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清奇的洛

微博:卒于板绘的郭肖君
我要是从APH脱坑,我就是狗!请记住
我再也不爬墙了
疯狂求评玩家
黑三角,朝耀,商学院,耀受党,英攻党,极端英sir老婆粉,不吃美食,没别的,不吃右英,极东不吃不雷,但是不会再产粮的,味音痴极度雷点,请勿ky,见一个,锤一个

【黑三角/微ALL耀向】极地曦光——极地篇

   世界背景戳→【背景篇】
  * 黑三角:米→耀←露向
    
    一、北美的继任者
    
    晨起的阳暖的正好,光照在身上也是刚好的温度,王耀打开那台可以称之为古董的收音机,杂乱的电音过后是不知哪台播出的戏剧——今儿是黄梅戏。

    婉转的腔调带着些许的磁音,自扩音器中传出的声音播撒在这四方院落的每一角,王耀在江苏听过这段儿戏,那时他还将自己的折扇赠给戏台上的角儿了。

    而如今,几番转折,那扇子又回到了他手里,永远的封存在王耀床下那个小盒子里。 

    曲子正放到经典,那一段儿是王耀极其喜欢的章节。他哼着小曲掕着水壶给他的宝贝兰花浇水,至于夹杂在曲调中的那急促的传呼声,王耀是习惯性忽略的。 

    等到王耀开始修剪那颗盆景榕树的时候,收音机中传出极其刺耳的电流音,转而就是一个熟悉的男音,说着王耀耳熟能详的台词

    “王耀,我说过多少次了,必须接电话。接电话懂么?没事儿我不会在这个时间打电话。”这次比以往都要暴躁,甚至在最后还伴着几句非绅士的粗口。

    “柯克兰先生,我也说过,有什么事情等十点过后打电话,现在好像是九点,哦,我忘了,你有时差,”王耀那一股子轻蔑的语气把亚瑟气的差点摔了电话“不过啊亚瑟,到底什么事儿。”

    王耀自然知道亚瑟在这时候打电话一定是异常严重的事情,但是安详的早晨被打扰,总得呛一口那个热爱工作深夜都不睡觉的工作狂。

    “北美的继任人定了,安理会决定让你去带他。”

    亚瑟还来不及感慨王耀好歹知道孰轻孰重,王耀就砸了那个收音机,气的亚瑟在传讯屏前磨牙骂了句F**k,王耀总能让这个英格兰绅士抛弃他所有的风度瞬间变回那个海上强盗之国的代表。

    不过他来不及拒绝了,阿尔弗雷德已经在去王耀家的路上了,估计现在也要到了,亚瑟.柯克兰简直想过去看看王耀现在脸上的表情。呵。 

    于是当王耀听见急促的敲门声和蹩脚的中文的一瞬间,他就把亚瑟的祖宗十八代以中/国/特/色方式问候了一遍。

    阿尔弗雷德已经在门外敲了二十分钟了,王耀在第一声敲门声起了的时候,就认命的掏出通讯器查看这小崽子的资料。

    改造计划Ⅵ、曦光会、蓝血种……

    仅仅看到这几个词,王耀就一阵头疼,蓝血种啊蓝血种,这个混小子居然是个蓝血种。

    头疼,头疼,那个混小子就好像有用不完的精力一样,这已经半个多小时了,他还在敲门,王耀终于没有了任何心思,快步结束这漫长的噪音。

   厚重的木门被推开,王耀和阿尔弗雷德面面相觑,这个孩子有着一双非常好看的蓝眼睛,那双眸子如同太平洋深处的宝石,但是很可惜,王耀讨厌所有偏向蓝黄的颜色。

    “王耀?”

    那孩子明显是够不到门把的,王耀盯着那悬空的孩子,打了个响指。阿尔弗雷德就摔在地上了。

    在阿尔还没说出口任何一句话的时候,王耀就提溜起他后领,把他提溜回了院子,手都不需要抬的门就啪的关上了。巨大的声响下了阿尔一跳,吓得他连要骂什么都忘了。

    王耀把阿尔放在院子里的石桌上,加上石桌的高度,阿尔也才到王耀的胸口,完全就是个孩子的模样。

    “我说,你知道你刚刚用中文说了什么么?”

    “哇,你居然会英语,早知道hero就不说那么久这话了。”

    王耀面不改色看着这个兔崽子,突然就对他露出了一个和善的笑容“那是谁教你的中文?”

    “亚蒂!”阿尔也弯起眸子来,那一汪碧波折射着光泛出一丝金黄,恰似照耀在海面上的光。

    “说谎。”王耀也笑眯眯的回应,顺手就一巴掌拍在阿尔后脑勺。

    “??!”意料之外被打了的阿尔愣了一下,亚瑟也不一定能这样轻易的拍到他,但是他面前这个男人就是如此轻易的拍到了他的脑袋。

    这不是他大意所导致的,这只是单纯的实力差距,所以阿尔无法察觉到王耀的动作,也无法反抗。

    “兔崽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亚瑟才不会教你这个。你讲了半个小时的‘狗娘养的快开门’累不累啊。”王耀没有错过阿尔一瞬间露出的反击意识和杀气,虽然他毫不在意就是了

    “累。”阿尔毫不犹豫的回答

    “累着吧,今晚上没有饭吃。”

    “你这是虐待儿童。”

    王耀意味深长的看着阿尔弗雷德,阿尔被他看的背后发凉,王耀凑近了阿尔眯起眼,伸手扯了扯阿尔那张婴儿肥过多的脸。

    “小胖子,我记得你今年已经二十三了吧。”

    “啧。”

    阿尔发出冷漠的声音。

    “啧。”

    王耀发出不屑的回礼。

    “哦,对了,”王耀指了指院子东南角的房间“你住那里,自己收拾。”

    “……”阿尔看了看那间明眼就看得出的杂物房,在心里默默吐槽万恶的中国人。

    王耀头也不回的就回了屋子,他点开手腕上的通讯器,光屏投影在面前。王耀以指代笔在投屏上写下了一行漂亮的行楷。

    阿尔弗雷德.F.琼斯:控风,精力旺盛,适合强度训练

    王耀还没有写下更多的字,屏幕上一个毛茸茸的带着围巾的白熊形象就强硬的将王耀的写字板挤开,它笑着将向日葵递向王耀,王耀轻点了一下那朵向日葵,白熊的形象顿时消散,而后聚集成一方投影,投影中的人倒也算另一种意义上可爱的白熊。

    现在这头熊看起来非常委屈,这么多年来,王耀总是受不了那双紫水晶一般的眸子泛着可怜巴巴的光看着自己。他明知道这头熊的本性,却总是拗不过他的恶性卖萌,更可恶的就是这头熊的声音,软软萌萌的就像王耀最喜欢的苏杭点心。

    “耀,小耀,你不要带那个家伙好不好,万尼亚不喜欢他,小耀也不喜欢他对不对。”

    “没有喜欢不喜欢,只是任务罢了。”

    “那就推掉任务,万尼亚不允许小耀带他。”

    “伊万,”王耀显得有点无奈,伊万.布拉金斯基,要只是单看现在这样子,哪里想得到他在任务里到底有多可怕。“北美还需要那个兔崽子。”

    “万尼亚也可以接手北美。”

    “伊万。”

    他们都没再说话,隔着投影,伊万的身形泛着一丝蓝光,带着那双眸子也变得偏蓝,而后王耀便落进了一片蓝色的荧光。他感受不到伊万怀抱的温度,但是伊万仍旧固执的做出拥抱的动作试图将王耀圈进自己的怀中。

    “我不想你身边有别人,小耀你永远属于我好不好。”

    王耀抬手做出抚摸的动作,相隔千里的,一下一下的抚摸着这个流着南斯拉夫血统男人的背。

    “万尼亚,我不属于任何人。”

    待到王耀哄好了白熊,早就过了午饭时间,早饭都没吃完的王耀,感受到他良好的生物钟在提醒他——该吃饭了,饿了。

    他推门出去,正好看见阿尔在院子里吃快餐。精力过旺的美国人眼中闪烁着名为八卦的光。

    “哟,和你老情人聊完了?”

    王耀的内心毫无波动,从善如流的回答

    “是啊,乳臭未干的臭小子”

       TBC
    
    
    

评论(4)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