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清奇的洛

微博:卒于板绘的郭肖君
我要是从APH脱坑,我就是狗!请记住
我再也不爬墙了
疯狂求评玩家
黑三角,朝耀,商学院,耀受党,英攻党,极端英sir老婆粉,不吃美食,没别的,不吃右英,极东不吃不雷,但是不会再产粮的,味音痴极度雷点,请勿ky,见一个,锤一个

【黑三角】上的了厅堂,下得了厨房

APH同人
哨向
cp:    露→中←米
          一句话好茶组,前男友担当的亚瑟
端午节贺文,三人关系稳定的中向箭头恋。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系列。
         拖更至此啊……

    阿尔弗雷德敲开王耀家的门时候,他已经在门外站了半天了。他敏锐的听力告诉他,王耀在最里屋的厨房正在包粽子,而他旁边就坐着那个该死的斯拉夫人。隔着这么远他都能听见那头蠢熊用黏糊的声线叫王耀“小耀”。

    阿尔弗雷德发誓王耀的那个哨兵弟弟,就是在亚瑟手下接受过封闭训练的家伙,听到了他的敲门声,而且他明确的看到王嘉龙精神向导——那条红瞳的黄金蟒攀上窗台冲着他的白头鹰发出威胁的嘶声。

    他和王嘉龙也算是师兄弟,之前的关系还算可以,最起码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剑拔弩张的。阿尔弗要是知道王嘉龙是个深藏不露的兄控,拼死也不会指着王耀对王嘉龙说出“我觉得我的结合热要来了,你看就是那个向导,他真辣。”

    阿尔弗雷德发誓他当时只是觉得王耀身材真好。军队的高领紧身黑短袖穿在王耀身上简直是诱惑。他不过是把全场哨兵们的心声说出来了而已,当然这个全场不包括王嘉龙。

    然后他被王嘉龙四两拨千斤加巴西柔术一顿干翻。他犹记得当初王嘉龙看他的眼神,跟他的黄金蟒看猎物的眼神一模一样。阿尔弗因为这件事跟王嘉龙绝交了好久,当然他当时根本不知道他口出狂言的向导是人家大哥。以至于后来被这个小叔子各种针对。

    他的表兄,亚瑟.柯克兰得知这件事儿之后来安慰阿尔弗,一副过来人的样子,那时候阿尔弗没有反应过来,直到后来他才知道,当初王嘉龙公然挑衅亚瑟.柯克兰的原由是他和王耀分手了。

    虽然是和平分手吧。那都是亚瑟和王耀的学生时代的事情了。

    王嘉龙就这么记仇到了他们俩都成了军校教官。阿尔弗觉得自己可能要被记仇一辈子。

    好在还有林晓梅在。作为王耀最疼的小妹,晓梅可以说是家里说话王耀最听的人了。林晓梅是阿尔弗的搭档,在这个向导少的可怜的年代,最常见的组合还是哨兵与哨兵搭档,如果不是特别突出的或者走了大运恰巧有向导一起,估计这样的搭档自军校开始就要搭档到他们上战场。

    虽然每年塔中都会将相性高的哨向配对,但是成功率仍旧堪忧。有70%的相融度都是高的了。大多都是刚到60%就推去结合。越强大的哨兵也越难有相性高的向导,反之亦然。

    塔中的配对也优先S级哨兵。而伊万就是S级哨兵,更巧的是,他与王耀的相性高达87%,这个数值出来的一瞬间,军队就将他们绑定在一起了。

    王耀是难得的S级向导,精神力强大的他在任职教官的期间也负责疏导情绪失控的哨兵。不过作为军队目前为止唯一一个S级向导,面对这些B+,A-的兵蛋子,仅仅是精神冲击就足以让他们昏迷。

    阿尔弗雷德与王耀的不解之缘也是从这里开始的。

    那时候是军队里的对抗赛,阿尔弗为林晓梅挡了一下偷袭,而导致情绪暴乱,那个人用的武器是违禁品,对哨兵的催化剂,那是一种极其不稳定的东西,有几率激发正常人的细胞使他们变成哨兵,而更多情况下会使正常人陷入情绪暴乱,神经错乱最后机体性能失衡而亡。这种药剂打在哨兵身上,会直接强制哨兵进入结合热和情绪暴乱,但是无论怎么样,如果这个哨兵没有结成精神链接的话,他都会因为情绪暴乱而亡,这对等级越高的哨兵效果越大。如果那一下打在林晓梅身上,就算是王耀也无法安抚彻底进入情绪暴乱毫无理智的林晓梅,她只能在痛苦中死去。

    足以看出偷袭的人压根没想让林晓梅活下去。王耀愤怒至极,晓梅是他从小放在心尖儿上宠的妹妹,哪怕最后他成了向导,而妹妹变成了哨兵,他也不允许有任何人伤害她。消息传到伊万那里的时候,他就悄无声息的彻查了这件事儿,解决的干净,王耀都不用插手。

    当时阿尔弗的情况也不容乐观,他本身的等级测评就有问题。这只有亚瑟知道,阿尔弗是先天哨兵,所以他的童年过得比常人困难的多,无法学会屏蔽嘈杂的声音和过于敏锐的感知力都在折磨着这个孩童的身心,所以没有等到测试他等级的时候,他的身体便自发的保护起他,他变得像个普通人,顶多比普通人敏锐那么一点,测评等级只有D-,一家人都束手无策,却没有办法治疗。后来随着他的成长,测评等级渐渐有了提升,但是极为缓慢,入军校时也只是堪堪的C-,是由于他出色的身体素质破格录取。

    按理来说,这种药对C和D级的哨兵影响不大,顶多是陷入一时的情绪暴乱。阿尔弗雷德就是看中这点才敢替林晓梅挡下的,毕竟林晓梅是A级哨兵,他的等级仍旧是未定。他不能看着他的搭档送死。

    所以刚开始中枪的时候,阿尔弗还能自己强撑着压抑住近乎暴走的情绪,直到他到医务室的瞬间,一切都变了样子。他的精神体突然暴动起来,平日像小肥啾一样的白头鹰崽子发出极其尖锐的叫声,阿尔弗也瞬间陷入了情绪暴动,那一股暴走的力量将医务室内的一切冲的乱七八糟,以阿尔弗雷德为中心,劲风吹散了王耀桌面上的病历簿,翻飞的白纸猎猎作响,几张可怜的纸片挂在一旁的药剂车上,最后连药剂车也被强风一齐刮倒。

    王耀的白大褂被吹的在他身后快速摆动着,他的束头绳也被吹跑,长发被毫不怜惜的吹乱。那风强劲的王耀勉强才能睁开眼睛看明确面前是什么景象,他清楚这是一次哨兵的觉醒,但是他不明白为什么阿尔弗此时会有如此情况。伴随觉醒而来的还有情绪暴动,如果没有合适的疏导,这个哨兵很有可能就此夭折。

    王耀开始释放出他S级向导的威压,他本身就有极其出色的精神力,在面对伊万的时候,他也可以在精神力上占据上风,但是此时他却觉得力不从心,S级的威压似乎毫不管用。他意识到这可能是一个先天哨兵,更有可能是一个等级在他之上的哨兵。

    如果不能阻止阿尔的暴走,他也凶多吉少。王耀的精神体是一只鹤,非常漂亮的丹顶鹤,它此时唳声叫着迎着劲风飞向那只白头鹰幼崽,宽大的羽翼被风吹的凌乱,每一次挥动翅膀显得都那样艰难。它终于用喙触碰到了白头鹰幼崽的脑袋,微弱的精神链接足以使王耀抓住这一个机会侵入阿尔弗雷德的精神图景,这比王耀想象中容易那么一点,可能跟目前阿尔弗意识不清毫无设防有关。

    阿尔弗雷德的精神图景里是一个庄园,王耀并不知道这是哪里,但是如果让亚瑟来看,他一定一眼就看出来这是阿尔弗原来的家。王耀看不到别的东西,精神图景本应该是一个人内心全部的展现,生机盎然的,多彩的,或许还有些阴暗的地方,但是绝对不会是这样,空荡到只有这么一个建筑物。

    阿尔弗雷德正在情感暴走,并有可能走向黑暗哨兵。王耀清楚的意识到这一点,他没有时间犹豫,跨步进了那栋房子。

    屋子里也和外面一样,空旷的近乎苍白,桌椅家具通通呈现出灰败的样子,一切雾蒙蒙的像是尘封多年的看照片。王耀尽可能的不去触碰这其中任何一个东西,他不知道哪一个会引起怎样的连锁反应,当务之急是要找到阿尔弗雷德。

    王耀焦急却不得不耐心又小心的搜索着屋子的每一个角落。他在二楼找到了阿尔弗雷德。那是王耀推开的第一间有明亮色彩的屋子。阿尔弗蹲在床脚,似乎是在哭泣,他也不是现在的模样,看上去只有五六岁。王耀不知道自己该不该上前,他隐约听见阿尔弗雷德说了什么,却因为哭腔和慌乱紧张的语调听不明确,隐约有几个字,例如什么“痛”和“好吵”。

    王耀证实了他的想法,阿尔弗确实是个先天哨兵,他敏锐的五感会对他的身体造成极大的负担,特别是他还这么小。看着阿尔弗雷德的样子,王耀想起了他的弟弟,他的父母是在战场上牺牲的,王耀很小的时候就照顾着濠镜和嘉龙,三兄弟再带上后来的晓梅,一起相依为命生活到现在,阿尔这样子一下子就让他想起来他儿时。

    父母牺牲的消息刚刚传来,他忙于父母的后事,嘉龙濠镜也懂事的帮忙。王耀有一日夜起发现嘉龙抱着父亲的遗物无声的哭着。从这个不幸的消息传来的时候,嘉龙就没有落过一滴泪,他像极了他们的父亲,倔的像头牛。王耀那时没有给嘉龙一个拥抱。但是他现在可以给阿尔弗一个拥抱。

    直接去触碰精神图景中的中枢是极其危险的,稍有不慎,这个人的精神图景就会完全被破坏,轻则瘫痪,重则死亡。王耀深知这一点,他也知道,只有触碰到最重要的核心,才能建立精神链接,安抚暴动的哨兵。

    他必须冒这个险。不然他和阿尔弗都别想全身而退。

    于是王耀伸手,他环抱住了阿尔弗雷德,在接触的瞬间,阿尔弗雷德的情感如同暴风过境一般冲击着王耀的精神力,他勉强才能从这些过于巨大的情绪中保持自我。阿尔弗雷德的记忆的碎片疯狂的流入王耀的大脑,十多年的回忆如同走马灯般在王耀脑海中播放,王耀也能感觉到自己的记忆也正在与阿尔弗雷德共享。这是最简单的精神结合,也是目前最有效的安抚阿尔弗雷德的方法。

    等到伊万火急火燎的赶到,医务室已经是一片狼藉,阿尔弗雷德还有一点意识,他搂着已经脱力的王耀,而一旁两人的精神体——那只小肥啾蜕变成了成年的白头鹰,他正以自己宽大的翅膀盖着昏睡的丹顶鹤,甚至发出了几声虚弱但是明显愉悦的叫声。

    傻子都看得出来他们是进行精神链接了。阿尔弗雷德最后昏迷过去的时候,面前是伊万上校笑的如同诅咒一样的脸,还有上校精神体呼啸而来的熊掌。

    阿尔弗雷德醒来之后,发现他床边比菜市场还热闹。先不说他的家人和亚瑟,王家人也来的一个不少,就连那位深藏不露的指挥官王濠镜都来了,然后就是伊万.布拉金斯基和他的部下。俨然是三方会谈。

    “我先为你解释一下,”王濠镜开口打破了诡异的沉默氛围“首先,恭喜你成为联邦第一位S+的哨兵,联邦军以你为荣。”

    王濠镜这话让阿尔愣了半天,他看到自己表兄与父母眼底无法掩饰喜悦,他自己也为这个消息兴奋到颤抖。同时,他的余光也瞥到伊万上校的表情随着这话越来越难看。

    “其次,还有一个好消息,从数据库的匹配情况来看,你有一位相性高达70%的向导,”王濠镜的话一顿,阿尔弗觉得王濠镜眼镜后看着他的目光好像在看什么死物“我的兄长,也就是你的教官,王耀。我想你应该不陌生,你们刚刚建立了短暂性的精神链接。”

    “王少校,下面就由我来说吧。”伊万一开口,整个房间里的氛围顿时就充满了火药味。阿尔弗雷德知道,王耀有合适的结合对象,是军队的上校,大多数的军队匹配结合是没有感情基础的,阿尔弗最初认为王耀和伊万.布拉金斯基也是这样。但是现在看来,好像不是毫无感情……反倒是像阿尔弗雷德抢了伊万的媳妇儿一样。

    实际上也差不多。

    王耀觉醒的早,他成为s级向导的时候才十一岁,当时十六岁的伊万已经是军队里拔尖的重点培训对象。两人第一次会面还算可以,有着天生相性的加成,伊万也没有最初接到消息时候那么排斥。但是两人的关系止步于朋友。伊万并不觉得这个小向导有什么能力,也不觉得王耀可以和他并肩作战,更别说永久绑定。

    后来因为封闭训练和王耀年龄问题,结合一直搁置,反正两个人暂时都没有意向,伊万也准备能拖多久拖多久,哪怕最后还是得绑定,最起码现在他想自由一点。王耀和他想的一样,甚至后来王耀还有了亚瑟这个初恋。那会儿王耀已经十六七了。这种几乎是打伊万脸的行为倒是让伊万觉得这人挺有趣。

    战争总是来的突然,前线的消息传来伊万就作为头阵的先锋向东方战线出发,这次任务上面有意思让他和王耀结合,伊万接到通知,说王耀会稍晚点奔赴前线,授意他们结成搭档。

    伊万对此是非常不屑的。他多少有听过对王耀的事情,虽说大多是例如‘魔鬼向导’‘徒手撂哨兵’‘精神攻击没人扛得住’等等的消息,但是毕竟那些都是A级的哨兵,伊万.布拉金斯基,是联邦军队S级的精英。

    他有自负的能力,也过于孤傲了些。以至于在瞬息万变的现场总是一人,队友三两接伴,只有他一人冲在最前面。伊万有自信自己不会受伤,但是万事总有意外。他们突围包围圈的时候,伊万总是习惯性垫后,这一次类人种的包围圈更快的补上了,就好像专门为伊万设的陷阱,纵使他再强,面对如此庞大的基数,加之持续战斗的疲惫,凶多吉少。

    伊万已经不知道自己击毙了多少类人种,他的精神体,那头白熊也染满了类人种浅绿色的血迹,显得狼狈至极。他们两个都要到极限了,伊万觉得自己很有可能要交代在这里。干裂的风吹走类人种血液腥膻的味道,周围的类人种发出淅淅索索的声音,风化的石块被风吹起磕在伊万的枪上碎裂成粉尘,他按上最后一排能量弹,平时擦的干净的枪也沾满了血迹和尘土。伊万抿了一下枪身,他抬头看着天空深深吐出一口浊气,该结束了。

    碧蓝的空中云朵被照耀着泛着金色,艳阳不留余地的散发着他的热情,伊万眯起眼睛,他看到一只鹤修长的身形划过天空,修长的脖颈转了个向看到了他,而后盘旋在他头顶。

    会飞真的太不公平了。伊万轻笑了一下低头,他端起枪,毫不犹豫的向类人种射击,白熊咆哮着却没有动作,就在那些怪物离他越来越近的时候,盘旋在空中的丹顶鹤骤然发出啼鸣,伊万立马停止了射击卧倒,炮弹在鹤鸣停止的一瞬间落下,爆破炸死了一部分类人种,所行成的巨大风浪吹飞不少类人种,也吹飞了伊万。

    丹顶鹤再次鸣叫起来,他俯冲而下落在伊万身边,不紧不慢的啄了白熊的脑袋一下。伊万只觉得自己的精神图景中起了巨大的波澜,一瞬间传入心中的担忧之情和胜券在握的沉稳让伊万脑中再次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样子,那时候王耀刚刚到他胸口那么高。

    伊万没有犹豫,跟着王耀的精神体从炸破的那个缺口飞奔而去,同时,更多的炮弹落在他的四周,爆破的火花与飞尘断肢和他之间的距离近到擦着鼻尖儿过去。但是不伤他分毫。

    在王耀的火力压制下,伊万毫发无损的回来了,就是狼狈了点。

    伊万跟着丹顶鹤见到了王耀,七年没见,刚刚成年的王耀在伊万的眼中就好像是一晚上长大了,初见时王耀的样子与现在的样子渐渐重合,又变得有些不同,那双眸子里流露的狡黠和自信让伊万心中猛然一颤。

    不管是相性的作用还是别的,他觉得自己是要喜欢上王耀了。

    最能促进感情的,莫过于在战场上生死与共,托付后背。数次鬼门关前散步的经历让伊万和王耀迅速建立起了牢固的友情。也就只是王耀觉得那是友情。

    那时候王耀和亚瑟分手没多久,他一门心思投在战斗上,而且这么多年与伊万不冷不淡,他都快忘了这是军队给他的,强制结合对象。

    直到他们在战场上度过了两年时光,即将迎来胜利。

    伊万第一次对王耀做出这么亲密的动作,他将矮他一头的向导抱在怀里,王耀身上特有的味道让伊万觉得安心。这两年,他身边一直有王耀,他再也不是一个人冲在最前面,他的肩旁,一直站着王耀。这个向导的强大在一次次的战斗中尽显无疑,而他又那么温柔,伊万开始嫉妒亚瑟,嫉妒他曾经和王耀相处的日子。

    “耀,万尼亚可能是真的爱上你了,要,要怎么办才好。”

    王耀显然在状况外,他从没见过伊万这样子,语调温柔的好像真的抱住了什么珍宝。

    “我不会强迫你,但是我也不会再让你从我身边溜走了。”

    “醒醒,我可从没有抛下你一个人突围。”

    “耀——”伊万的语气有点委屈“你明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你是上面给我指定的向导,我的向导。”他的声音轻柔的近乎是柔情,本就软糯的声音掺杂着更深的情绪,低低的音调让王耀一下子红了脸。

    伊万说的没错,他们是军部强制结合的伴侣,迟早有一天,他们会彻底结合。两年来,多少生死时刻,伊万对他的感情他也不是不清楚。

    只是王耀真的觉得太早了。

    于是这么一等,等到战争结束,从王耀二十岁等到二十二,等到阿尔弗雷德十九岁,发生这样的事情。

    第一个S+级别的哨兵,与王耀的相性高达70%,就算相性指数不如王耀和伊万,但是等级已经摆在这里,按规矩的话,应该是等级高的优先,所以王耀此时应该是阿尔弗雷德的向导。

    伊万也不是随意可以惹的,军部暂时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于是造就了三方会谈的场面。

    “我是伊万.布拉金斯基,”伊万露出了一个笑容,绝对谈不上多善意“耀已经是我的向导了,所以可否请你主动申请放弃小耀。”

    “布拉金斯基上校,你不要仗势欺人,”阿尔弗雷德还没说什么,亚瑟就替他开口了“王耀现在是阿尔弗的向导,我觉得这不委屈王耀,阿尔弗虽然现在什么都没有,但是他也是S+级的哨兵,前景自然不同。更何况。你和耀一向不太合。”

    阿尔弗觉得已经没有自己的事情了,亚瑟和伊万已经快打起来了。

    虽然最后真的打了一架,两人都下了狠手去揍对方,最后让林晓梅和王嘉龙拉住了。只是挂了点彩。

   最后直到王耀醒来,他们都没争出来个一二三。

    王耀觉得他们怕不是傻了,短暂的精神链接又不是一辈子的,他们俩也不是没有其他的合适人选,这是较什么劲。

    伊万顿时觉得,先追到自己的向导比什么都重要,巧的是阿尔弗也是这么想的。

    由于实在没有办法判别,军部也就任由这两个超强的哨兵去求偶了,不管王耀选哪一个,也都是战力质的提升。

    于是就有了端午这种日子,伊万和阿尔弗一起来王耀家串门的情况。

    王家的两个弟弟是拒绝阿尔弗的到来的,王嘉龙不喜欢带给王耀伤害的人,就如同当初亚瑟离开,还有现在的阿尔弗雷德。濠镜最初是不赞同阿尔弗追求王耀的,后来就突然站了中立,林晓梅是给阿尔弗开后门的。

    于是终于敲开王家大门的阿尔弗雷德,进门的一瞬间就被王嘉龙的精神体针对了,巨大的黄金蟒吐着蛇信张口就要咬白头鹰。还好阿尔弗躲得快。晓梅的猞猁,则跳起来踩住黄金蟒的脑袋,把他摁下去了。会飞真的很过分,白头鹰高空作业直飞到里屋一头扎在丹顶鹤身旁。王耀瞅着伊万包粽子的手一顿,他往粽叶里填糯米的样子简直像他在战场上徒手揍类人种的样子。

    “万尼亚,粽叶要破了。”王耀伸手扣着伊万的手腕,他用指腹摩挲着伊万的手心。

    “小耀……”

    “耀!本hero来了!”

    王耀只看见伊万的精神体一个暴起,熊掌就向阿尔弗拍了过去,白头鹰也没示弱,俯冲向伊万。

    王耀不着痕迹的挪了挪,他不想包的粽子牺牲在两个顶尖哨兵的无聊争执中。
   
   
   
   
   ———END———
   
   
   

   
   

   

评论(22)

热度(3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