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清奇的洛

微博:卒于板绘的郭肖君
我要是从APH脱坑,我就是狗!请记住
我再也不爬墙了
疯狂求评玩家
黑三角,朝耀,商学院,耀受党,英攻党,极端英sir老婆粉,不吃美食,没别的,不吃右英,极东不吃不雷,但是不会再产粮的,味音痴极度雷点,请勿ky,见一个,锤一个

5.30
        纪念法/兰/西的奇迹
       * APH法贞向
     

    作为国家,弗朗西斯度过了人类难以想象的年岁,永恒意味着孤独。

    他有一国的鲜花,作为国/家,他自然知道,没有鲜花能常开不败,也没有国家能永保辉煌。

    历史是由活着国/家的伤痕和死去国家的尸骨构造的,弗朗西斯看过王朝从强盛走向衰亡,看过国家从兴盛走向覆灭,看起来拥有着永恒岁月的他们也是如此不堪一击。

    弗朗西斯对此深有体会。拖着残败的躯体,硝烟与哀嚎侵蚀着他的内脏,法兰西已经失去了他一半的土地与人/民。

    死亡如此之近,近到弗朗西斯不敢相信有奇迹。但是奇迹就这样出现了。

    那个少女有着男人一样短的头发,她穿着一身盔甲跪在王太子的面前,宣誓着神佑法/兰/西。

    一切就像奇迹,弗朗西斯无法言喻的奇迹,他甚至无法相信,法/兰/西从奄奄一息到大有攻势仅仅只有六个月的时间。

    弗朗西斯此时是相信有神明的,那个女孩,不,那位带来奇迹的珍宝,她应当是整个法/兰/西最耀眼的宝石,是弗朗西斯心头的花。

    没有鲜花可以常开不败,强行被折去的花朵于火中凋零。

    作为国/家的载体,仅是一个国民逝去,弗朗西斯的身体是不会感受到任何疼痛的。他看过比这烈火更为惨烈的战火,数百数千的国民葬身战火,弗朗西斯才会觉得力不从心。

    如今,贞德逝去之时,弗朗西斯觉得自己仿佛也死去了。

    弗朗西斯漫长生命中。为自己构筑的无数道心理防线通通被烈火烧毁,他无法停止的泪水也熄灭不了那狷狂的火焰。

    贞德就好像是夜空中突然划过的星子,闪耀异常,而后将弗朗西斯的夜空画出一道光芒,留下破开的口子永远无法修补。

    就如同弗朗西斯说的

    她是法/兰/西的奇迹,是法/兰/西的珍宝,是上天给法/兰/西的救赎。可是法/兰/西将奇迹抛弃了。

    他救不了贞德,也救不了自己。

    在那一刻,弗朗西斯终于意识到,他所拥有的漫长岁月,只是为了缓解那道刻骨铭心伤痕的疼痛。
   
   

评论(6)

热度(57)

  1. 头像表明立场脑洞清奇的洛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