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清奇的洛

微博:卒于板绘的郭肖君
我要是从APH脱坑,我就是狗!请记住
我再也不爬墙了
疯狂求评玩家
黑三角,朝耀,商学院,耀受党,英攻党,极端英sir老婆粉,不吃美食,没别的,不吃右英,极东不吃不雷,但是不会再产粮的,味音痴极度雷点,请勿ky,见一个,锤一个

风骨(三)

  国际象棋设定,cp看tag以及提要

  非本家设定,写文一时爽系列。

 *金钱组、红色组、好茶出没

 *及其没有底线的众人都放荡形骸ooc一时爽文

 *当面聊骚NTR(?)有,虽然还没有车但是骚话不少

 以上接受就OK

前情提要→(二)

    亚瑟.柯克兰这辈子最讨厌两件事情,一是事情脱离他的掌控、二是让他引以为傲的绅士风度尽失。王耀恰巧完美的满足了这两个条件。

    柯克兰家族是赤棋国最为古老的贵族,他们和皇室的关系密不可分,赤棋国的发展处处可以见到柯克兰家族的贡献,盛极一时的那些日子甚至连国王也要让柯克兰家主三分。

    所以长久以来,柯克兰家与琼斯家几乎是分治赤棋国。

    阿尔弗雷德的未婚妻就是柯克兰家族内定的,他对当时任何一个王储都没有好印象,倨傲,自大,愚蠢,这是他对阿尔弗的兄长们一致的评价,他毫不掩饰的对阿尔弗说过,如果不是他横插一脚,现在坐在王座上的绝对是他亚瑟.柯克兰。阿尔弗只是笑着告诉他,这都是‘命运’,亚瑟从他眼中读出所谓的‘命运’——那位东方的帝王。

    亚瑟第一次见到王耀的时候是在阿尔弗的婚礼,他当时要气疯了,他不知道阿尔弗从哪里来的如此强大的后盾,那股财力的支援让他轻松的解决很多问题。

    果真是一句话,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亚瑟在海难的时候就开始对这个王子留意了起来,直到他扳倒了他的两个王兄,他们才正式结盟。

    他也问过阿尔弗,那个神秘的盟友是谁,阿尔弗只告诉他是一位‘圣者’。

    所以当阿尔弗强硬的拒绝了联姻并雷厉风行的宣告他要娶古国的‘圣王’的那一刻,亚瑟就将所有的来龙去脉搞清楚了,那个神秘的盟友就是古国的‘圣王’,阿尔弗一定向那位君主保证了什么,或者更甚的签订了什么契约,这对赤棋并不是好事。

    柯克兰家族自古就是赤棋的利刃,他们的铁骑曾踏上古国的疆土,最后损失惨重的回来。阿尔弗在养虎为患。他简直想把阿尔弗的脑袋劈开看看这个家伙现在脑袋里是不是只有精液了。

    亚瑟自认为自己不是什么高尚的人,他在战场上把敌方将军脑袋当球踢的时候阿尔弗还在装傻呢,回国久居之后的绅士皮囊下,他仍旧是那个‘掠土将军’。

    所以他决定要除掉那个‘圣王’,只要他敢到赤棋国,亚瑟就有办法让他一心求死。

    当然他不至于愚蠢到在婚礼上刺杀‘王后’,所以他只能压下所有的怒火,看着阿尔弗高兴的宛如一个傻子一样。

    天知道新上任的国王拉着他絮叨了多久他今天穿的是不是合适,衣服会不会太花哨,一会儿让‘他’看到会不会觉得他太轻浮。亚瑟一点也不想知道这些,他只想给这个聒噪的盟友一拳。但是他现在不能。

    婚礼的过程及其复杂,亚瑟作为骑士长需要先去迎接‘王后’,之后是绕城的巡游,向国民介绍新的‘王后’,最后将马车带进宫门,带进婚礼现场,主祭宣告完神的祝福之后,他还要代表骑士团宣誓忠诚。该死的麻烦。

    亚瑟扯着那由一层层绸缎撑起的领花,艳阳高照对于身着华服的他来说是折磨,剪裁极好的礼仪军服配件多的他就像个人形挂板,就连佩剑也换成了那个七宝珠镶嵌的金银刀鞘。远处是古国的车队。亚瑟从刚从就闻到了一股若有若无的香气,那是古国特有的香料,他听说,‘圣王’长得比女人还美。他最为不屑的就是这样的男人,懦弱、无能、依附于他人才能活下去。毫无气节。

    所以他在最初就不准备对这位‘王后’有任何尊敬之意。当然,在他看到王耀的一瞬间,他也确实无法再去想别的了。

    亚瑟.柯克兰现在回忆起那一幕仍旧觉得那是人生中最惊鸿的一眼。散发着木材特有香气的马车缓缓向他走来,高耸的礼仗垂下数条绣着精致鸟纹的绸带,流苏与高旗映照、璎珞与孔雀的尾羽装点着檀木的马车顶,珍珠的车帘后端坐着那位‘圣王’。他并没有上前迎接,这不合乎礼法,按照礼法,骑士长应该将自己的大腿作为王后的下车垫,来表示对新王后的敬重。亚瑟毫不介意,他没必要去装做喜欢这个人,他也没有想过尊敬。

    所以王耀是自己下车的。亚瑟先看到了一只色如温玉的手,五指纤长,又与那些小姐的手不一样,他的手看起来是那样的有力。而后是璎珞珍珠碰撞的声音,亚瑟只觉得自己看到了自天上而来的仙人,浓郁却并不刺鼻的香味在他出现的一瞬间就席卷了整片场地,亚瑟不知道他的衣服是什么材质,他只知道那个男人下车的时候,裙摆与广袖翻飞着仿佛坠入尘世的仙人。

    仙人穿的及其繁华,掐金点翠镂空的头冠上面是百鸟朝凰、万花绽放、十二支金钗上镶嵌着斗大的珍珠、青金石红宝石随着金钗的样式散落在其中,两对步摇垂下的金叶有一尺余,额前那对儿发簪以红珊瑚为主体,做出了龙角的模样。他脖颈上带着及其繁华的珠串,金丝璎珞直垂到腰间。蚕丝打底的裙摆蓬松飘逸,三层蚕丝广袖藏在最外的那件红色大袖衫中,披帛又重新将被掩盖住的飘逸带起,亚瑟窥见那外衫掩盖下纤细的腰肢,他不自觉的喉头一动。

    亚瑟觉得那句话说的不对,东方的‘圣王’并不是比女人还美,他就算穿的如此也依旧没有丝毫女子的柔弱做派,他只是美,美到模糊了诸多界限。看着王耀的眉眼与唇,亚瑟瞬间明白阿尔弗为何如此兴奋,这个东方美人不需要眼神和言语,他只需要站在那里,就是诱惑。

    他就是珍宝的代名词,危险、美丽,这让亚瑟觉得懊悔,这个珍宝现在就要归于他人之手。

    “骑士长,你失礼了。”

    亚瑟发誓他不是变态,但是确实,在听见王耀声音的一瞬间,他感觉身体所有的血液都涌上大脑,所有的信息都向他传达了一个消息,他想把这个男人操到只能喊出他的名字。

    骑士长几乎是失了魂,亚瑟只能把视线努力的从面前这人的腰身上挪开,继续着那些繁琐的婚礼流程,这些礼仪早就烂熟于心,他忍不住的在脑中比较,比较那些贵族小姐的腰和王耀的腰。

    那些女子自小穿着束腰,亚瑟睡过的所有女子连上床都不会去下那束腰,那些腰身畸形而纤细,操的狠了一口气喘不上面上都憋的绯红。亚瑟喜欢那些纤细的腰肢,王耀显然和她们不一样,却又有着奇妙的相似,他不禁去想,这样的身子在床上会呈现出什么样的姿势,那腰身自然的弧度又是怎样的映在被单上,被他掐在手中。

    国王的婚礼是赤棋国最为隆重的典礼,从城门口铺到王宫门口的赤色金边红毯,每隔三米摆放的白色半人高的花篮,水蓝和浅粉的纱将它们相互连接在一起,洒满花瓣的道路上闪着点点流光,那些是金子磨碎的粉沫。

    王耀听着街道上欢呼的声音觉得可笑极了,这多像他百年前刚刚平定天下,拔除腐败,横扫六诸登基时的样子,他身着龙袍,腰佩宝剑,坐拥整个天下。两种声音重叠在一起搅缠在王耀耳畔,穷竭百年化成一口浊气郁结在他心口,他深吸一口气,将那团闷结的气咽下去。

    八匹并驾的马车绕城一圈才走到王宫门口,骑士长下车半跪在马车前,他以腿为垫接下这位尊贵的王后。亚瑟搂住了王耀的腰,他浸在风月场多年,怎么样不着痕迹的暧昧那是透亮,王耀将手搭在他肩膀上也没做什么反应。

    “骑士长大人这手脚倒是像从街上摸爬出来的。”

    王耀的声音低低的缠在亚瑟耳边,搔的耳根子发痒,礼炮的声音响彻天空,他牵着王耀的手踩在白色兽皮的地毯上,礼炮中落下各色的彩带和鲜花的花瓣,他的声音被礼炮声割裂断续的传到王耀的耳旁

    “我的出身自然没有您高贵,所以我很期待有一天您和我一样肮脏。”

    高耸的宫殿顶像是撕裂天际的利刃,理石的城堡洁白的像是森森白骨制成的牢笼。王耀一步一步的经由恶魔的指引,走向那个和他一样站在尸骨堆上的男人。

    时隔百年,他再次踏上没有硝烟的战争。

    象征这和平的鸽子飞过天空,投下一根根橄榄枝,花瓣浓郁的香气洋洋洒洒浸满了整个皇宫,阿尔弗雷德的发丝在阳光下像是一条条金线,折射出璀璨的光芒,他的眸子里盛着碧空深海、无穷的欲望和满溢的欢喜。

    王耀由亚瑟牵着将手放在阿尔弗的手中,他感觉到手腕被大力捏着,好像是要向他证明什么,于是他也用了更大的力气回握着。骑士在国王和王后前面跪下,胸前的军功章晃动着闪烁,更浅的金色发丝散发着像是珠宝的光泽。侍女递上象征王权的宝剑,王耀握着那柄金色的长剑,阿尔弗自身后搂着他,他们亲密无间。

    剑面拍在亚瑟的肩头,阿尔弗雷德将脑袋贴在王耀耳畔

    “你我日后将共用同一把利刃。”

    王耀几不可察的露出了一个嗤笑,他听见亚瑟那极为正经的花腔说

    “我宣誓将像效忠国王一般忠于王后,您为荣光,我为利刃,为您驱使,为您赴死。”

    真是感人的闹剧,王耀也要照着台本说

    “不胜荣幸。”

    骑士长的职责在此已经结束,新人接下来要接受神的祝福,身为主教的弗朗西斯已经在内殿等待多时,他是整个赤棋国的大祭司,拥有最纯洁的灵魂、最充沛的法力和残缺的感情。为神职者,无私情,王耀看得出他身上被割裂记忆剔除感情的咒语,这个国家着实可笑,最放荡的野心家是仁慈的明君,最放肆的掠夺者是荣光的骑士,而没有感情的空壳却要寄宿整个国家的情感。

    这是比古国更为深的泥潭深渊,王耀的额头一凉,弗朗西斯的神杖点在他的额头又点在阿尔弗的额头,乳白色的柔和光芒绽放在他们中间,弗朗西斯没有情绪波动的声音滑出

    “以神的名义,祝福你们幸福、美满、共享极乐、共渡苦难。”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唯独不需要忠贞不渝。好一个神谕。

    侍女们端上两杯酒,这是专门为王耀加的流程,他们在神的面前饮下加有圣水的美酒,寓意在神明之下同甘共苦。

    王耀接过酒杯挽上阿尔弗的手臂,他们凑得很近,近到低头的时候,王耀头上的步摇金叶缠在阿尔弗雷德网关突出的一角。直到他们饮完那一杯酒还没能解开。王耀默不作声,他看着阿尔弗笑着对他说

    “你看像不像咱们,缠在一起,谁都别想跑。”

——————tbc——————
 

评论(12)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