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清奇的洛

微博:卒于板绘的郭肖君
我要是从APH脱坑,我就是狗!请记住
我再也不爬墙了
疯狂求评玩家
黑三角,朝耀,商学院,耀受党,英攻党,极端英sir老婆粉,不吃美食,没别的,不吃右英,极东不吃不雷,但是不会再产粮的,味音痴极度雷点,请勿ky,见一个,锤一个

【黑三角/微all耀】极地曦光——极地篇(五)

世界背景戳→【背景篇】

                     【一】

                     二、把你错误的二十年通通忘记。

                    【三】

                    【四】

    五、“异常”

    阿尔弗雷德睡得一点也不安稳,他一个人住一间,隔壁是王耀和伊万,一间,大床房。他拿脚后跟想想都知道这两个许久未见的情侣会做什么。

    没有一刻,阿尔弗雷德如此痛恨隔音效果好的房间。他的房间安静的能听见刚刚用完的水龙头滴下最后一滴水的声音。

    第二天,阿尔弗雷德顶着一对黑眼圈在布拉金斯基家大厅等了半天。从七点半等到九点才等到伊万穿着睡衣姗姗来迟。也不知是有意无意,斯拉夫人睡衣大敞着口,动作间裸露的肩头有着醒目的抓痕。

    他就是在示威。

    没有人比伊万.布拉金斯基更了解那种感觉,他是王耀最信任的人,他知道王耀所有的秘密,能探知的,不能探知的,他用了近乎正常人一生那么长的时间换来王耀的目光。这一切在他和王耀初见时就注定了。

    “王耀呢?”阿尔弗雷德捧起汤碗喝了一口已经变凉的汤①。

    伊万眸子一眯坐下来舀了一勺汤“他还在睡觉,昨天他太累了。”

    阿尔弗雷德现在只想把这个只有个子高点的家伙绞成肉酱,该死的太累。

    不欢而散的早餐只是开始,王耀的缺席就意味着这两个在电话里就不对头的家伙,要在没有调和剂的情况下正面合作。堪称噩梦。

    虽说还不至于大打出手,但是那氛围把协助调查的警官吓得只给了案卷就赶忙出门。

    阿尔弗没好气的将案卷拿在手里捏的嘎吱作响,他看的很快而且过目不忘。阿尔弗雷德的表情越来越难看,他飞速的翻阅将纸张翻出脆响,那声音急促的像绷紧的鼓点,最后戛然停滞发出一声巨响。他将案卷摔在地上

    “你跟王耀真是一样的恶心。”

    “住口吧侏儒,门在那边儿,推不动的话就等别人来给你开门。”

    伊万起身毫不犹豫的出门,关门的风声将那些案卷再次吹了起来,阿尔弗握紧了拳,踩着散落一地的卷宗跟了出门。

    他们的目的地是一个小区,那里已经戒严了两天,居民早就撤离的差不多,只剩下安理会的人和这次的目标,就平常而言,这样的任务伊万早就解决了,但是这次不同,目标的能力对于伊万来说太过危险——精神攻击,如果伊万再次失控陷入狂暴的状态的话,后果将会是惨烈的。阿尔弗的精神力是A级的,王耀也有意锻炼这小子,所以才带他来。

    目标躲在居民楼中,现在仍不明确他的攻击模式和攻击范围,且有人质在他手中,也不敢贸然进入,他们制定的计划是转移目标注意让阿尔弗从窗户溜进去,御风真的是个方便的能力了。

    一切非常顺利,阿尔弗的潜入也完美至极,但是他并不想伤害目标。所以就落得了现在这么一个人质自杀,目标暴走,自己在精神冲击之下几乎撑不住的状态。他听见那个可怜的孩子红着眼嘶吼

    “你也是变种人,你为什么要维护他们!为什么不杀了他们!”

    阿尔弗的脑袋快要炸裂了,他回想起压在他脑海深处那些苍白的回忆,机械散发出幽幽的荧光,带着口罩的人群窃窃私语,针头和药片不停的打在他身上留下灼伤的大片痕迹,世界褪去鲜活,留下的只有鬼魅的绿色电子屏和流动的蓝色血液,仅有的浑浊色块纠缠在一起变成更为浑浊的梦魇。

    风开始变得锐利,缠绕在阿尔弗雷德的身边,小型的漩涡在他身边聚集,将周围的水泥地面割出一道道痕迹。阿尔弗恍惚间看到了王耀的身影,他的梦魇瞬间变得不一样,那些苍白的变得过于鲜活,带着诡异的生命力攀附而上他的身体,他看到王耀的手腕,纤细的手腕被伊万握着,修长的脖颈扬起,汗珠顺着他的侧脸流下。而后王耀扭头看着他

    “你不配。”

    话语比伊万的冰刃要刺骨数倍,王耀的容貌和更为久远记忆中的那个女人重合,他们一字一句的说着‘你不配。’阿尔弗只想将面前所以的影像都挥开。风刃毫无差别的席卷狭窄的地方,目标早就死在这些风刃里,王耀叼着烟拿指头擦了一下脸上被划开的口子,澄亮的黄色血液散发着令王耀作呕的甜味,他嫌恶的将血液甩掉。

    而后,王耀径直走向阿尔弗,不要说风刃,连他的发丝都没被风吹动,他抬了抬手,阿尔弗的身子就泄了劲儿一般的倒在地上,王耀本想把他背起来,又看了看阿尔弗沾了土的衣服,扯着他衣领提着拖地走了。

    阿尔弗醒来的时候觉得背后火辣辣的疼,一动就觉得整个背和腿都火烧一样,他偏头瞅了一眼自己小腿,是蹭伤没错,他猜是王耀搞的。

    “别猜了,是我。”王耀叼着还没点燃的烟进了屋子。阿尔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很快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你先别说话,”王耀拉了凳子坐在阿尔弗身边,他将嘴里的烟塞进阿尔弗的口中,然后打了个响指,用一簇火焰点燃了烟,阿尔弗诧异的连自己要开口骂的话都忘了②“你是不是想骂我没有人性,我就是没有。”

    升起的白烟扑在王耀脸上,他的眸子透过薄幕散发着不应有的鎏金色,纵使之前他的眸子再透彻也没有这样冷色的光,阿尔弗突然感到害怕,那是一种熟悉的感觉,就像王耀教他‘区别’的时候一样,王耀的唇开开合合他已经看的不明确,巨大的压迫感让他在一瞬间达到了崩溃的边缘,王耀的声音就像一下一下刻在他脑袋里一样。

    “‘变种人’本来就不是人。”

    阿尔弗只觉得他面前的这是一个长成了人的怪物,而现在这个怪物正在露出他的獠牙。

    “你杀人的时候,会觉得在残杀同类么?”王耀将目光移到窗外,阳光晴好,暖光打在他身上光影分界明确,影子拉长延伸到阿尔弗的身上,笼下一片阿尔弗不曾深思探究过的领域。

    “答案是没有,你会觉得你手下死掉的人类可怜,会觉得他们可悲,这种怜悯仅仅限于抹杀了不相干生物所以觉得罪孽,你从没感到过屠杀同类的恐惧。”

    “你想想,你到底在生气什么,是因为这次任务的清除对象?是因为可怜他因为是‘变种人’就被学校的人排斥欺凌,还是在愤怒‘人类’伤害了‘变种人’?”

    “换做是人类被变种人欺凌,你还会有这样的感情?”

    王耀每说一句话,阿尔弗雷德都觉得自己胸腔中的空气被挤出来一部分,直到他身体里的最后一团空气被挤出,无法呼吸。

    “你对人类的怜悯源自道德,你对‘变种人’的关心来自血缘,在人类中寻找认同,本身就是可笑的。”

    王耀的话就像是利刃,划开了阿尔弗心中最不堪的一面,他的嘴唇发颤,而后几乎要咬破了他的唇

    “那我们为什么要融入人类社会。”

    “为了有一天彻底取代他们。”

    “这是一开始就无法回头的。”王耀这句话说的很轻,轻到一下子就飘散在这房间,轻的好像穿过了漫长的岁月的叹息。

    阿尔弗觉得自己头疼的要裂开了,这好像是王耀的威压造成的,又好像是从他体内要钻出些什么,他觉得自己也要变成王耀那样的怪物了。

    体内的巨变催化细胞增值、骨骼成长,阿尔弗的皮肉绽开一道道红痕,筋肉拉伸到极限,那层伴随他二十多年的表皮终于要破开,他能听见自己体内关节作响的声音和肌肉撕裂的声音,剧痛使他流下分不清是眼泪还是鼻涕的东西,他昏迷前看到的是王耀仿佛松了一口气的表情和用从未听过的温柔语调说出的

    “恭喜成年,弗雷德。”

    就像是一句该死的诅咒。

    王耀抚摸着阿尔弗的脑袋,床上躺着的幼童已经在短短数分钟长成了青年的模样,新生的皮肉还泛着粉红,带着未褪去的皮肉,颜色不一的肤色在他身上组成奇异的画布,王耀的手指游走在阿尔弗新生的躯体上,浅白的光芒闪过,深浅不一的伤口愈合成为完整的皮肤。阿尔弗的眉头也终于舒展开来。

    门外伊万已经等了许久,他在王耀出门的一瞬间就抱住了他的恋人。王耀的身形早就罩不住伊万,他却保留着最初的习惯,在拥抱的时候一下一下抚着伊万的背。

    “你是不是喜欢他。”伊万的声音瓮瓮的,明摆着是不高兴。

    “有点,他挺有意思的。”王耀肩头一痛,伊万下了狠劲去咬王耀。

    “我该嫉妒么。”

    “别傻了万尼亚,你我都没有这样的感情。”

    “可是我这里,”伊万拉起王耀的手覆在他自己的心口,用着王耀未曾听过的声音极轻的说了一句“很痛。”

    王耀的瞳孔骤然收缩了一下,他觉得自己的心口仿佛也痛了一下,当然,是仿佛,他应是没有感情的,他确实没有那些感情的。他想起了久远久远的从前,那个孩子哭着用颤抖的声音说

    “怪物,怪物,你这个怪物!”

    “我怎么会喜欢上你呢。”

    伊万的声音和那个孩子的声音是那样像,王耀闭上眼将下巴抵在伊万的肩头。

    “不知道呢,也许是你眼瞎。”

    “那今天晚上小耀就不要看见了。”

    “啧,蒙上眼睛我也看得见哦。”

    “不许用能力作弊。”

    “才不。”

    伊万松开王耀牵起他的手吻着王耀的指节,就好像人类口中的恋人一样。

 

注释:
①在俄/罗/斯的礼节中,端起来汤碗喝汤是极其不尊重主人的表现

②每一个变种人只有一种异能,而王耀已经用了风,此时用火对阿尔弗来说刺激过大

——————TBC——————
 

评论(2)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