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清奇的洛

微博:卒于板绘的郭肖君
我要是从APH脱坑,我就是狗!请记住
我再也不爬墙了
疯狂求评玩家
黑三角,朝耀,商学院,耀受党,英攻党,极端英sir老婆粉,不吃美食,没别的,不吃右英,极东不吃不雷,但是不会再产粮的,味音痴极度雷点,请勿ky,见一个,锤一个

【黑三角】极地曦光——极地篇(四)

世界背景戳→【背景篇】

                     【一】

                     二、把你错误的二十年通通忘记。

                    【三】

 * 黑三角:米→耀←露向


 

  * 黑三角:米→耀←露向

   四、“我们”

    东欧的高空温度接近零点,气流卷走体温,冷气仿佛要将天地一齐冻上。阿尔弗雷德顿时后悔自己没有穿的再厚一点。

    他看向只穿了单衣的王耀,那人就好像感觉不到寒冷一样,气定神闲的坐在机舱内。王耀似乎感受到阿尔弗雷德的眼神,他冲着这个小家伙笑了一下,其主要表达“冻死你个小鳖孙。”这一中心思想。

    已经到了俄/国境内,他们走的专用航线,应该还有一个小时就能降落了。

    “小子,打起精神,要到了。”

    阿尔弗雷德诧异的看了王耀一眼,正好望进他带笑的金瞳。阿尔弗雷德想,这样的笑容那个名为伊万.布拉金斯基的是不是看过无数次。王耀这样眼底只注视着一个人的样子,伊万.布拉金斯基是不是也享受过无数次。

    嫉妒着实丑陋,以至于阿尔弗感觉自己此时无比卑劣。他在窥视别人的伴侣,但是自己却无法停下这样的想法。

    所以他选择无视王耀的话,扭过头去装傻充愣。王耀看着阿尔弗这样子,也不知道是那句话又惹到这个难伺候的家伙了。他耸了耸肩,决定不告诉阿尔弗一会儿要跳机的事情。

    飞机的速度很快,窗外的天空是碧蓝的,云层堆叠成一片片厚重的绵团,如梦的场景实际上却是不带温度的危险。一切突然慢了起来,直到他们停滞在高空。

    阿尔弗突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他看到王耀勾起了嘴角,机舱的门开了。

    强烈的气流伴随极低的冷空气瞬间涌入,两边的门都打开行成对流,风吹的阿尔弗头发乱飞睁不开眼,他只好将手臂挡在面前隔绝开一些气流。

    风声之中,阿尔弗自缝隙看到王耀端坐在另一端,狂风丝毫没有吹动他的衣物,甚至没有吹动他一点发丝。他就那样子坐在那里,拥有自己的一片领域,就好像没人能触及他一般。

    阿尔弗想靠近他,这仿佛与生俱来的本能,在他们相处间越发的强烈了起来。他渴望王耀的拥抱,亲吻和爱。

    “准备好了么。”

    王耀的声音穿透气流,稳稳的落在阿尔弗脑中。他却没办法回复王耀的问题,虽然王耀也根本没有听他回答的意思

    “下去吧,我们到了。”

    阿尔弗看着王耀向他走来,风都绕过他四散开来,他就闲庭信步的掕起阿尔弗的衣领,轻松的将他扔出机舱。没有降落伞,也没有任何保护措施。

    阿尔弗在空中调整姿势的时候,看向王耀,他走下了飞机,立在高空。阿尔弗只看到那人越来越远的身影,他看的是那么清晰,那样神奇,那样强大,那样的高不可攀。宛如神祗。

    阿尔弗雷德是无神论者,他最讨厌的就是那些高高在上的神明。但是此时他想起,在自己过去的二十多年唯一一次去教堂,那教堂柳叶玻璃窗上的天神透出浅色的绒光,巨大的耶稣像背后的落地窗是更为震撼的圣母画像,阿尔弗雷德用风砸碎了所有的玻璃窗,清脆的破裂声敲响祭典的钟声,宝石蓝与鲜红的碎片纷落割据着整个大厅,光线冲破束缚照进大厅,折射在那些玻璃片上,大厅下起了灿金色的雨。

    现在没有金色的雨,也没有教堂,王耀却与那幅巨大的圣母像重合,让阿尔弗作呕。

    他讨厌神明,却喜欢王耀。

    阿尔弗雷德想化成风刃,切开王耀也好,缠绕在他身边也好,虚无而无法触碰的,无论是希望还是神祗,阿尔都讨厌。

    这里的风雪被联邦戏称为冰雪堡垒,呼啸而过的风像是某种古老的咒语,诅咒着一切带有温度的生灵,他将所有温和隔绝,用寒冷孕育出天生的战士——伊万.布拉金斯基。

    由极寒诞生的最强兵器,安理会的绝对力量此时正带着能融化一切霜雪的笑容。

   他们说在极寒之地生长的男人的心也寒冷的,零点以下的风吹散了所有温暖和柔情,冰层下的纯白梦境是所有幻想的埋骨之地。在这个血溅出来都会立马变成冰棱的地方,伊万.布拉金斯基正等着他南方来的温暖。 

    赐予寒霜的光,伊万是这么称呼王耀的,他是利刃,也是照耀进极寒之地的光,是他教会伊万温暖为何物,所以,他必须是伊万的温暖。

   先摔下来的是阿尔弗雷德,他落到八百米的时候才勉强控制住降落速度,风速已经没有那么凛冽,向来与风亲和的他此时觉得自己从来没有了解过风,脑袋已经被吹的发愣,还好他还记得自己要降速。

    风缠绕在周身做成的护盾虽然能保护他不摔成肉饼,但是落地的姿势着实不美观。

    他就砸在伊万站的不远处,巨大冲击力荡起的冻土被摩擦的空气化成泥水沾了他一头。

    伊万甚至连个眼神都没舍给他,他正等着王耀下来。

    厚重的云层遮盖了大部分刺眼的光,伊万直视着高空。云层中,逆光而来的王耀。

    他拥抱着自己四个月未见的恋人。王耀身上总有一股浅淡的松香,映在凌冽的雪气中越发的清晰。伊万宽大的身子以绝对占有的姿态将王耀抱的严严实实。

    王耀四个月来从未有现在这般安心,他闭上眼搂住这个斯拉夫人,这么多年,只有在伊万身边儿,王耀才是真正的放松。

    他长吐了一口浊气嗅着斯拉夫男人身上霜雪的清冽味道,还有一丝丝几不可闻的酒气和血腥味道。

    王耀知道伊万并没有喝酒或者去执行任务,这是他浸在其中早就刻在骨子里的味道,王耀并不讨厌。

    “咳……”阿尔弗雷德站在不远处,在这样冰原之上,浑身脏辘辘的小孩子显得格外凄凉。

    王耀把脑袋从伊万的怀里探出来看了一眼发出声音的阿尔弗雷德,突然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笑容

    “啊,还活着啊。”

    “那要万尼亚帮他,让他去死么?”

    阿尔弗抬起眸子直视伊万.布拉金斯基。雪原的风吹来草原烈阳的气息,柔和落下的雪花边角锐利,还未落在阿尔弗雷德身边便被风刃击碎。

    王耀默不作声的看着这两个胡闹的人。他抬了抬指头,空气压缩成强劲的风弹直把阿尔弗雷德弹出去数尺。转手王耀就给了伊万一肘击,狮鹫队的绝对力量就这么面色难看的倒了下去。

    始作俑者王耀一手架着冰霜巨熊,一手去提北美的狮崽子。

    阿尔弗看着自己完全丧失行动能力的伊万,突然觉得自己好像蛮幸运。他看不出王耀此时的心情如何,他就没看见过这个老狐狸有什么真情实感,除了和那只熊黏糊在一起的时候。

    现在看来,王耀对伊万也没有阿尔弗想象中的那样,温柔似水。

    这想法要是让王耀知道了,绝对得白阿尔弗雷德好几眼。

    “咱们去哪里。”

    阿尔弗被王耀夹在腋下,他闷声问到。

    “当然是去解决问题啊,”王耀漫不经心的回答道“解决‘新人类’暴走事件啊。”

    “哦,是‘曦光会’?”

    王耀停顿了一下,将阿尔弗雷德放了下来,太阳自云层中露出整个轮廓,阳光打在王耀身上行成一片逆光的阴影,他看到王耀的眸子仍旧是那样鎏金溢彩,却是染了冰霜毫无温度。姣好的唇形吐出的吴侬细语也裹了风。

    “你小子,完全没听我说话啊。资料也没看……就当给你上课了。走吧,去解决‘校园欺凌’。”

    阿尔弗雷德觉得自己背后已经湿透了,他自灵魂深处觉察到了一丝奇异的念头——王耀是立于所有物种顶点的。和他并不是同一种生物。

    他踉跄了一下,跟上了抱着伊万大步前行的王耀。

——————TBC——————
    
    

评论(4)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