,重头戏的格斗演练在第三日。

    气氛从军演第一天就格外的微妙,从前线归来的伊万上校是陆军方阵的打头人,最新型号的装甲加上他那特有的,经由战场捶打出的气质,在浮空的显示屏的投影中,宛如西伯利亚寒流涌过,在每个人心中钉下一根冰棱,筑起一座牢不可摧的后盾。

    这就是曾在前线力压防线的男人。他理应得到整个军部,甚至整个帝国的尊敬。

    本应在陆军方阵走完,飞行队才显示飞行技巧,但是现在,在陆军方阵进行到一半的时候,上空就响起了翁鸣。浮空的屏幕切出新的画面,年轻的金发哨兵正勾起嘴角,带着草原日出的朝气,将新生嫩芽的活力传达到他目光所及的任何角落。毫不犹豫的向所有人展示着,宣告他将带来新的篇章。

    伊万的精神体发出一声低吼,而盘旋在高空的白头鹰也长鸣一声。王耀站在观看台,和帝国几大家族的老狐狸一齐在心里打着小九九。

    丹顶鹤在王耀身边慵懒的梳理着自己的毛,他倒是要看看,还有什么幺蛾子。

    于是在第一天,军部私下就开了赌局,赌的内容五花八门,从各大奖项的得主,到格斗冠军花落谁家,押注从现金到洗厕所,什么花样都有。亚瑟拉着王耀和弗朗西斯也下了注。

    亚瑟压这次格斗演练阿尔弗雷德一定会把伊万打趴下,弗朗西斯说“你放屁。”A级哨兵和A级向导的精神体撕打在一起,王耀的丹顶鹤抖了抖翅膀,往外挪了挪。

    王耀压了自己,他们赌的是一个月的课时,谁输了谁就要帮忙代课,工资全给赢了的人那种。

    一般来说,联合军演是王耀最忙的时候,他即是裁判又是领导还是参赛选手,王家的现任的家主有退位的意思,什么活动都往王耀身上压。

    忙的王耀整个军区来回跑,他的两个小尾巴也跟着他,来回跑。伊万的时间比较松散,他也就只参加最开始的队列和最后的对战演练,阿尔弗雷德是真的忙,作为新一届单兵作战能力最强的,大多数项目他都要参加。就算如此,他也能在忙的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时候去找王耀。

    连王耀都要佩服他,这时间挤的不容易。伊万就不大乐意,总是给阿尔弗雷德使绊子。拉拉扯扯,再带上王嘉龙和林晓梅的帮衬,王耀一天得偶遇这俩人五六次。

    终于到了最后一天的重头戏,王濠镜数了数,下注的是之前几天的三倍,大多都在赌伊万和阿尔弗雷德谁赢,还有些邪教压他们分不到一组的,总之压王耀赢的很少。

    毕竟,哪怕是S级的向导,面对S+的哨兵和几乎是帝国传说的S级哨兵,怎么想也不会赢的。

    对于这种说辞,王濠镜只摇了摇头,静待分晓。

    万众瞩目的格斗演练终于在简短的规则介绍后开始了,分组是AI随机的,两两对战,拼技术,双肩挨地或者被钳制无法挣脱就算输。无休,是实打实的鏖战。

    王耀这几日忙的实在头大,以往三两拨千金的打法也显得狠厉,几乎都是五招内胜出,没有了往日令人眼花的推手擒拿,太极刚柔并济此时尽显其刚硬之面。

    而伊万那边儿则是让人惊叹的强悍了,他的个子大,速度却很快,纵使技巧有些不足,力度也足以将人钳制在地,当然最可怕的是他好像感觉不到一丝疲惫,几轮下来呼吸也不曾乱过节奏。

    伊万看向隔壁区域刚将对手摔在地上的王耀,无声的笑了,在战场的两年,他最知道王耀这一套擒拿有多么难缠,而这个被称为“最强向导”的男人,真真配得上这个称呼。

    眼尖的斯拉夫人也看到稍远处的“新星选手”也在看这个“最强向导”,他们遥遥对视了一眼,北极熊和白头鹰都跃跃欲试的摆出攻击的架势。

    阿尔弗拍了拍手上并不存在的尘土,他才做出了一个漂亮的过肩摔,相比起王耀和伊万,阿尔弗雷德可以说是均衡完美型选手,他的技巧高于伊万,力气比王耀大,美中不足就是经验不够。但是这个“未来最强”的进步也是令人震惊的,要说他最可怕的一点,莫过于那惊人的学习能力,对战到现在,他的技巧和衔接越发的熟练了。

    半决赛是抽签制,长短签各一对,四个人,抽到相同长度的就分在一组对战。

    阿尔弗雷德是最后一个上台的,伊万正站在王耀身边,碍眼的阿尔弗上台就挤在了他们中间。

    “久等了!Hero总是最后出场的嘛!”为显示亲密,阿尔弗还去搂住了王耀的脖子,他也象征性的去搂了一下伊万,当然,他知道伊万根本不会让他碰到,他也知道,王耀不会拒绝他这样的触碰。

    本来这一切完美极了。可惜另一个入围的是王嘉龙。

    阿尔弗雷德的手还没彻底搭在王耀肩头,就被王嘉龙一巴掌拍开了。这小子一言不发,眼神写满了“你要是在碰我哥,我就剁了你手。”

    场外的林晓梅也看到了这一幕,小姑娘插着腰指着他兄弟就要单挑。王耀眼看自家妹儿要和自家弟弟掐架,赶忙一边儿搂着嘉龙一边儿搭着阿尔弗雷德,才算平稳。

    伊万在一旁表情吓人的很,他笑着把裁判手里的签夺去,长手一伸就把三人分开。

    “抽签吧。”伊万递出了签,几人也没多说什么,抽了签就向台下展示了。

    最后的决战演示意味要大于实战,当然也不代表就是松散的表演。惯例是在胜负明了下,尽可能演示更多技巧。

    浮空投屏一一闪过他们手上所拿签的画面,王耀是短签,王嘉龙是长签。看台上的王濠镜眉头一挑,伊万.布拉金斯基,短签,阿尔弗雷德.F.琼斯,长签。

    会场里顿时爆发出一阵搔动,S级哨兵和S级向导的对战足以让他们沸腾。

    况且,伊万和王耀的个头对比实在明显,这一场对决的可观行极强。

    阿尔弗吹了个口哨,将签叼在嘴里晃荡着。舞台显然是要留给王耀和伊万的。

   “Wang,你放心,我会对小叔子手下留情的,”大男孩冲着王耀眨了眨眼“我也会对你手下留情的。”

    “不需要。”王嘉龙瞪了一眼这个一开始就对自己大哥图谋不轨的。

    王耀没有吱声,阿尔弗雷德他还不放在眼里,最要紧的还是伊万。

    在前线的两年,王耀与伊万的战绩是67胜69负,几乎持平,王耀甚至略处下风。伊万的力量和速度,将进攻就是最佳的防守展现到极致。王耀擒拿缠手那一套应付这样的攻势也非常吃力。

    不过伊万的缺点也很明显,技巧不足,下盘不稳所以王耀也有致胜的把握。

    “耀,带上今天,我就70胜了,是不是可以兑现诺言了。”伊万看着矮他一头的向导,不知不觉的就放软了分音调。布拉金斯基家的人都像疯子,疯子只会追求一件事儿,走一条路,就算赴死也毫不犹豫。所以他们只爱一个人。伊万确定,他想要和面前这个向导度过余生,烽烟炮火或死于战场或荣誉加身,他们都将同在。

    王耀楞了一下,脸刷的红了。

    他曾和伊万开玩笑似的许了个诺言。如果伊万能赢他70场,都不算他100场,他就遵从部队的命令,和他结合。

      那时候他们刚刚经历一场恶战,伊万的伤口发炎高烧到神志不清,王耀也好不到哪里去,连续的高强度探查已经透支了他的精力。下一波的袭击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补给与增援也遥遥无望。

    生死攸关的时候,能想到的却总是细枝末节的东西。

    他们已经将性命交付给对方,在战场上,家国大义永远是最重要的,没有人会在意那么一点可怜的喜欢,但是王耀知道,伊万在意。

    王耀自己也说不清,在那一刻,他到底怀着怎样的情感说下那个许诺。他到现在也不太敢去搞明白。

    显示屏上不止会投影出影像,还会播放声音,调情一样的话语经由扩音器传达到会场的各个角落,听的阿尔弗雷德在候场区掰断了他抽的签。

    “你先打赢了再说吧。”王耀收敛了心思,他现在最主要的,就是赢那一个月的‘带薪假期’。

    裁判站在场中示意双方可以开始。会场内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台上的两人倒是很轻松,他们已经进行过数百场的对决,算法套路,攻击模式,都印刻在彼此的肌肉记忆中。

    眼神交汇间便推演了数种开端,王耀缓缓的眨了下眼睛,就在这一刻,伊万的进攻开始了。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极其迅速的直拳略过,空气都为之翁鸣,王耀侧身转手下压伊万的胳膊。一切看起来都像在伊万的意料之中,他以肩膀为轴心,猛然发力震开了王耀。

    王耀后撤了半步稳住身形,掌直刺向伊万脖颈,这次换伊万擒住王耀的手腕,十足的力道捏的王耀手腕都隐隐发痛,下压擒拿一套动作干净利落。王耀险些被按在地上,他借力一蹬,就在伊万下压的过程中轻巧的跃起。以他被擒拿住的胳膊为中心,翻身到斯拉夫人的背后,双腿夹住伊万的腰,两手回握猛然后拉卡主了伊万的脖子。

    几乎是不可拆的扣琐,但也只是几乎,王耀没有指望他能强锁住伊万,他必须想办法。一击既中。

    当伊万掰开王耀的钳制时,整个场地,连带阿尔弗雷德都倒吸一口凉气,最脆弱的咽喉被勒住,那样极端的情况下也可以在缺氧状态强行冲破钳制,伊万.布拉金斯基所拥有的力量恐怕是是经由神的祝福。阿尔弗雷德脸上再没有一点笑意,他是王耀的学生,他最清楚王耀的力度有多大,绝对不算轻,换做那样的场景,自己恐怕没有把握可以这样破开钳制。

    不过不代表他没有其他办法。

    高手过招每一个身法都要让人惊叹,王耀的动作轻盈的宛如水面上的飞鸟,游离回转,怎么也抓不住,伊万显得步步紧逼,如同盯紧猎物的狼,紧咬不放。

    狼迅猛而不知疲倦的进攻着,鸟儿灵活闪躲下还能反啄一口,倒也游刃有余。鏖战最可怕的莫过于体力透支,狼敏锐的感觉到鸟儿挥动翅膀的声音越来越沉重。

    就在这一刻,伊万选择彻底放弃防守,力求一击决胜,而王耀正在等这一刻。

    伊万进攻总习惯从右路发难,王耀看准了这个机会。向左侧身,脚下步子一晃,勾住伊万前倾不稳的足,掌发力打在他肩头,猛压下去,直将这个高大的男人击倒在地,双肩落地宣告了这一场拉锯战的结束。

    王耀一条腿勾着伊万的腿,另一条腿压在他肚子上喘着气,会场里沉默了片刻,发出雷鸣般的掌声。伊万长吐了一口气,伸手拍了拍王耀的大腿,王耀很自然的起身将伊万拉起来。

    “耀,你就这么不想我赢么。”伊万故作委屈的声音让王耀心底有那么一点负罪感。

    “万尼亚,不是我不想你赢,是我太想我赢了。”毕竟有‘带薪休假’呢。

    半决赛第一轮结束,有简短的两分钟休息时间,即将开始的是阿尔弗雷德和王嘉龙的对决。

    但是下一轮的主角之一现在毫无心情。在全场人都欢呼的时候,阿尔弗雷德看到了,他看到那个蠢熊的手摸在他的向导腿上,而且他们两个的姿势那么暧昧!

    虽然只是阿尔弗雷德单方面认定了王耀是他的向导。

    选手都会回到候场区,阿尔弗雷德早就奔向了进口,他就等着王耀回来。在看到王耀的一瞬间,阿尔弗就上前扯住了王耀的手腕,伊万眯起了眸子,毫不犹豫的打向了阿尔弗的手。

    “你干什么!”两人异口同声,王耀都要感慨他俩的默契。

    “关你屁事?!”又是异口同声,王耀已经懒得看他们吵嘴,抬腿就往阿尔弗命根子上招呼,一下将三人拥挤的布局拉开了。

    “你们要打架啊?”王教官掏了掏耳朵“军部里私下斗殴都得关禁闭,怎么,还敢当着我面打。”

    阿尔弗顿时蔫了,王耀觉得,没有尾巴都能感觉到阿尔的尾巴垂下了。伊万也悻悻的收手。大男孩还是沉不住气。

    “我一定会赢的!”

    阿尔弗说完就大步跨向比赛场地。王耀咂咂嘴,觉得他赢不了嘉龙。

    但是,阿尔弗雷德还真的赢了王嘉龙,虽然被折腾的不轻。王嘉龙的擒拿都传自王耀,其难缠程度也是顶尖的,连亚瑟也不能在王嘉龙手里讨到便宜。阿尔弗这一场赢的难得,也足以让王耀侧目。

    这么一来,王耀的‘带薪休假’可是有点玄。

    这里没有季军亚军之分,角逐只会为第一名加冕,所以决赛之前并无季军之争。

    濠镜立马开了新盘,压王耀和阿尔弗雷德的几乎持平。王嘉龙也下了注,赌阿尔弗雷德输。

    在欢呼与呐喊中,王耀和阿尔弗雷德踏上了展示台。年轻的哨兵几乎瞬间释放了他的精神体,白头鹰发出欢快的鸣叫扑向王耀。有过短暂性的精神链接,王耀本能的对这个白头鹰产生了亲切之情,精神体落在王耀肩头,随着接触的那一点皮肤,向王耀传达着阿尔弗雷德最真诚的欢喜。

    在裁判还没有喊开始的时候,阿尔弗雷德就抢先发言。

    “我认输,”阿尔弗雷德的眸子看着王耀,那片湛蓝中盛着满满的浓情蜜意,看的王耀背后一凉,浑身不太自在“我不能打我未来的伴侣。”

    全场的哗然顿时变成了起哄的口哨,要不是濠镜拦着,王嘉龙就要冲上去揍阿尔弗雷德。

    越来越大的起哄声喊着“在一起”,阿尔弗雷德的笑容越发灿烂,这个第一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意义,让王耀成为他的伴侣才是最优先考虑的。

    越发得逞的笑意浮现在阿尔弗雷德的脸上,王耀抖了下肩膀,将白头鹰拍离自己肩头。

    “真不打。”王耀似乎毫不在意场外的那些起哄声,只看着还一脸轻松的阿尔弗雷德。

    “我可舍不得打我未来的伴侣。”说罢了,这大男孩还冲着王耀做了个wink。

     “裁判,他弃权,是不是可以判我赢了。”

    王耀立马转头,冲着尴尬许久的裁判发问。

    “啊……可以。”

    输赢瞬间定下后场内一半人都冷静了下来,压了阿尔弗雷德重金和各种条件的人,突然就懵了,他们没想到这个哨兵是真的不动手,也没想到,这个向导还真就成了这个情。

    顿时又响起了一片哀嚎,王耀瞥了瞥看台。轻描淡写的吐出让阿尔弗雷德终身难忘的一句话。

    “军部里有规定,逃兵是可以处死的,临阵脱逃也算逃兵,看在你是我未.来.的.哨.兵的份上,军演结束,就去封闭训练反思一下吧。”

    封闭训练场,俗称进去就出不来的吸血鬼洞窟。那里的教官阿尔弗雷德也有耳闻,就是王耀他同族的一表叔,行事风格和王耀简直是反着来的,台面工作都不会做,进去一趟出来的十个有九个是被架出来的,还有一个是担架抬出来的,这么久了也就一个人走出来的——伊万.布拉金斯基。

    王耀潇潇洒洒的下台了,一众哗然中还掺杂着王嘉龙的嘲讽和亚瑟.柯克兰恨铁不成钢的声音。伊万在台下脸上已经没有一点笑容,王耀还没坐下,他就跳上台毫不犹豫的踢向阿尔弗雷德的脸。王耀一挑眉,丹顶鹤瞥了瞥已经掐架在一起的白头鹰和北极熊,默默的在心里记账。

    私自斗殴,都得关禁闭。
   
   

    ——————END——————
   
    从九号开始憋到现在才写完,实际上从国庆开始真是忙的连轴转,啊……写生更可怕,压根没有时间去写文了……绝望.jpg
   我真想好好的找时间写文……哭了
   满肚子想写的,没时间写,嗳,祈求你们原谅
   
   

评论(41)

热度(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