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清奇的洛

微博:卒于板绘的郭肖君
我要是从APH脱坑,我就是狗!请记住
我再也不爬墙了
疯狂求评玩家
黑三角,朝耀,商学院,耀受党,英攻党,极端英sir老婆粉,不吃美食,没别的,不吃右英,极东不吃不雷,但是不会再产粮的,味音痴极度雷点,请勿ky,见一个,锤一个

【黑三角】七宗罪·色欲(上)


七宗罪·色欲

*国设向
*联文,实在是懒,所以分上下发
*让我去找找艾特谁

    他们说驱使人行动的本能是繁衍。

    Eyes·Alfred.F.Jones

    王耀喜欢蓝眼睛的人,那种颜色象征自由,是海阔天空,是希望,是朝气。他也极其挑剔。

   太透彻的蓝不行,没有海的深邃,而太深沉的蓝也不行,没有天空的宽广,在这么久的时光,他只找到一对儿眸子,蓝的深邃还透亮,就像是海天一色的那点交界处。

    完美的不可方物。

    那是阿尔弗雷德的眸子。

    或许该感叹国/家的意志体天生就是被世界所爱的,阿尔弗雷德就和他的国/家一样,朝气蓬勃。

    与他交谈的时候,总会不经意就被那双眸子吸引。就像是他们最为亲密的那十年。

    海风从窗外吹进屋内,图纸被风吹的荡起,王耀刚要伸手压住翻角的纸,指尖还未触及到桌面就被另一只手握住压下。那只手的肤色比他稍白些,骨节分明手指修长,手心还有常年握枪留下的茧子。

    “Wang”

    浓厚的美音伴随着少年特有的麦香与阳光的气味笼罩着王耀。任谁都会对这样的大男孩倾心。王耀扭头,正好看进阿尔弗雷德那对儿蓝色的眸子里。

    早晨的阳光像是绵软的雾,撒在阿尔弗雷德的脸上就是宁芙的亲吻,宝石蓝的眸子落进一点浅金,荡出透彻的微光,那些光芒浮动着,就好像海面的波浪,又像被光照亮的云层。

    当这双眸子凝视着你,带着显而易见的欢喜和爱慕,胜过世间千万珠宝。

    王耀想,西方的恶魔一定就是阿尔弗的模样,只是目光相接,就会沦为猎物。

    他不能沉溺于此。

    “图纸的事情慢慢来,你太心急了。”阿尔弗将大半个身子压在王耀身上,他几乎将王耀全部环住,亲昵的用下巴抵在王耀肩头

    “哦?若不是大英雄天天拉着我东逛西转,我会现在才看一眼图纸。”王耀挪开目光,将手从阿尔弗的手下抽开,他看着那些图纸,上面是阿尔弗带来的“援助”。

    “hero只是觉得你太紧绷了,放松,放松一下。”似乎不满意王耀的重点只在那些冰冷的机械与图纸。阿尔弗耍小脾气一般推开所有纸张,将王耀掰过来强迫他看着自己。

    王耀眨了眨眼睛,浅棕的眸子浸在阳光中像是两颗上好的金色琉璃珠,里面盛满了流动的金液。

    从前,阿尔弗雷德只知道这个东方人精致,却从没发现他的眼睛也是如此迷人。王耀的一切都太应规蹈矩,甚至有点沉闷,和他教出来的那个本田菊一样。

    阿尔弗觉得他们应该是一样的,一样的乖顺,一样的会成为美/利/坚最好的朋友。如今他才察觉,这两者是如此不同。

    就好像,阿尔弗自己也变成了猎物。他感觉自己在与蛇共舞,这个美丽的家伙时刻准备着反扑一口。他想起当初亚瑟对他说的,那个狡猾又倔强,冥顽不化的中/国人。

    阿尔弗感到兴奋,他期望王耀可以像本田菊一样乖顺,又隐隐约约的期待些其他的什么,无论是什么,阿尔弗雷德想要王耀,想要王耀的方方面面。

    “是你,太紧张吧。怕什么?”

    阿尔弗的眼底闪过一丝几乎不可明的情绪,他扣着王耀的肩膀转而拉起来王耀的手低头看着

    “hero怕什么?hero当然……”阿尔弗微微抬头,就像是美洲豹盯上猎物一般,蓝色的眼瞳深不见底。

    “什么也不怕。”

    就像是那些三流电影中叙述的。王耀还是沉浸在了一片汪洋。那里有广袤的土地和天空,有阳光灼热的温度和草地的芬芳。

    跨越太平洋而来的豹子打了个哈欠,目不转睛的盯着他新的猎物。

    而他的猎物也回头,扬起手中的利刃冲着豹子露出了一个微笑。

   Нижняя челюсть·Иван брагинский(下颌线.伊万.布拉金斯基)

    无论冬夏,窝在伊万.布拉金斯基的怀中总是一种享受。

    在冬日,王耀与伊万只穿着里衣相互依偎着,伊万的怀抱总是温暖而宽厚,让王耀感受到了许久未曾有的安心。

    夏日他们几乎是赤裸的瘫在一起,伊万的体温稍低,王耀就像无尾熊抱树一样抱着伊万,他们贴的很近,皮肤接触,气味相融,浅浅一层薄汗催生出诱人的果实,胯下的温度席卷两人全身,最后把他们搞的都汗津津的。

    这时候伊万喜欢仰躺着抱住王耀,王耀也热衷于趴在伊万怀中听着他的心跳。

    那声音连接两人的心脏,从莫/斯/科走到北/京,诉说着永不分离。

    这时候伊万喜欢将下巴抵在王耀的脑袋上轻轻摩挲。王耀的发丝很软,就像是小兔子的绒毛。

    “Маленький кролик.”
    (小兔子)

    每次伊万这么说都会被王耀拧耳朵,这次没有,所以他有点好奇的低下头。王耀也抬头看着伊万。

    而后王耀用手抵着伊万的下巴将他的头抬高,伊万咽了一口口水,喉结一动微微带动那条下颌线颤动一下。

    斯拉夫人的身材高大,无论何时都像是一面壁垒一样。在战壕里他总是紧绷着身子高高扬起头颅,端起机枪与王耀并肩。子弹与炮火打飞周遭的石块泥土,荡起的尘埃与碎泥砸在他们身上。

    王耀已经没有子弹了,他喘着粗气看向伊万,他亦师亦友的恋人嘴角抿出肃杀的弧度,有子弹擦过他的脸颊,血珠子从那处的伤口流下,沿着下颌线划过,最后经由下巴落在土里。

    不合时宜的性感。

    那段战火纷飞的年代,王耀总是在仰望伊万的侧脸,低头讨论战略时也好,抬头演讲动员也好,在战壕里仰头说着不切实际的未来也好,伊万的侧脸早已深深刻在王耀的脑海。

    只要看得到那个斯拉夫人,王耀就会安心。就算是现今,这样在性命攸关之际培养出的信任也并未消失。

    他曾羡艳于伊万的强大,也曾毫无保留的相信于他,红色的阵营亲如一家,只是他们都懂,这样的局势不会长久。

    或许他们都没想到会是如此的结局。

    逐渐分崩离析的那段日子,王耀见过伊万,这次不是王耀去找伊万,而是伊万来找王耀。
    王耀第一次见伊万那样子,灰暗而固执,双眼中布满了血丝,他们已经很久没见了。

    就像最开始,默认的开始和默认的结束,于国家而言,他们不再是亲密无间的伙伴,只谈论他俩,恐怕也无法再以恋人相称,哪怕他们没有一人开口提分手。

    伊万仍旧高昂着头颅,近乎执念的挺直了背,将王耀想说的一切全部堵回了口中。久违的接吻并不好受,伊万的唇有些干裂,他又吻的用劲,血腥味儿很快传到王耀口中。不知为何,王耀竟觉得伊万在流泪。

    接吻或者做爱,他们都一言不发,王耀被按在床上的时候扭头看着背后那个在身上肆虐的人,比他的样子还凄惨。

    1991年12月25日,苏/联/解/体。

    王耀记得阿尔弗雷德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并没有那么开心,他们当时正在看着无趣的黑白电视,这天是圣诞,王耀其实并不在意这日子,就是阿尔弗要拉着他过,一整天,他们都在布置房间,营造所谓的氛围。

    两人都有些不正常,阿尔弗的话格外多,而王耀格外沉默,直到这个消息传来,两人彻底不再聊天。电视机还在播放着,挂起来的灯闪着暖光,王耀想去拿烟,又握紧了烟盒,最后夺门而去。

    “小耀……下巴酸。”

    伊万的声音闷哼哼的响起,王耀才楞楞的收了手。这次专门邀请伊万的上司来授予勋章,不说伊万心中到底什么滋味,王耀都说不清自己心中是怎样的五味陈杂。

    “你刚刚在想什么?”伊万翻身将王耀压在身下,沙发虽然不小,但是要盛下两个成年人也显得拥挤。

    “在想,阿尔弗他现在的表情,”王耀捧起伊万的脸颊,亲在他的下巴上。

    “一定很精彩。”

    —————TBC—————


评论(9)

热度(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