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清奇的洛

微博:卒于板绘的郭肖君
我要是从APH脱坑,我就是狗!请记住
我再也不爬墙了
疯狂求评玩家
黑三角,朝耀,商学院,耀受党,英攻党,极端英sir老婆粉,不吃美食,没别的,不吃右英,极东不吃不雷,但是不会再产粮的,味音痴极度雷点,请勿ky,见一个,锤一个

【黑三角/朝耀】风骨(四)


  国际象棋设定,cp看tag以及提要
  非本家设定,写文一时爽系列。
 *金钱组、红色组、好茶出没
 *及其没有底线的众人都放荡形骸ooc一时爽文
 *当面聊骚NTR(?)有,虽然还没有车但是骚话不少
 以上接受就OK

 前情提要→风骨(三)

    (四)

    每周三是王耀最忙碌的时候,在这一天,他要早早的起床洗漱装扮,然后就要用整整一上午的时间跟那些贵族小姐们闲话家常,当然赤棋不叫这个,叫做早会,要命的早会。

    王耀可是最了解这些看起来美丽的鲜花们私下有多毒,论心机诡计,她们和王耀后宫的嫔妃还差的远,当然也有几个有看头的,比如柯克兰公爵夫人们,亚瑟的母亲和他的嫂子们,没有一个是省心的。然后就是那几位公主,和阿尔弗一样的闹腾。

    波诺弗瓦夫人向来都是高岭之花,不屑于小手段,倒是给王耀省心,其实本身波诺弗瓦家世代侍奉神明,而且历任主教都要被剥离感情好更好侍奉神明,就算是日后允许结婚,也都是些恪守规矩的主。

    早会这东西看起来就是妇人之间的攀比炫耀,却国王获知消息的另一条重要的渠道,历任的王后都负责处理那些圆滑的事情,是全国消息最为灵通的人,很多信息知道的要比国王还早。

    所以常说国王与王后比翼缠绵,王后是国王的眼和耳,而国王是王后的盾与剑,没有眼的刀刃再锋利也是破铁,没有利刃的眼目只能任人宰割。他们不想缠绵也是被缠在一起的。

    格里斯小姐是再也不会出现在这个早会上了,王耀还有点怀念那张脸,平心而论,格里斯长得是挺不错,纳在后宫也是不错的选择,可惜。

    赤棋是个靠实力说话的国家,在这里,实力代表了阶级和地位,也代表了话语权,最初王耀接手的时候,这些人可没有这么乖顺,明朝暗讽听的王耀耳朵都要起茧子。本身应该由王后主持的早会很长一段时间都是这些妇人在吹嘘自己。

    也是多亏了这份高傲盲目,王耀很荣幸就能套出自己想要的资料,当然柯克兰家除外。
最初王耀是穿着赤棋国繁重的裙装,现在他终于能正常的穿着变装,只在外面就披着家乡的大袖衫,在以前,这些女人又要说些什么,现在吐出来的都是称赞,且是把王耀身上的大袖衫从头夸到尾,从布料绣花到整体搭配。甚至带起了一阵子穿大袖衫的风尚。

    王耀端起茶杯撇了一下茶沫,他带来的雨前龙井快要喝完了,正寻思着让嘉龙寄来些。他不着痕迹的看了看希塞尔夫人。

   希塞尔家老牌贵族了,海关与商税征收监督都是由他们家负责,现在也做些丝绸茶叶的买卖,格里斯一倒,就剩下这一家了。

    “我记得希塞尔夫人前些日子说想品品这雨前龙井,我托我胞弟给你带些?”

    “这怎么好劳烦皇后殿下。”

    “不麻烦,从古国运来路途遥远,打着希塞尔公爵的名头也好办事儿。”

    希塞尔夫人抿了抿唇,她不知是否该接下这句话,她的丈夫前天才气急败坏的骂这个王后就是瘟神,是该受到唾骂的魔女。他们本就是坐着来自古国的茶叶瓷器倒卖生意,那些偷运的东西怎么比得上精选的货物。高级货的市场立马就握在王耀手中了。

    这一家至今不倒的唯一原因就是这海关税,本就是夹私的东西,就算是不夹私,少报漏报一点,他们也能比其他商品少了好些本金。

    现在这看来,这位王后应该是来求和了。

    “那我可得跟我丈夫好好说一下,好认一认王后殿下的船,方便一点。”

    “那我也要。”

    轻快的声音是来自萨科蓝家的小姑娘,她跟着她姨妈前来的。

    “我的朋友早就想尝尝这个茶了。”

    “男朋友?”希塞尔夫人接了话

    “才不是!”小姑娘涨红了脸

    一时间嬉笑声散在偌大的厅中,王耀也忍不住笑了。

    “我们那里有句古话,‘女大当嫁’,说是女子到了适宜的年龄就该出嫁了,我看你就差不多到就该嫁人的年龄了。”

    王耀笑吟吟的看着这个姑娘,他终究是个男人,这般浅浅的笑意没有一丝阴柔,只剩下温文如玉的气质,引得在座的贵夫人都有些面红。

    “王后殿下... ...你也这么说,等他回来,卡里夫前两天给我写信说再有半月,北境就能安稳一些,他也就能回来娶... ...咳。”

    小姑娘脸红着低下头,又引起一阵笑声,王耀搓着衣角,信从北境传到王宫走最快的线路是一周,走军用专线是三天,就按照这信到她手里三天算,不出意外,再有十天,北境大捷的消息就要传到王宫。

    加上这次的功勋,伊万的军功要压极盛时期的亚瑟一头,这不是什么好事儿。

    “你看看你的模样,开心都写在脸上了,”切利尔夫人一向最喜欢这些事情,她一开口就停不下来。“你说起来我想到了。我前些日子才遇见了青商,你看,这个蓝宝石的项链就是从他们那里买的。”

    “哇,那可真漂亮。”

    夸赞和兴奋的讨论将早会的氛围推向火热,王耀看了看切利尔夫人胸前的项链微微眯起眼。自从赤棋和青棋交恶,两国已经有很久没有互有交易往来了,青棋国盛产优质的宝石,他们国家的珠宝极其好看,在各个国家都很出名,所以常有行走商人往返在赤棋青棋两国之间做些买卖,这很常见。

    这个项链是高等货,并不是简单的行走商人就能带来的。恐是青棋要有所动作。

    一上午下来,单单是整理信息王耀就要头疼很久。

    关税下调的消息用纸灵仙鹤传给嘉龙之后王耀摊开了赤棋的地图。赤棋国的地理位置实际上是最有优势的,南边靠近最大的海洋,有着极为宽阔的海上领土,这一向是柯克兰家的天下,而北边的边戍则是伊万的特长,那里常年被风雪笼罩,久居于此的人有着强壮的体魄,而贸然进攻的人大多死于这些美丽的冰晶。国土面积是众国之首,资源丰富,魔力充足。

    由于和古国的结盟,海上军舰暂时停止了扩张航海战,柯克兰家最为辉煌的时代落下帷幕,但是北境与绿棋的交战仍在焦灼,自从王耀来了之后更是次次大胜,就算是阿尔弗有意打压伊万,伊万现在的军功也实在是高的吓人了。

    北境也常年处于伊万的直接管辖,大有占地为王的迹象。王耀并不是很关心伊万真的反了会给赤棋带来多大伤害,他只知道现在伊万绝对不能反,也不能回王宫,他更不许死。

    赤棋需要变得更强,这个国家要吞并所有的颜色,将整个大陆整合,但他又不需要那么强大——最起码王耀要紧握住那个击溃赤棋最强的棋子。他撑着头望着板块图上的北境出神,乌色的发垂在耳旁,浓密纤长的睫毛一颤折射一点金色的光。葱白的指尖无意识的在象牙白的皮肤上划过,而后搭在浅色的唇边,掠过唇角点在白瓷杯上。

    另一只手握住了王耀的手腕,端在手中的瓷杯一晃,浅黄的液体溢出杯子打湿两人的手。

    “浪费,这是我最后一泡雨前龙井了。”温热湿润的触感经由皮肤传达到王耀的脑中,手背和手指缝隙沾上茶水的地方都被仔细舔舐着。

    “有什么关系,你不是想了点办法让希塞尔给你开了后门,这两天他的脸色可是黑的比亚蒂的良心还黑了。”年轻的国王在他王后的手上落下一吻,王耀抽回了手捏住阿尔弗的耳朵拧了一下。

    “偷听这么好玩?这么好奇的话,下次你自己去试试这早会,保证让陛下终身难忘。”

    “疼疼疼,”阿尔弗顺手将王耀抱了满怀,金色的发丝又软又茸,扑向王耀的瞬间简直像一团光晕。“那是亚蒂安的窃听系统,Hero可是完全信任我的王后呢。”

    国王亲昵的用唇摩挲着王后的耳尖,不大不小的声音褪去男孩特有的朝气流露出他骨子里的恶劣,宛如奏起的乐章,搅弄人心神——可惜这对他的王后并不管用。

    “省省吧,亚瑟现在可没心情来管我。”王耀垂眸看向地图上北境巨大的红色进攻方向,阿尔弗也眯起了眸子露出若有所思的笑容。

    “耀,你明明是我的王后,”小国王搂紧了王后的腰,亲昵的蹭着王耀的脖颈“怎么能那么偏心。”撒娇一样的口气任谁听了都要心颤。

    “那我送你一份大礼好不好?”王耀抚上阿尔弗的发丝,取下他发顶的王冠随手扔在地图上,金色的王冠咕噜咕噜的转了一圈压在青棋的王宫所在。

    “礼物不够大的话Hero我可不要哦。”

    “住口吧,贪心鬼。也不怕撑死你。”

    “Hero胃口好嘛。”现在,小国王的手开始不安分的往王后的屁股上摸了。阿尔弗身上天生就有一点淡淡的玫瑰香气,情动时更是嗅的明确,就和王耀常年饮茶熏香带的体香一样,他们都热衷于让对方染上自己的气味。

    像是野兽宣誓主权划分领地那样。

    玫瑰的味道要贴近了去嗅才能闻得到,但是离得太近就会被尖锐的荆棘刮的遍体鳞伤,最后被尖刺囚禁在那片奢华的玫瑰中。

    偶尔王耀会想,自己是不是可以换种方法拥抱这片玫瑰,他想了又想,只剩下折下花枝这一种办法。总有一个人要成为万世瞩目名留青史的帝王,只有一个。

    “该死的,阿尔弗你还有心情在这里调情!”骑士长大人气急败坏的声音打破了所有迤逦的氛围,小国王显然不开心。

    “天还没塌下来,不就是伊万又立军功了,我们大名鼎鼎的‘掠土将军’‘海盗公爵’伟大的骑士长大人还会怕一个你们家族的附属品么。”

    阿尔弗总是乐于去戳亚瑟的痛脚,柯克兰世家的军功太过久远,久远到现在的军队只知道‘寒霜城堡’的伊万,不知道曾经的‘掠土将军’。

    “早知道当年就该让他跟着被处死!”彻底被气到的绅士褪去人皮,王耀微微挑眉——啊哈,这才是当年用枪炮为赤棋扩大国土的将军的本来面目。

    虽然王耀真的不知道伊万.布拉金斯基和柯克兰家有什么关系,不过看起来不是什么太好的关系。

    “嘿,亚蒂,当年好像是你力保他活下来的,那句话怎么说的,搬起来石头砸自己脚,对么,耀?”

    很好的话题转移,王耀简直想给阿尔弗鼓掌。

    “这好像更像养虎为患,亚瑟,你养的熊崽子现在可是能随时能给你一巴掌了。”

    “那这一巴掌也会落在你身上,我的夜莺。”应该说亚瑟不愧是柯克兰家现任家主,恼火上头也能迅速的冷静。伊万的野心从没有收敛过,连他公爵的位子都是占地为王之后才册封的,简直就像个疯子,还是绝对有实力的疯子。

    王耀也知道,这个疯子或许会念在他们那些甜蜜的小关系,在他上位之后饶过他,却绝对不会放过蓬莱古国。

    没人希望伊万再多一点威望了。

    “所以我给你送来了大礼,切利尔家那个聒噪的女人带了青棋的上等货,”王耀扭头看着仍旧面色不佳的亚瑟,露出一个略带狡黠的笑容“我想切利尔会知道些什么... ...关于青棋的秘密。”

    这就将亚瑟胸口的结石一下铲除了,切利尔是目前为止唯一一个明确站队,并且鼎力支持伊万的家族,他们家可是军火贸易的大家,北境战线所有武器与物资供给得有四成是这个家族提供的。

    切利尔的秘密就是伊万.布拉金斯基的秘密。

    “这个礼物我喜欢,”阿尔弗简直忍不住笑意,他抱起来王耀转了个圈圈,王耀宽大的蚕丝袖飘起,柔顺的发丝在空中甩出一个小小的弧度,特有的白檀沉香味儿擦过亚瑟的鼻尖“耀,你可真是我的希望之光。”

    气氛感人,话语扯淡,亚瑟都没忍住嗤笑出声。无论他们怎么此消彼长,赤棋是阿尔弗雷德的,他要伊万安分,要青棋的矿产。哪怕没有秘密,也会出现一个秘密。国王亲手送给自己的大礼,当然满意。

    亚瑟不想和这个看起来最无害的国王为敌,但是他可以在此前提下为自己争取最大利益。比如今晚他们的王后殿下要在哪里过夜。

    或许会来一场久违的会谈,这都不一定,看在今天是个好日子,得好好庆祝一下。

    “我想咱们得庆祝一下今天这个日子,”亚瑟撩起王耀的发丝看向阿尔弗“恭贺陛下再拿一城。”

    王耀额角一跳,一手摁住阿尔弗的肩膀用力,一边儿和善的看着亚瑟,亚瑟也和善的看着王耀挥了挥手,传送魔法的橙黄色光芒一闪,三人再次着陆已经在王耀那张巨大的鹅毛垫床上了。王耀摔在阿尔弗身上,而亚瑟正搂着他的腰。

    “亚蒂,你就不知道轻点么!每次都这么粗暴。”阿尔弗拍了亚瑟的手背一下

    “哦,我的弗雷德,你不会不知道吧,咱们的王后喜欢粗暴的。”

    “啧,你们再不闭嘴,我就真的给你们来点粗暴的。”王耀抬头磕了阿尔弗下巴一下,坐在他胯间掐住亚瑟的脖子,他凑近碧眼绅士的那双薄唇轻轻落下一吻。

——————TBC——————
  那天在群里讨论到国象设定,赤棋的伊万写的是【伊万.柯克兰】,大家就开始脑补这个缘由是什么。这一章提到的一点也算是我想写的一种猜测,总的来说,又在坑伊万了。

评论(11)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