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清奇的洛

微博:卒于板绘的郭肖君
我要是从APH脱坑,我就是狗!请记住
我再也不爬墙了
疯狂求评玩家
黑三角,朝耀,商学院,耀受党,英攻党,极端英sir老婆粉,不吃美食,没别的,不吃右英,极东不吃不雷,但是不会再产粮的,味音痴极度雷点,请勿ky,见一个,锤一个

风骨(一)

  国际象棋设定,cp看tag以及提要

  非本家设定,写文一时爽系列。

 *金钱组、红色组、好茶出没

 *及其没有底线的众人都放荡形骸ooc一时爽文

 *当面聊骚NTR(?)有,虽然还没有车但是骚话不少

 以上接受就OK

  “亚瑟.柯克兰,迟早有一天... ...我也要让你尝尝这滋味... ...”王耀咬牙切齿的瞪着身后的骑士长大人,那双好看的金眸蓄满了水,鸦睫一颤便流了下来,见之犹怜的,布满细小汗珠的光洁后背和时而无法压抑的喘息将气氛推上高潮,亚瑟.柯克兰的额头上也起了一层薄汗。

  “看在圣主的份上你能不能少说两句,”圣骑士长大人加重了手上的力道,王耀忍不住发出一声闷哼,他要将自己的唇咬破了,该死的——这已经是王耀今天第无数次在心底咒骂骑士长了。“我说过什么,你就不少吃两口,胖成这样。”

  “你去死吧,鬼才要天天带着束腰,你那都是什么审美,操!我身材好着呢”

  亚瑟猛然拉紧了那束腰,过细的鲸骨束腰终于纹丝合缝的扣在王耀的腰上,那本来就纤细的腰几乎可以两手环住,来自东方的皇后身材纤长,一向追崇娇巧的骑士长在前来迎接的时候就对这位高贵的和亲者一见钟情。平日里那锻炼有素的腰身就要比王公贵族家中的小姐千金要美妙,此时简直就是欲望的化身。

  自平坦胸膛下便开始收紧的束腰在正中达到极致,将王耀硬生生托出一丝前凸后翘的感觉,从未经受过这般的东方殿下面色潮红,可是无论他如何喘息,已经被挤压到极致的腰只能容下他最基本的呼吸幅度。

  缺氧带来的虚弱让王耀及其不适,看着亚瑟带来的繁复的华服,还有那一双不低的高跟鞋,他在一瞬间觉得这就是亚瑟在报复他第一次的时候嘲讽这个西方人技术不行。小心眼的柯克兰。

  等到王耀穿上那一层层累叠而起的繁复长裙,亚瑟也不得不感慨出自弗朗西斯之手的礼服精美的叹为观止,特别是穿在王耀身上的时候。

  白色短鸵鸟毛与天鹅绒构成的一字肩大领口与深V绑带的背后设计简直完美,花色繁复的蕾丝点缀在恰到好处的每一处,毫不吝啬的用料堆砌出一片片绽放的花,身后被裙撑托起的厚重裙摆上,由小到大累缀出绸缎与织锦画构成的拖尾,前端大片的印花与点缀其中的蕾丝绸缎巧妙的构成赤棋王族的徽章,蕾丝与绸缎一层一层交错成最下的裙摆累积在地板上,王耀婉拒了那看起来可怕的白色假发,但是还是被亚瑟带上了着实厚重浮夸的帽子。

  亚瑟非常满意王耀现在的样子,他一直觉得王耀平日穿的衣服过于简陋了,王耀都不屑的和亚瑟多嘴,明明就是他的穿衣风格过于浮华,不过要是真论华贵耀眼,这些远不如王耀家乡的华服,璎珞拖地蚕丝数层,印花绸缎披帛罗裙,单单是绸缎绣花的工艺就是无可比拟的奢侈,更不要说当初他嫁来赤棋国时所佩戴的一身掐金点翠坠宝石的行头。

  论奢侈,赤棋国与东方古国绝对是整个大陆上并列第一的。

  他们当然也有这个实力如此奢侈,一向强盛的东方古国有着整个大陆垂涎的不可估计的财富,而赤棋国有着西方大陆最为先进的科技与武器,现在他们结盟成姻亲,原本的古国圣者与赤棋国王成亲,大有一统整个大陆的气势。

  “耀!你好了么!”

  皇后寝宫的门再次发出吱呀的惨叫,伴随着这坐宫殿主人精力过剩的声音一并让王耀觉得脑袋嗡嗡作响,他知道这是缺氧导致的反应,却毫不犹豫把他怪罪在自己的小丈夫身上。

  年轻人过剩的精力折腾的他有一段时日只能吃流食这个仇王耀还记得。

  “哇哦,你今天真漂亮,是吧亚蒂。”年轻的陛下像是得到了新玩具的孩子一样,把王耀抱起来转了个圈,裙子上那些花色旋转起来就像是打翻了染缸,太过耀眼。王耀非常佩服他的小丈夫惊人的臂力,要知道他这一身他穿着都觉得累。

  “阿尔弗,放开我。要喘不过气了。”王耀伸手拍了拍阿尔的肩膀,阿尔也识趣的放下了他的妻子,他可是记得当初硬上弓的时候被这个东方美人差点踹的断子绝孙的恐怖。

  以至于后来第一个一亲芳泽的伊万嘲笑了国王陛下许久。

  这是赤棋国最为隆重的祭典之一,由祭祀祈祷,国王与王后向上苍祈愿国运昌盛人民安康的重大仪式。

  而这仪式过后就是踩在金钱上的宫廷舞会了。

  王公贵族,将军将士,甚至平民百姓都要穿上他们最为华贵的衣物起舞,放眼望去,整个赤棋国只能望见一片片繁复的花朵绽放出金钱的味道。王耀站在祭坛上,他挽着阿尔弗雷德,看着这几近扭曲的奢华,就好像他祖国朝代变迁之前帝王们奢侈的苟延残喘。

  “阿尔弗,这一切会改变的对么。”王耀握住了他丈夫的手臂

  “当然,我的王后,赤棋国与东方古国,将成为永不落败的神话。”

  “我不想听你的大话,”王耀按照祭礼流程接过神官递来的月桂枝,蘸取经由祈愿加持的圣水,饱满的绿叶散发出一丝丝圣洁的光芒,王耀抬手,将圣恩雨露洒向狂欢的人群。“如果你的带领出现偏差,我不会让古国为你陪葬。”

“我怎么舍得你的故乡陪葬。你放心,这片大陆终究是属于赤棋的。”

 王耀和阿尔弗雷德对视了一眼,他们做着最亲昵的动作,仿佛世界上最为幸福的一对儿,耳鬓厮磨唇齿相交,再依恋不舍的分开。

 “为了赤棋的荣耀。”

 “为了古国的荣耀。”

  皇家宴会真正开始的时间是傍晚七点,王耀已经被这该死的束胸勒的要暴走,可惜那繁重的衣物让他根本不能自己解开那该死的束胸。而让王耀更为郁闷的是,伊万.布拉金斯基。

  赤棋国最强的战车也从边关回来参加这场盛宴,而此时,战车正在独享他的盛宴。

“小耀,亚瑟有没有告诉你,你穿成这样真的很欠操。”

“他没说,但是他眼睛告诉我了。”

  有着最强大战士血统的战车有着宽厚的胸膛和最让人沉溺的紫罗兰色的瞳孔,最为乖张的他也最讨王耀的欢心,或许是受了家乡前朝风骨的影响,他喜欢这样与众不同而特立独行的人。而最重要的是,伊万.布拉金斯基,足够强大,强大到让西方大陆各国闻风丧胆,铁血的手腕和绝对的军队风纪,赤棋国的铁骑所过之处必为胜利。

  王耀要的就是这样的军队,不单单属于赤棋,也属于古国,他要这位战车,心甘情愿为古国培养出一个和他一样的战车。

  战车的吻也如同他的作风,丝毫不容拒绝,往日里王耀及其享受与他的对峙,他们的性爱更像是一场决斗,而他们两人都乐在其中。

  但是今日不同,都怪这该死的束腰,王耀很快败下阵来。王耀发誓他看到伊万挑了一下眉,还有那眼中的挑衅。布拉金斯基的手摸向王耀的后背,他感受到自己怀中尤物的腰身细的异常,这一看就是那个自谕绅士的骑士长的手笔。

  不过偶尔这位骑士长的手笔还真挺不错。比如现在,伊万一臂就能完全搂住王耀的腰,虽然平日也差不多如此,这个男人的体型和他的老二一样,比一般人大多了。

“小耀,我是不是该感谢一下骑士长大人。”

“你最好感谢一下上帝,我现在没法给你一脚让你下面彻底安静。”

“你舍不得的,他把你伺候的多好,况且万尼亚的比他们都大,你真的舍得。要踢也得踢阿尔那个早泄男。”

“别欺负他了,最后受苦的都是我。”王耀拍了拍伊万的脑袋,示意他放开。当然伊万没有那么乖,他上次见到他的东方美人已经是两个多月前的事情了。身为战车他必须驻守边界,赤棋的边陲的安危全关乎整个国家的生死,伊万不是傻子也不是没有主见的莽夫。

  和王耀的事情,只是因为他们恰巧有着相同的目标也恰巧的看对了眼。

  战车想要的从不是当一座铁壁铜墙的城堡,他要的是一座城,一个国,一片战场。王耀知道,亚瑟知道,阿尔弗也知道。

  但是在横扫大陆之前,无论他们心怀什么鬼胎,都是绑在赤棋这根线上的蚂蚱。

  “耀,小耀!该跟hero去大厅了。”阿尔弗雷德来的正是时候,他的皇后正在他最强的铁骑怀中,亲密的好像他们才是真正的夫妻,当然他也看过他的王后和他的兄长苟合的样子,这都不重要,又不是真的女人也不是真的婚姻,他才不在乎和这个漂亮美人上床的有多少人,他在意的是这个漂亮的美人能给他带来巨大的利益而且聪明的无可挑剔。

  他从未听见皇宫里有任何关于他的流言。他们的利益一致,他的王后就永远不会背叛他,当然阿尔把他心中那点不愉快归结于那个战车总是嘲笑他早泄。

  阿尔弗从善如流的将王耀从伊万的怀中拉出来,他和王后穿的是同款的衣物,此时看起来格外的登对。隔着一个回廊就要到宴会厅,阿尔弗雷德甚至为了表示亲昵将王耀搂的更紧,他敏锐的感受到王耀的腰更加纤细了。

“亚蒂给你穿了束腰?”

“除了你的骑士长,还有谁有这样的恶趣味。”

“其实我觉得这不算恶趣味,亚蒂的审美有时候真的很不错。”

  侍女推开通向大殿的门,金色的光芒将昏暗的走廊照的光亮,这场宴会迎来了他的主角。

  浓郁的香水味儿扑面而来,向来对味道敏感的王耀几不可察的皱了下眉,阿尔及其自然的偏头,阿尔身上的味道是王耀最喜欢的熏香,自从知道王耀受不了过于浓郁的香水味之后他就将所有的香水扔了,然后开始点上王耀带来的古国的香料。王耀对此还是非常满意的。

“今天是白銮,可以,这个味道我喜欢。”王耀在阿尔下颌上亲了一下

  他们向整个国家的野心家昭示着皇家与古国的联盟是多么的牢不可催。当然也有些‘底气硬’的。

  比如在宴会第一支舞开始前对王耀评头论足的格里斯家的千金。

  “王后可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那阴阳怪气的腔调开腔之后整个宴会都安静了下来“为什么今日不喷上圣露,身为王后,不知道这个礼节么。”

  阿尔没有说话,王耀似笑非笑的看着这个嚣张跋扈的女人,长得还不错。恐怕这就是阿尔当初的未婚妻,王耀垂眸勾起唇角,要是让古国的臣子看见王耀这个笑容,估计得吓得他们当场跪下,他们的圣者从来都是挂着这样一张笑容杀人不见血的。

  格里斯并不是赤棋国的老牌贵族,这一族甚至不是纯正的贵族血统,他们之所以可以如此嚣张,主要是因为格里斯是赤棋国最大的商人世家,无论是香料丝绸还是珠宝字画,各个行业他们几乎都涉猎其中,格里斯家掌控着赤棋国27%的市场,这对一个国家来说是致命的,所以他们有资格在这里叫嚣。

  而所谓的圣露,也只是他们家族专门制造的香水,赤棋国本身的规矩是在宴会时国王皇后要喷洒圣水带着神的祝福前来,为了这个家族才将这条规矩改了。圣露也只是带着圣水的香水罢了。

  “可是我记得,赤棋国的规矩不是国王与王后沐浴圣水带着神的祝福前来,什么时候改成圣露了,我的陛下?”王耀斜靠在阿尔的肩膀上,他仰起脖子,亚洲人白皙的脖颈如同天鹅的脖颈一般修长而形状姣好,只是露出这一节就足以将宴会上大数男人的目光集中在这一片皮肤上。阿尔一挑眉,狠狠捏了一把王耀的腰,他沉默了一瞬,转而看向他曾经的未婚妻。

  “王后你还不知道,那是原来的规矩,因为格里斯家的贡献所以特意改的。”

  格里斯显得格外骄傲,能让盛典流程为之改变的家族是何等的强大。

  “哦,原来是这样,我记得盛典的流程是赤棋国创国之时王族所协定的,这么说来,格里斯是‘新贵’了。”

  宴会的气氛跌到了冰点,整个赤棋国都知道的格里斯家的痛脚就这么由他们的新皇后风轻云淡的说了出口,仿佛在谈论今晚的餐前甜点一般随意。27%的掌控权意味着如果格里斯刻意为难,赤棋国的经济体系要遭受到严重的创伤。

  而格里斯家明显就是要和这位王后过不去,已经有人开始紧张明天的赤棋国是否还能安定。阿尔弗雷德观察着整个宴会厅的所有人的表情,着实可笑,他的王后这一步棋足够让全国震惊,也足够阿尔弗雷德肉疼。

  “阿尔弗,我也记得,赤棋国的规矩是平民不允许对王族出言不逊,按律法她现在应该被割掉舌头。”

  赤棋国确实有这条律法,这一下子惹毛了年轻的格里斯小姐,她气的满脸通红,透过厚重的粉底都能看见她暴起的青筋。她用那把金边的羽毛扇指着王耀

  “你是什么东西,我是贵族,你不过是那个落后国家攀附我们送来的贱物... ...”

  王耀没工夫听她老套而无聊的陈述,他径直走向这个女人。他的神情不同于他来这里半年来任何时候,这样的神情阿尔却见过无数次,那种睥睨万物的气势,那种目空一切的狂傲无时不刻的向阿尔传达着一个信息,这是一只雄狮,这是东方最富有曾经最强大国家的圣王,哪怕他现在穿着可笑而繁重的裙装,他也是帝王。这位圣王现在是他的妻子,只是想想阿尔弗雷德就觉得自己裤子有点紧。王耀一把拍开那把扇子,而后及其嫌弃的将戴在自己手上的手套褪去随手扔了。

  “别用你那廉价的东西指着朕,你不配与朕站在同一片地方,”王耀扫视了一圈缓慢而铿锵有力的道“你算什么东西,丝绸或是香料,名画还是瓷器,只要我高兴,烧他个千百,摔他数吨,焚上一月也不过是古国身上的一粒尘。格里斯不过是皇商,这个皇商从今日就可以滚了,古国会给赤棋国更好的条件。”

  没有人会忘记先者去往古国时带回的话“那里遍地是黄金,树上挂满了珍珠,路旁满是红珊瑚。”那个整个大陆为之垂涎的‘黄金国’在此时将橄榄枝抛向了赤棋。

  这是多大的荣幸,又是多大的助力他们此时再次确切的感受到了。

  格里斯的命运在这瞬间被决定了,王耀转身向着阿尔露出个笑容,阿尔也回给他一个灿烂的笑。“就是这样,能得到古国的帮助是赤棋的荣耀,能娶到你是我的荣幸。”

  舞会正式开始。

  国王要和王后来跳第一支舞。阿尔做出请的姿势,王耀顺势将手搭在他的手心,欢快悠扬的音乐响起,大厅里早就没有格里斯的身影。阿尔看着矮他一头的王耀。

“王耀你可真贪心,27%的市场都归你了。”

“都结为亲家了,哪里还分你我,是吧。”

  王耀在阿尔的带领下转了个圈,复杂的裙摆旋转成繁画绽放在大厅中。

“要是不分你我,你就让我的军队驻进古国。”

“没门。”

“我已经把市场让步给你了,你总得拿出诚意,还是说,你要我找个理由敲开古国的门。”

  阿尔猛地将王耀拉近怀中,垂首在王耀耳边低语,那样子就像是恋人之间的蜜语,只要王耀知道这嘴里吐出的到底是什么毒药。

“北境,最多了,否则宁可鱼死网破,你也不会得到古国一分财宝。”

“好。”

  阿尔仍旧没有放开王耀,这让王耀有点诧异

“你搞什么?”

“王耀,你知不知道,刚刚你那样子,看的我想把你操死在床上,我想亚蒂和那个该死的战车也是这么想的。”

“呵,想操死我,你们三个一起还有点可能。”

 

   

评论(19)

热度(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