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清奇的洛

微博:卒于板绘的郭肖君
我要是从APH脱坑,我就是狗!请记住
我再也不爬墙了
疯狂求评玩家
黑三角,朝耀,商学院,耀受党,英攻党,极端英sir老婆粉,不吃美食,没别的,不吃右英,极东不吃不雷,但是不会再产粮的,味音痴极度雷点,请勿ky,见一个,锤一个

【朝耀/微港耀】七宗罪.色欲 (下)

前文→(上)



   

  Neck.Arthur kirkland


    亚瑟与王耀相识的早,对于亚瑟而言,那一面足以让他挂念数百年。以至于百年后掐住王耀修长的脖颈时,他还有些不真实的兴奋感。

    东方人的脖颈纤细修长,饱经罂粟折磨的躯体瘦削的透着一股颓败的诱惑。亚瑟便会一遍遍想起他们初见的样子,浓厚熏香与璎珞珠串帘子后那个光耀逼人的君主。

    王耀对亚瑟的第一印象是刻板而轻蔑的,他甚至不屑于仔细去看站在殿下的那人的容貌,于是在后来的日子,王耀就用了百年的时间将亚瑟.柯克兰的容貌一刀一刀刻在骨子里,凝成怨毒的恨。

    那时王耀只觉得,殿下这人的脖颈好看。包的严实的脖颈透露的却是这幅身体浓厚的恶趣味,越是端庄,也越是淫/乱。

   亚瑟的脖颈确实好看,他总是将脖子与后背挺的笔直,带着明显的高傲。下巴也是扬起的,那与脖颈行成的弧度处处都是刻薄。  

    他们自第一眼开始就是纠缠的欲。

    所以亚瑟格外喜欢后入的姿势,他会卡住王耀的脖颈拉起他的上身,感受着王耀的喉结在他手下颤动,感受身下这幅疲惫不堪的躯体抽搐着,脆弱的好像一折就断。

    他见过王耀最不堪的样子,可以说那是亚瑟.柯克兰一手催生出的杰作。侵略主义的劣根性完完全全的展现在这个男人身上,他是海上霸主,是日/不/落/帝/国。征服是每个男人的浪漫,也是他们最恶劣的天性。

    亚瑟尤记得王耀毒瘾发作的样子,他会抛下东方人所有的矜持,摒弃往日清高的模样,没有端庄也无法控制身体。王耀会摔碎他所能触及的所有东西,瓷器碎裂巨大的声响昭示着结束与开端,亚瑟乐于看到王耀从那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逐渐疯狂成一个渴求毒品和性爱的婊子。

    他会用鞋尖挑起东方人的下巴,待到观赏完了那张脸才会发发好心,给予这个早已无法控制自己的人极乐。

    那段日子充斥着大烟、汗水与呻吟,深红的幕与床架发出的吱呀声音凝结成乌黑的墨潭,流淌在王耀心底。偶尔会让他觉得作呕。

    亚瑟喜欢王耀对他所有的称呼,哪怕是是带着恨意与憎恶的称呼,只要是从这人口中泄出的字眼,他都爱听。那种在喉头勾转数遍,饱含情欲或者恨意的声调是催情的上品。

    他的脖颈像是天鹅的长颈,那声音也像那些美丽鸟儿濒死时仰头发出的哀鸣。

    巨城崩塌,曾经的繁华付之一炬,灰烬的余温灼伤最后一点腐烂的糜肉。王耀好像随时能死去,又好像燃着无法熄灭的火。

    当残缺的躯体支着枪挺立在狼藉的焦土,亚瑟再一次看到了傲视天下的神情,还有他当初漏过的,无法化开的悲痛与不屈。

    直到那一刻他才明白,这个男人是无法被征服的。折辱也好,踩碎他的骨头也好,他的脖颈和腰板都是挺直的,死亡也无法让他变成苟活低头之物。

    战火熄灭,焦土之上每个人都自顾不暇,亚瑟偶尔会看上两眼王耀,他忙碌的很,换下了亚瑟印象深刻的长衫大褂和繁杂的珠串挂饰,简洁的服饰更贴近他们穿的服装,却在骨子里透露出不同的气质。

    王耀的脖颈仍旧那样美丽,低头的瞬间长发擦过颈侧在逆光下行成一片光晕。

    美得让亚瑟想起那段浮着浓厚烟雾的岁月,他想再次摸上王耀的脖颈,用指腹摩挲着他的喉结与皮肤。

    突然的,王耀看向亚瑟,他直起身子将长发拨到身后,修长的手指点在颈侧,指尖一划落在喉结上。

    亚瑟的目光无法从那一点皮肤上挪开,他喉结一动,看见王耀笑了。



  笑容.王耀

  

    王耀的容貌有着东方人的所有典型特点,并不高的眉骨,圆润的颧骨和脸颊,小巧的下巴和嘴,杏眼微挑带着水墨飞白的韵味。

    他的样子是温和的,所有的细小弧度都透露出内敛与矜贵,连指尖敲打在檀木桌上的弧度也是微微弯曲的收势。

    有人将他形容为珍珠,散发着并不刺眼柔和的光,让人发自内心的感到舒畅。

    也有人对此嗤之以鼻,无法发出耀眼光芒的宝石终将被掩埋在其他璀璨的色彩中。

    当王嘉龙和王耀提起这些闲碎话语的时候,他们正在品茶。

    王耀喜欢喝茶,红茶、绿茶、青茶、黑茶、黄茶、白茶,不同时节王耀会选不同的茶来饮用。

    清明前取来第一茬西湖龙井,玻璃杯中淡黄色的茶水冒着清香,熏的玻璃杯上一层水雾,就像窗外小雨。初春回暖之际,茶香也是活跃的。

    盛夏的烈阳要品银针白毫,春茶第一茬轻微发酵晒制的口感清爽,沸水将尖细的茶叶泡开,浅白的绒毛在水中翻飞彰显活力。

    金秋之际正是喝青茶的好时节,铁观音放的刚刚好,半发酵的茶散去过多的咖啡碱,保留本身的清香与发酵后特有的醇香,带着初次收获的喜悦。

    小雪将至便沏上一壶祁门红茶,青石桌上摆上白瓷红梅杯,雪花飘至茶前再被水汽蒸成一滴水,落在深色的茶水中,天地静谧,雪色收敛了所有声响与颜色,终得宁静。

    王嘉龙觉得王耀一直在改变,又好像从来没有变过。从他很小的时候,王耀便喜欢唤他来品茶,那些茶香和别处的有着微妙的不同。

    早着时候,他觉得许是王耀用的茶好,后来被柯克兰带走,他才明白,茶是一样的,是沏茶的人不同了。

    “小香觉得呢?”

    “大佬,他们说的听听就成了。”

    “我也没在意过。”

    王嘉龙看到王耀微微勾起唇角。

    那是一个浅淡的笑容,嘴角的弧度只上扬了些许,恰到好处的停在最舒心的角度,王耀的眼睛也眯起,眼角露出极其温润的情意,他的眉本就是弯着的远山之相,此时更是添了一抹无法言喻的欢喜。

    他本是极其内敛的,在此刻,仿佛含苞的花朵的瞬间绽放,潜藏的香气在一瞬间迸发出浓郁的气息,满园的翠绿被各色的花朵淹没,在一瞬间达到了顶峰。

    当真的璀璨夺目,国之绝色。


评论(6)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