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清奇的洛

微博:卒于板绘的郭肖君
我要是从APH脱坑,我就是狗!请记住
我再也不爬墙了
疯狂求评玩家
黑三角,朝耀,商学院,耀受党,英攻党,极端英sir老婆粉,不吃美食,没别的,不吃右英,极东不吃不雷,但是不会再产粮的,味音痴极度雷点,请勿ky,见一个,锤一个

【朝耀/黑三角】龙王育儿记(一)

勇者的一百种烹饪方法   后续
前篇→(上)

拉灯上车

黄金龙王英+勇者米露×烛九阴耀
主朝耀,副黑三角
我流ooc,小香湾湾都是龙蛋设定

   
    每条龙的一生都有两件大事,一是成年礼,二就是生孩子。无论雌雄,生孩子都是大事。特别是龙王家里。

    初为人父的黄金龙王兴奋的睡不着觉,整天守在王耀身边儿,生怕一个磕碰伤着他和孩子。

    而孕夫本人则躺在自己的冷暖玉床上毫不顾忌的瘫着左边一口百花仙露,右边儿一口金丝琼糕。总结而言是挺巴适。

    作为全天下唯一的烛九阴,王耀表示,他真不知道自己还有怀孕的功能,他要是知道,这辈子都不会拿真身和别人翻云覆雨。

    他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但是吧,这蛋都揣上了,又不是苦大仇深养不起,没必要杀生。

    要是让亚瑟知道他的孩子是这么留下来的,估计他得气的不孵蛋。

    说起来也是烛九阴这过于强悍的生殖能力惹得,他本就代表繁衍生殖,不过是常来映照男性,现在一看,繁殖能力也一样强悍。西方龙出了名的难有后,一发命中堪称奇迹。

    王耀从没在意过什么繁衍的注意事项,他压根没想要子嗣。亚瑟起初是按照西方龙的那一套来,发现,不对,非常不对,压根不是这么一回事。

    怀孕的不在意,在意的没办法。王耀索性随缘了。他现在可是对他新找的两个侍童感兴趣的很。

    一个金发蓝眼过于活跃,一个银发紫瞳声音甜糯。强行拐带回来的王老板非常满意,被强行拐带的两个倒霉勇者,在发展这条龙没什么恶意,甚至还对他们很好的时候,怀疑这龙应该是看上自己了。

    其实没错,王耀就是看上他俩了,东方菜吃多了,这会儿是拿西边儿的开开胃。

    起初这俩人还在担心王耀会不会什么时候一个玩腻了杀了他,在这龙宫里住了几天发现,好像这种情况不是第一次,听说玩腻了还有一大笔珠宝给。

    东方龙这么好的?两个勇者第一次对自己多年的生活产生了怀疑。

    目前状态是被包养的两个勇者,正尽心尽责发自内心的照顾王耀。怀孕也有他俩一份功劳。王耀最初就说了,揣了俩蛋,隔着蛋壳分不清谁是谁的,不过肯定不是一个爹。

    这消息出来的时候,两人一龙都跟石雕一样呆了半天。除了喜当爹的感想之外,就是——一定有一个人没当爹,肯定不是我。

    怀着这样的迷之自信,两人一龙只要是王老板看不见,就开始互相伤害。

    什么,“龙本来就难有后代,你就不要痴心妄想了。”“连前面都没操到的还指望是孩子爹。”“只用了嘴的人趁早闭嘴吧。”“呵呵,最短的人也趁早打消念头吧。”

    诸如此类。

    反正看不对眼,就是这么一个,“情敌见面,分外眼红;一言不合,就要屠龙;再有冲突,勇士反目;一人受苦,组队恭贺”的大好局面。

    王耀且是知道他们私底下闹腾的样子,他懒得管,也觉得挺有趣,索性随他们闹腾,反正也闹不出来什么。

    鸡飞狗跳的时间过得飞快,转眼一年过去了,王耀肚子还是没动静。

    在此期间,王耀已经坐庄开了无数次赌局,两人两龙一起赌了无数次生产时间。一年了,啥动静都没有。

    王耀的肚子连大都没有大,他前几个月还被亚瑟训斥不安分会动胎气,到现在他们上床,亚瑟都懒得考虑会不会动胎气了。

    他们甚至怀疑那个大夫欺骗他们感情。

    其实没有,要是王耀变回他真身他就能看到,他肚子下面鼓起那么大一块儿了。但是谁没事儿变那么大真身出来,东方不比西方,出现个龙要吓死人的。

    于是毫无预兆的,在王耀兴致冲冲教这三个西方靓仔打麻将,并且准备好好坑他们一笔的时候,觉得肚子一痛。

    他以为自己前一天海鲜吃多了吃坏肚子,打了个招呼就去蹲茅坑,一蹲小半个时辰,把那两个勇者一只龙闲的,都开始玩炸金花了,在等待的时候这仨都满脸小纸条了。

    在伊万恶狠狠的将纸条按在琼斯眼皮上的时候,他们听到撕心裂肺的一句“卧槽!”,紧接着而来的是地动山摇,三个家伙面面相觑,惊恐的向茅厕的方向看去。

    亚瑟不是第一次看到王耀的真身了,但是阿尔弗和伊万是第一次看到那么大的蛇尾,吓得两个勇者差点拔刀。一阵兵荒马乱加符咒龙吟,王耀从报废的茅厕出来了,手上抱着两个半个小臂那么大金灿灿还泛着红光的龙蛋。

    一时间两龙两人面面相觑,背景中时不时传来建筑垂死倒塌的声音和飞荡的尘土。王耀一脸生无可恋,他听着自己沉香木倒塌,琉璃瓦碎裂的声音就心痛,几个当爹的也一脸微妙,去个茅厕怎么孩子生了?最后阿尔颤巍巍的开口,一说话把他脸上那小纸条吹的动来动去

    “生了?”

    “生了。”

    气氛再次尴尬,王耀瞅瞅这仨脸上的纸条
    “还玩不玩麻将了。”王耀把龙蛋往旁边一丢,吓得亚瑟一个前扑,没接住,早早的让王耀的灵偶抱回去擦洗好生安置了。

    生孩子的不急,这三个当爹的急的要跟过去看龙蛋,全被王耀按回来搓麻将。

    心急如焚的三个傻爸爸什么规矩没听懂,瞎搓的结果就是让王耀赚了满钵,这才心满意足放他们去看龙蛋。

    瞅着一溜烟跑走的两人一龙,王耀在心里把他仨数落了一通,没良心的东西,有了孩子忘了媳妇儿。骂完了才觉得不对,呸,谁是媳妇儿,他们才是媳妇! 

    其实隔着蛋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最起码阿尔和伊万是没觉得这俩蛋有什么不同,亚瑟不一样,龙族有龙族特有的气息,每只龙都不同,他们的子嗣会带有相同的气息,只要一闻就能闻出来。

    起初血腥味大,两个蛋上只有王耀的气味,擦干净了放一会儿,亚瑟立马闻出来这边儿那个金灿灿的龙蛋是他的种。

    可是把他给乐的。转头就想拉着王耀看,扭头了却发现王耀压根不在。坏事儿了。

    小龙王仔细一想,光顾着龙蛋没看自己伴侣,要完。一溜烟跑走去找王耀了,留下两个勇者稀里糊涂的,也不知道哪个是自己的种,也不知道两头龙去哪里了。

    亚瑟是在离王耀寝宫很远的地方找到他的,在一座山的山巅,那里有个小别院,王耀闲了会找他的老友在里面下棋,烦了也会拉着小仙人们喝酒。他从没让任何一个床伴踏进这里过。

    “出去。”

    黄金龙王还没进门,就被王耀呵斥着送客。

    “wang,你不看看我们的孩子。”

    “没兴趣。”

    亚瑟隔着大开的门,看见坐在青石凳上托着下巴看海棠的王耀,他的神情与所有时刻都不同,鎏金的眸子浮上一层冷光,连抬起的下颌的弧度都是冷的。好像真正的没有感情的仙人。

    “你知道我不是为了子嗣。我想你成为我的伴侣。”

    王耀没有说话,连眼神都不曾施舍给亚瑟。直到这时候,亚瑟才想起,面前的这位是上古神明,他所历经的和被赋予的都远超自己,除非他自愿,没人能强迫他,也没人能留住他。

    烛龙有着近乎无穷的财宝和强悍到可怖的实力,他的生命漫长而没有休止,缥缈不定。亚瑟没有信心能留住他,谁又有十足的信心能留下神祗。

    “等他们出壳了,我再来找你。”

    王耀其实不在乎这些,子嗣也好,伴侣也好,他漫长的生命里也有过虚妄的想法,或许可以天长地久。现在想想那时也太过可悲。

    他可以让海棠常开不败,却不能保证一段感情的永恒。他活了这么久才明白,不是神都无情,而是世间无长情。

    王耀挥了挥手,海棠花如同风扫落叶霎然纷落,一地落英过后树上结满了果实,而后飞速的落下腐烂,绿叶泛黄树枝干枯,再从那枯瘪的枝丫上冒出新芽满树棠花。

    生命如此短暂,韶华易逝,他不想再扯上过多感情了。
   

      ——————TBC——————
   
   
   

评论(27)

热度(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