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清奇的洛

微博:卒于板绘的郭肖君
我要是从APH脱坑,我就是狗!请记住
我再也不爬墙了
疯狂求评玩家
黑三角,朝耀,商学院,耀受党,英攻党,极端英sir老婆粉,不吃美食,没别的,不吃右英,极东不吃不雷,但是不会再产粮的,味音痴极度雷点,请勿ky,见一个,锤一个

【米耀】小狼狗是潜力股or泥石流

    是→【黑三角】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后续
    金钱组莫名其妙的突然恋爱
    主要写写阿尔弗的初恋
    注意
    *哨向,ooc属于我
    *亚瑟前男友担当,没有修罗场,负责推动剧情

    俗话说,女大三,抱金砖。这话在哨兵里也适用的,倒不是真去以择偶的标准看,就只是单纯因为,年长的向导更有经验,更会疏导哨兵暴动的情绪。

    不过,以目前这种哨向比例,大多数哨兵也就只能想想,做个白日梦。

    但是阿尔弗雷德是不一样的,他压根就不做梦。作为全军区唯一一个C级哨兵,他就没得想过自己会有一个向导。阿尔弗也看得开,他有过硬的体能,也不会那么敏感的受更多情绪影响,单人作战能力新生最强,他觉得,向导吧,可有可无了。

    阿尔弗这种隐隐有向黑暗哨兵发展的意向,让全军区都头大。 

    黑暗哨兵难得,而且是绝对的强者,在与类人种漫长残酷的对战中,曾出过几位黑暗哨兵,无一不是S级的强者,是他们用性命换来如今大部分的安宁。

    一般而言,等级越高的哨兵也越容易成为黑暗哨兵。

    阿尔弗就算是个B级的,军区都会高兴半天,可是他只是C-的级别。就算是真的成了黑暗哨兵,单兵作战能力最强,他也无法有B级哨向配对的能力强。

    历史上也有一些特别的黑暗哨兵,他们和阿尔弗雷德一样,等级不高,但是单兵作战能力极强,在那个下一秒就会被类人体吞噬的年代,很多低级的哨兵都没有向导,长久下来也与黑暗哨兵的特性相同。这样的人组成了另一支被人铭记的部队——“奇袭”。

    这是让整个联邦和人民都为之敬佩的人们,就如同这个队的名字一样,他们是深入地方深处攻其不备的奇袭队,锋利而一击致命。当然,这也是“死亡部队”。捅向敌人弱点的刀是没有退路的,也不记死活。

    如今也有“奇袭”部队,他们的使命也与当初一样,在危难来临之际,用血肉和生命化成利刃,一刀一刀的捅进敌人的身躯。

    虽然目前的局势大好,类人体已经被逼退至边界,但是将死者的反扑是异常可怕的。联邦需要能和类人体最后的疯狂一样的,不记生死的战士。

    阿尔弗的迅速成长引起了联邦的关注,他们已经围绕“阿尔弗该不该进奇袭部队”这个话题吵了无数次。

    柯克兰家和琼斯家坚决反对,这就代表五位将军中有两位已经不支持,而匿名投票总是有两位支持一位弃权。

    其实压根不用猜,这种台面上的东西都是心知肚明,弃权的一定是王家的代表。布拉金斯基向来和琼斯不合,更别说波诺弗瓦和柯克兰的宿仇。

    但是现在已经没有时间了,马上就到第二期的训练,如果阿尔弗要成为“奇袭”的一员,他必须接受特别的训练,不然就要同其他人一样,接受军队系统培训。

    在本人几乎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军部已经吵了无数次。在又一次会议结束后,亚瑟找到了王耀。

    “我打赌你这辈子都不会喜欢上你匹配的那个哨兵,该死的布拉金斯基,他们就像是没有脑子的横肉!”

    王耀翻着病例抬都没抬头,他的英国前男友对布拉金斯基家的厌恶早就不是一两点了,要不是不允许内斗,估计他早就在王耀这儿的病床上躺着了。

    “我本来也不喜欢,我亲爱的小亚蒂,还是为了你可爱的弟弟,叫什么,弗雷迪?”

    “你什么时候学的这么恶心的话。”

    “跟你交往的时候,”王耀抬起头,冲着亚瑟眨了眨眼“好了,说正事,你是想让我为他重做个等级评估?”

    “这没用,他现在就是C-,那是准确的,耀,帮我做个比对,证明他是先天哨兵。”

    王耀和亚瑟对视了一眼,他挑了挑眉,为接下来他要做对比实验的哨兵感到悲哀。

    证明的方法再简不过。S级向导的精神攻击就是最佳的测试方法,C-级别的哨兵根本无法抵御S级向导的精神冲击,实际上A级以下包括A级的抵御起来都非常吃力。

    亚瑟就是想找个C-的哨兵,让王耀做个对比实验,证明阿尔弗的等级。

    也就是说,可能会有几个可怜的C级哨兵要躺病房了。

    王耀觉得说不定还得有亚瑟那个小表弟。

    毕竟如果他真的是等级达到的先天哨兵,如今也该恢复最初的等级了。

    王.教官.兼职军医.耀,感到自己工作量好像增多了。

    亚瑟的行动力极强,中午吃饭前提出的意见,下午不到两点就给王耀带人来了,都不是军队的老面孔,估计是从协管会拽来的冤大头。

    在简单的进行说明之后,意料之中的,王耀看着那些哨兵活见鬼,对,活见鬼的样子,S级向导,珍惜动物。作为和王耀谈了两年的前任,亚瑟在架好摄像机的时候就溜走了,他可是知道这个珍惜动物是有多凶残。

    这边儿一切顺利,王耀已经开始了第一波精神冲击,他气定神闲的喝着白开水,那边儿他对面的哨兵已经开始吐胃水了。

    果然还是太过分了嘛——王耀这么想着开始进行了第二波精神冲击。

    本来一切安好,王耀安顿好那几个哨兵,正要结束记录的时候,军队医务室的门就被亚瑟踹开了。

    在那一瞬间,王耀就感觉到亚瑟心中的焦躁不安还有担忧,要不是因为疏导那三个哨兵,王耀早该感知到亚瑟的情绪波动,毕竟他们曾经是情侣。

    亚瑟背着一个泥人,对,就是泥人,黑乎乎粘兮兮的,一看就是从雨林沼泽训练场回来的。

    曾有过短暂的精神连接的好处就是,会保持一定程度的默契,也能称为心灵感应。

    王耀和亚瑟对视一眼就大概了解这是怎么回事儿了,这小子……惊吓过度而情绪暴走了……王教官又看了看柯克兰军官,他看到亚瑟僵硬的点了点头。

    亚瑟是真的想把阿尔弗雷德扔出去,天知道他这个傻表弟到底看到了什么,反正他得知消息的时候这傻小子已经毁了大半个训练室倒地不起了。

    据说是情绪暴动。

    在场还有被波及的可怜哨兵,亚瑟动用前家属权利和万恶的军官特权,背着阿尔插队了。
  
    王耀不得不承认,满身是泥的阿尔弗躺在他工作室的病床上的时候,他瞬间想把这一对儿兄弟都踢出去。他有一点洁癖,具体表现为绝对不允许自己的东西被别人弄脏。

    当然情况紧急,王耀也感知到这个哨兵暴动的情绪,他不得不去触碰满身泥的小混蛋。触碰离神经源近的地方更有效果,所以王耀选择直接捧起阿尔弗的脸颊。尽量忽略阿尔弗身上厚厚的污泥。

    精神力很快突破了阿尔弗的屏障,王耀的精神触手将杂乱的情绪抚平,同时,那些细碎的记忆也随之流入王耀的脑中。

    这个大男孩的记忆是原野上金黄的麦穗,高大的苹果树上赤色的果子散发清香,浅蓝色的花朵被展翅高飞的雄鹰带起飘荡在空中。

    生气勃勃而蕴含力量,来自大地,来自高空,来自自由,来自面前这个小泥人的身体。

   王耀现在能确定这个脏兮兮的家伙绝对不止C-这样的级别。

    这样的精神链接是双向的,阿尔弗雷德现在只觉得自己做了一个漫长而无头无尾的梦,那个梦是暖橙色的,柑橘树的香气从四面八方传来,柠檬和淡淡的茶叶香时不时扫过他的心房,他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看不清性别也看不清长相,但是他明确的感受到,在看到这个身影的一瞬间,所有感官都瞬间敏锐,柑橘香变得浓郁,柠檬炸裂在空气中,他心中的欢喜将要突破心房。

    阿尔弗雷德想要努力看清他面前的人,一次又一次,他只能感受到耳鬓厮磨和十指紧握,却始终无法看到那人的长相,这让这个大男孩焦虑,甚至暴躁。而这种情绪的直观反应就在于,王耀明显感受到了阿尔弗精神海的不稳定,那些情绪开始暴动,甚至有反扑的倾向,这是强制结合的开端。

    感受到这一点,王耀不知道是气多一点还是无奈多一点,他挑了下眉,当初伊万.布拉金斯基都没能做到强制结合,还怕这小哨兵?S级的威压彻底放出的一瞬间,一旁的亚瑟差点把嘴里刚喝下去的茶喷出来,这可不是开玩笑,纵使亚瑟是A+的哨兵,又曾与王耀建立过暂时精神结合,两人已经相当熟悉,也抵不过气场全开的S级向导。

    好在这也就是一瞬间。王耀的攻击向来快准狠,训练场上亚瑟不知道多少次被王耀过肩摔在地上。心有灵犀一般,王耀仿佛知道亚瑟的担忧,他长舒一口气道

    “放心,他没事儿,你说的对,他确实不止C-这个级别,你们家还真是多怪人。”

    “我就当夸奖了,谢了,耀。”

    王耀和亚瑟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等到亚瑟带阿尔弗雷德走了之后,他才收了脸上所有风轻云淡,他揉捻着刚刚强行压制阿尔弗的瞬间。那一瞬间,他脑中响起了尖锐的鹰鸣声,竟让他的精神海颤动了一下。

    S级的伊万也不曾做到这一点。

    是个角儿,王耀感慨了一句,也没有细想,日后知道阿尔弗雷德就是亚瑟口中的“弗雷迪”的时候,差点一口蛋包饭噎着。

    而阿尔弗雷德,是十足的让亚瑟头疼了一番。这小子醒来就喊了一句“f**k”,而后用他那泥巴都干了的手拍上亚瑟才换的新衣服,眼神像是王八吃了秤砣一样,让亚瑟很想给他一个过肩摔。

    而后,阿尔弗的一句话让亚瑟真的给了他一个肘击。

    “亚蒂,我觉得我恋爱了,但是我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叫什么,但是他一定是个向导。”

    “呵,说不定还是大你三岁的向导,‘女大三,抱金砖’,恭喜啊,你还是再去脑科看看吧。”

    当日后阿尔弗兴奋的告诉亚瑟,他找到那个梦中情向导的时候,亚瑟真的想把自己曾经说的那句话扔地上踩一踩。

    “亚蒂!我找到他了!就是王耀,你知道的吧?就是格斗技巧的教官,天,他刚好比我大三岁。”

    亚瑟并不想说话。甚至想把他表弟敲晕。
    
    
    
    
    
    

评论(25)

热度(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