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清奇的洛

微博:卒于板绘的郭肖君
我要是从APH脱坑,我就是狗!请记住
我再也不爬墙了
疯狂求评玩家
黑三角,朝耀,商学院,耀受党,英攻党,极端英sir老婆粉,不吃美食,没别的,不吃右英,极东不吃不雷,但是不会再产粮的,味音痴极度雷点,请勿ky,见一个,锤一个

风骨(二)

 国际象棋设定,cp看tag以及提要

  非本家设定,写文一时爽系列。

 *金钱组、红色组、好茶出没

 *及其没有底线的众人都放荡形骸ooc一时爽文

 *当面聊骚NTR(?)有,虽然还没有车但是骚话不少

 以上接受就OK

   本章金钱专场,阿尔弗的恋情开端(什么)

 前情提要→【一】

  阿尔弗雷德第一次见到王耀的时候实际上是在古国,他本是赤棋国最不受宠的那个皇子,王室继承人之争好像永远与他无关。就好像每个烂俗故事都会有的一样,一个不受宠的王妃生下的孩子,作为柯克兰家族与琼斯家冷战交好的化解,他的母亲代替柯克兰家的小姐嫁给王当了侧室,说到底那个可怜的女人也不过是柯克兰家的远亲,一个可怜的牺牲品。

  阿尔弗雷德从出生开始就过着冰上起舞的生活,在得知他是男孩的时候,生产完的女人只是哭着,甚至想要把他掐死,她没有柯克兰家的支持,甚至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棋子,作为皇子便有赤棋国的继承权,就是暗杀的对象,而她也会成为众矢之的。

  好在那个国王并不喜欢那个总是显得很冷淡的女人,他有更多的美人,她们懂得怎么讨这位王的欢心,在阿尔展露他过人聪慧的时候,那个女人就更加的慌张,她时常嘱咐阿尔,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他是这么聪明,他要装的愚笨,他要看起来一事无成,只有这样他才能活下去。

  这确实不公,他比任何一位王子都要聪明,他也比任何一位王子有远见,但是他好像注定作为一个陪衬,永无出头之日。

  就连这次出海,全赤棋国都知道那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遥远且只有一个传说的东方古国,具体说来就是没有坐标没有目的地甚至无从下手的一个地方,甚至连这次行动的意义都无法明确,出海,那是多么危险,海面远不如他看起来那么温顺,这一船的人随时有可能葬生海中。

  虽然带领他们的是柯克兰家的继承人,亚瑟.柯克兰。这让大部分人有了信心,但是只有阿尔明白恐怕是凶多吉少,柯克兰家族的势力越来越大,国王已经开始忌惮,而亚瑟.柯克兰,这个可怜的家伙和他的处境差不多,不过好在他有个强势的母系,作为嫡长子他才能稳稳的坐在这个位子上,他的家里想他死的人也不少。

  果不其然,船遭受了风浪,那本是不足以将 船掀翻的浪,但是船桅就这么倒了,舵也失灵了,亚瑟与阿尔显然都是有准备的,他们以最快的速度找到了备用的船,甚至在碰面时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

  他们飘在海面上,身上只有三袋水和两个面包,四周丝毫没有任何陆地的迹象,宝石蓝的海面变成了地狱,炎热与严重缺水将两个小伙子的生命逼到极限,亚瑟似乎有旧伤,他消耗的比阿尔大得多,也是先昏厥过去的,阿尔在昏厥前看到远处好像飘荡着旗帜,他用尽了最后的力气高呼。他不知道自己再次睁眼时是获救了还是再也无法睁开眼睛,看起来命运还是眷顾他们,阿尔再次睁开眼的时候,他看到了他无法用言语表达的美景。

  房中挂满了薄如蝉翼的蚕丝帘,长短不一的珍珠串掩藏在蚕丝背后时而碰撞一下发出细小的脆音,他身上盖的被子是从未接触过的柔软,阿尔保证目前赤棋国王室的床都没有这么舒服,而且那上面的绣花,天,这个工艺让阿尔惊叹。

  屋子里每一处都在彰显着极致的奢华,阿尔发誓他没见过床头还要镶红珊瑚和宝石的,天,这只是一张床而已,当然阿尔此时还不知道,那张木床也是上好的木材所制,就连屋子里飘荡的香味也是被称为‘烧黄金’的龙涎金丝。

   阿尔听见有尖锐的男音拖着嗓子说出晦涩难懂的音节。

   “陛下驾到——”

    而后他就看到了万物清零的美,他无法用言语来描述面前的情景,那个在女人翻飞的裙带中簇拥而来的男人拥有着模糊了性别的美,他足以将阿尔见过的所有女人都比下去。阿尔从没见过任何一个能将傲慢气质散发的如此美丽的人,他听见有人尖锐的说着什么,那个男子又摆手说了什么。女子撒娇的声音和人头攒动的声音在他们对视的一瞬间全部消失,天地只剩彼此。

    阿尔看到这人黄金般的瞳孔里映出的自己,他看到了自己的欲望。

    “你可真大胆。”男子说出的话是赤棋国的语言,阿尔觉得自己浑身每一个细胞都在爆破,一切都因那个男人所起。他结结巴巴的回应了那句话

    “你... ...这... ...你会说赤棋国的语言。”

    “当然,很早的时候,朕见过你们的探险家。”

    阿尔脑中顿时清明了不少,那本记载着古国的书籍是二百年前的事情了,这个人到底活了多久

    “你是在好奇朕为何还容颜不老,你们也有这样的神启,长生不老,但是不代表不会死罢了。”

    阿尔很显然是不知道,他甚至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话语,说来不怪他,这本是皇家的秘密,每个皇族都会接受这样的神的祝福,但是阿尔和他的母亲很显然被排除在外。

    “我,我不知道。”

    王耀显然没有想继续对话的兴趣,他身旁穿着广袖罗裙的娇俏女子被王耀搂着,她用那丰满的乳肉蹭这王耀的胸膛,阿尔听见几句百灵鸟一样的声音,那个女一种看货物的眼神看着他,看的阿尔背后发麻。

    “我的妃子对你很好奇。从今天起,你就是宫里的奴隶了,你需要阉割。”

    阿尔在听到‘阉割’这两个字的时候一瞬间就跳了起来,当然立马被按了下去,他被踩着小腿按住脖子,阿尔费尽力气抬头瞪着王耀,他看到王耀眼底的玩味

    “你不能,我是赤棋国的王子。”

    “不受宠的王子死了也没关系,对吧。”

    阿尔哑口无言,他确实是最不受宠的,此刻他面对着活了百年的帝王,那个帝王强大到他无法反抗,他咬着自己下唇,努力的寻找谈判的筹码,阿尔从未觉得时间是如此难挨,一秒被拆开成漫长的刑罚,他的脑袋中搜寻着所有的方案,几近负荷。

    “我死没问题,但是跟我一起的骑士长可比我重要多了,柯克兰家的铁船巨炮一定会寻到此处。”

    “... ...”王耀无言的看着阿尔,他松开了手中的美人,挥手让人松开阿尔,阿尔看到王耀的表情逐渐变得严肃,那模糊了性别的美丽此时变得格外危险,好似吐着蛇信的巨蟒,缠绕这阿尔的周身不停绞紧,挤压着他的身体让他吐出胸膛里积蓄的氧气。

    “你说,铁船巨炮。两百年前,你们的造船技术还是我施舍的,你有什么自信来说这种话。”

    “两百年,我们的技术早就超越了你。”当然这是大话,阿尔并不知道这个国家的具体情况,也不知道这里到底发展成什么样子,他只是在赌,赌这个国家闭塞不通,涂有财富没有技术。

    这当然不是无端的赌注,他回忆了这里的一切,摆件与生活物品还是最原始的样子,甚至没有钟表,一切奢华无度但是锻造技术仍旧是人工,他才敢断言这里未曾经过技术的革新。阿尔看出了王耀一闪而过的迟疑,他知道自己可能赌对了,于是他趁热打铁。

    “我们已经造出了机械推动的船只,子弹和长炮,这些都是你的国家所没有的。”

    王耀沉默了一会儿,挥了挥手,所有的人都毕恭毕敬的退下,偌大的屋子里只剩下他和阿尔。

    “小子,你很聪明,从醒来到现在你收集到的情报不少,”王耀对这个落难者的看法开始改观,他确实聪明,他开始思索这是不是赤棋国皇权争夺中一时落败的王子“但是国家如何强大,你的命现在还在我手中。”

    “我死了不重要,重要的是,既然我能找到这里,赤棋国很快就能找到,其他的国家也会接踵而至,我想那个时候你没有选择,只能服从,”阿尔站起身,他才发现这个东方男子如此娇小,他们之间有着明显的身材差,这个男人此时显得如此单薄“因为你没有技术,你国家的财富将成为所有人的目标。”

    王耀只是看着他,他们之间出现了诡异的沉默,空气变得尖锐凝重,甚至让阿尔感到无法忍受,但是他必须撑下去,他见王耀还是不语,便抛出了最后的筹码。

    “如果此刻我活下去,回到赤棋,当我成为国王的时候,我将保证你的国家会拥有赤棋国最顶尖的技术,你的国家将与赤棋国缔结牢不可破的联盟。”

    “你说的好听,我凭什么相信你,一个不受宠的皇子,落难到此,你不过是想活命,空口无凭。”

    “我想要你,”阿尔弗雷德感受到他说出这话的一瞬间,王耀就散发出惊人的气势,他却好似真的不要命一般接着说下去“你要杀我也趁现在,如果我真的回到赤棋,我一定会拼了命成为国王,然后攻打你的国家,到时候你不会有条件跟我对话,你将成为我的侧室,我以阿尔弗雷德.F.琼斯的名字发誓。”

    “我现在就能让你永远回不去。”

    “但是你不敢,”阿尔弗雷德甚至大胆的贴近了那位王“对于你的寿命而言,就算我死亡了,你也一定会活到被攻打的一天,就算你现在开始发展也来不及了。做个交易吧,我要你,你还能让古国活下去。”

    “你想跟我赌大的,”王耀看着阿尔弗的眼睛笑了“你怎么能确定我不选另一位,他在国内的待遇恐怕要比你好,现在主动权在我手上,我可以强迫他与我缔结下契约,让他不得不为古国拼命,你仍旧没有必须活下去的理由。”

    “因为他能给你的有限,柯克兰家除非造反,不然他迟早有一天会领军来攻打你,他的挚友是我们国家的国相祭司,谁知道会不会有解除契约的方法,但是我不一样,我什么都没有,所以才能赌上一切。我不会脱离你的控制,也没有能力反抗,我还有王储的位置,只要我回去,必定会得到王位,”阿尔弗顿了一下,他也看着王耀露出了一个令人心惊的笑“就算我一个人力量少,但是有古国的帮助,我不相信我还无法成王。”

    王耀再一次正视起这个年轻人,他有赤棋国特有的金发和碧蓝的瞳孔,那里燃烧着名为欲的苍炎,恰巧王耀也有一团永不熄灭的野望。没有王会心甘情愿屈居人下,也没有王真的会将祸患养在身边。王耀心底看的一清二楚,这个人想要古国的财,想要他的人,更想要赤棋国的权。

    阿尔弗雷德身上有作为王的潜力,王耀深知那种眼神,他当初步步为营称王之时的眼神和阿尔弗雷德现在的眼神一样。

    现在的情况也确实不容乐观,王耀虽活的有些倨傲,但是并不是愚昧的人,他亲自去看过打捞来的船的残骸,那些机械交由全国最精湛的工匠手中也无法搞清楚原理,彻底的毫无办法。如果他们有着这样的技术,并且用这样的技术制造出武器,他们将成为粘板上的肉,任由赤棋国宰割。

   而这一天不会太遥远,既然他们开始出海,必定会达到他们的目的。

    王耀暂时没有更好的选择。

   他沉默了很久,然后一把攥住阿尔弗雷德的领子,他们额头想抵,古老的话语自他口中传出,带着东方最神秘了力量,阿尔弗看不见那些神奇的景象,那些字符自王耀口中流淌而出,金色的符文飘荡在空中荡起一圈一圈金色的涟漪,那些蕴含力量的词汇绕了一圈汇聚在他们额头相抵的地方,流入王耀和阿尔弗雷德的身体里。

    “以神的名义,此刻我与你缔结契约,我将与你共享一切、财富、金钱、力量、时间、同心同德、不分彼此,我的利益就是你的利益,古国的存亡就是你我的存亡。”

    阿尔弗雷德只觉得一股暖流直冲大脑,他心头猛然一紧,那像是烙铁落在在心房上一样的疼痛,他瞬间白了脸,那种疼痛足以将最强大战士折磨到惨叫,阿尔弗雷德也发出了惊呼,他看到还站的笔直的王耀,那个帝王连一声呻吟都没有,只有发白的唇和已经在冒汗的额头预兆着他也受着和阿尔一样的疼痛。

    阿尔弗雷德咬住下唇,冲着王耀露出了一个挑衅的笑容,他便又昏了过去。

    等他再次醒来,他已经换上了古国的衣物,王耀站在他床头。

    “我要说的,你的一切疑问都在信里写了,包括我将如何联系你,我如何帮助你,现在你没有那么多时间了,带着你的骑士长,立刻走。你的命和古国和我已经连在一起了,古国如果灭亡,你也活不久。”

    王耀递给他一封信,阿尔却拉住了他的手

    “你缔结了什么契约,我听到了生命共享,那么说我死了你是不是也会死。”

    “... ...”王耀没有甩开他的手,这让阿尔有些惊讶“我都写在信里了。”

    所以当阿尔弗雷德在船上看到信中写的‘鸳鸯生死契’的时候差点尖叫出声,他过于激动的样子吓了亚瑟.柯克兰一跳,甚至觉得这个王子是不是傻了。

    当然,等到阿尔弗雷德迎娶王耀的那一天,亚瑟.柯克兰才知的阿尔弗雷德到底在激动什么。

    那个东方美人真的该死的美。亚瑟发誓,婚礼当天,全场男人看他的眼神都带着情欲。虽然不包括他那个被摘取感情的混蛋胡子发小。

    这么大一个便宜让阿尔弗雷德捡了,亚瑟简直想感慨命运的不公。所以当亚瑟发现这不过是商业联姻之后,亚瑟果断开始了他对这位王后是追求。

    毕竟他们是表兄弟,爱好相同。

 

————— tbc —————
   

评论(8)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