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清奇的洛

微博:卒于板绘的郭肖君
我要是从APH脱坑,我就是狗!请记住
我再也不爬墙了
疯狂求评玩家
黑三角,朝耀,商学院,耀受党,英攻党,极端英sir老婆粉,不吃美食,没别的,不吃右英,极东不吃不雷,但是不会再产粮的,味音痴极度雷点,请勿ky,见一个,锤一个

【露中】 战地纪实

露中

战地纪实

【黑三角】上得了厅堂,下的了厨的  后续

红色组专场

哨向paro

 

  战场的硝烟是血腥味的,类人体的血和哨兵向导的血液纠缠在一起,褐色的血块儿就像是无处不在的幽灵,刺目的提醒着每个人,你在战争中。 

  从最初人类的毫无反抗之力,到现在,无数哨兵和向导用残躯铸建出这一条城墙,将类人体的脚步封锁,伊万上战场的时候只有十一,他当时还没有他的枪高。那时的战况恰好是拉锯战的攻坚,没有人会去注意这么一个幼小的孩子,也没有人深究这样的孩子为什么会被送上前线。

  伊万偶尔能从他们的眼中读出一丝带有怜悯的眼神,而后那些眼神再次归于死寂,仿佛视死如归。没有人知道这个孩子是布拉金斯基将军的遗孤,那位被誉为坚盾的将军有一个称职的结局,联邦总部为他降了半旗,整个世界都为他默哀。伊万知道,自己将会是下一任的坚盾,他将和他的父亲母亲一样,在类人体的狂潮之中撑着残躯守卫最后的城池。

  人们对布拉金斯基家的评价众多,无论好坏都将会有同一个评价‘看起来很不好相处。’他们本来自离极地最近的地方,那个类人体最先侵占的地方,所以他们也是最先反抗的人,是第一面盾牌。这个家族本身是极少有人知晓的,他们世代居住在严寒的环境,不屑于外界的评价也不沾染尘世。他们因为战争而闻名,因为战争而受人尊敬,因为战争而被人唾弃,因为战争而打破联邦四大家族的局面,为联邦会议厅成功的加上第五把椅子。

  代价是惨痛的,伊万知道族内已经是什么惨淡的模样,早在最初的时候,族人就因抵抗类人体伤亡惨重,‘二次觉醒’的时代降临之后,族中能上战场的人几乎全部拿起了枪,并不是因为其他,只是因为仇恨,这个家族就是如此。所以更加广为流传的一句话是‘不要惹任何和布拉金斯基有关的东西’。

  他们将自己最为柔软的地方留给最亲近的人,那些冰霜下只有赤诚的心而已,他们做什么都太认真也太倔强,划定在内心深处的将会是永恒。

  仇恨和大义之下驱生出的‘联邦堡垒’——布拉金斯基。

  伊万也一样,他为他的父母骄傲,也会因为这个而走向死亡。

  这种执念就好像刻在他们家族血液中的诅咒,这样变化多端的世界中,任何不愿为之改变的都将受尽磨难。

  伊万很强,他有着极地之人强悍的躯体和S级的精神体,很长一段时间,北边的战场前线都是他的主场,他还在发育中的身材相对娇小,灵活的跑动和与其体型不符的强悍力量让他能在类人体的围攻中迅速脱身,他浅色的发在战场上显眼的像是刀刃的寒光。

  就算是这样,他也没有任何搭档。也曾有些哨兵或者向导与他结队,最后的结局不是惨死在类人体手下,就是主动离开。说来造成这一切的也是最残忍的原因,实力。

  S级的哨兵,布拉金斯基家的血脉,这就是强者的代表,天赋和天分让伊万逐渐成为他父母那样的利刃,少有人能与他们并肩。

  他从那时起就有了不组队的习惯。他的表现过于出色,以至于军队无法将这个苗子再放在那么危险的战场,优秀的指挥和精神领袖永远比默默无闻的冲锋者有更大的作用,他踏入军校时十四岁,那些新兵蛋子的气息和他完全不同,无论在哪里,他都像是格格不入的。真正在死亡边缘游走的人和即将面对死亡的人终究不一样。

  一切他所落下的理论知识和尖端武器的掌握都让伊万觉得新奇,他也了解到,军队会让相性较高的哨兵和向导结合,这种命令是不可违背的,他也将有一个强制结合的对象。其实伊万对这些并不感兴趣,没有实力在他身边也只能走向死亡。

  不过该走的流程还是要走,本身他就是非常稀有的S级哨兵,据他所知,联邦目前为止也只有A+级别的向导,且都有匹配的哨兵,这就说明暂时没有相同等级的向导和他合适。

  伊万没想到王耀来的这么早。

  说句大实话,伊万在见到王耀之前压根不信书上那些关于相性越高对对方的吸引越大,90%的相性就相当于命中注定的伴侣。直到他看见王耀,或许说是还未知晓他的名字和目的时,只是望向窗外,王耀的小辫子在他身后甩出一个浅浅的弧度,伊万就想着‘这个人有点顺眼。’

  直到王耀大跨步向他走来坐在他对面,伊万才清晰的感受到那些文字写的一点没错,早在王耀进门开始,伊万的心就开始加快跳动,血液翻涌,连着他的精神体都要出来,他几乎是将喜悦写在脸上,他相信王耀也是一样的,哪怕他们见面之前对彼此的想象都不算好。

  会面算是顺利,不过伊万并不准备听从军部的命令,他仍旧觉得一个人好。

  于是他几乎是放任王耀的,恰巧王耀好像也有相同的想法。

  战争还未结束,伊万就知道迟早自己还会再次踏上战场,他不畏惧战场,只是他没想到王耀也会来。伊万可以确定,王耀确实是不同的,就连他到来的方式也那样不同,那只丹顶鹤是十足的漂亮,漂亮的伊万一下就想起王耀和他唯一一次见面时露出的狡黠笑容。他说

  “布拉金斯基,你好。”

  就一如他现在说

  “我们又见面了。”

  王耀的到来给整个部队都带来了新气象,他总能提出更灵活的方案,更准确的感知敌人的方位而下达最迅速的通知,甚至还改变了他们部队的伙食,他总是在伊万身边,已经长开的布拉金斯基比这个小向导高了不止一头,但是常常能看到王耀指着伊万鼻子骂的样子,两人吵的厉害,大有打起来的趋势。

  争吵大到战略布局,进军行程,小到谁去洗内裤和为什么从不组队。伊万常常听见有人议论‘王耀来了之后长官也有了人气儿’。

  王耀就如他的名字一般,耀眼至极,那般繁乱的战场,他也是伊万唯一能寻到的人。他们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长,从战场的厮杀到回营的休憩,王耀都在伊万的身边,战争能将一个人变得面目全非,伊万最了解这一点,他却觉得王耀从最初到现在一点也没有改变,他就像是安静散发着光芒的夜光石,那光芒没有增强也没有减弱,不染一丝尘埃的亮着,伊万在哪里都能看到。

  他们常常在战场中休憩,在土腥味和血臭味中寻得一个洞穴或者哪里的断壁残痕歇上一宿,北境的战场临近极地,那里的夜空有着无数星子,时常还会出现极光,在还没有类人体出现的日子,这里是多少情侣所向往的地方,积雪所构建的白色的大地与光影下呈现墨绿的松树,仰躺在雪地里漫天星辰璀璨如河面波光,现在美景犹在,却无人欣赏。

  伊万抱着枪,这次他们运气不太好,只找到一个断壁,他们就在那里生了一堆火渡夜。战场上的习惯是将背后交给战友,伊万却喜欢靠着墙,他没有搭档,也没有队友,很久以来和王耀搭伙也是这样,他们两个抱着枪,从最开始的相隔一段距离渡夜到现在,两人肩膀挨着肩膀。

  今天晚上的星辰格外璀璨,到了极光该出现的季节,伊万想今天晚上会不会出现极光。王耀今天累坏了,他做了整整一天的精神探测,才和伊万进行暂时性精神连接的他此时疲惫异常,平日他最闲不下来,总会去找些话题跟伊万聊,但是现在,这个强悍的向导已经眼神发直,时不时的点头,是困得很了。

  伊万想把肩膀借给王耀靠着,他们之间只有一拳的距离,近的伊万低头就能看到王耀纤长的睫毛,那些睫毛泛着暖色的光,看的伊万心底泛起一丝波澜。他犹豫再三,手上不安分的握着枪柄又放开,最后还是往王耀身边儿挪了一点,他们的手臂碰在一起,王耀被这突然的接触惊醒,他看着自己的队友,那个高大的男人一向被称为冷血者,相处之间,王耀却觉得并不是这样。

  这个人总有着细腻的心思和自然流露出的温柔,他总是习惯将所有的危险留给自己,过于强大的刃会刺伤他人,所有他将所有人隔绝,只将锋芒留给敌人。王耀突然觉得喉头发痒,他咽了一口口水,觉得面前的篝火更加旺盛了,热的他有点面红,他将脑袋靠在伊万的肩头,一时间心跳快了不少。

  伊万也觉得自己的心脏要报废了一般,跳的飞快,他抬起头,看着漫天的星屑。

  “耀,跟我结成伴侣吧。”

  王耀觉得自己的心要跳出嗓子眼了,他不得不承认,这么久来,战场之上他们早已将性命交付给对方,默契也好,情感也好,他们现在一个眼神就知晓对方的想法。

  他想,他再次恋爱了。

  “我可不想吊死在你这棵树上... ...”王耀把枪抗在自己肩头“但是试一试不是不可以。”

  夜里没有极光,天上的星屑却颗颗滑落,满目星辰化作星雨落下,伊万想起儿时父母所说的话,他们的故乡,那里有着最美的极光和偶尔划过的流星雨,流星会实现你的愿望。

  伊万从没许过愿,此时他心底萌生了一种想法

  ‘能和他身旁的人过一辈子就好了’

—————END—————

 

评论(17)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