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清奇的洛

微博:卒于板绘的郭肖君
我要是从APH脱坑,我就是狗!请记住
我再也不爬墙了
疯狂求评玩家
黑三角,朝耀,商学院,耀受党,英攻党,极端英sir老婆粉,不吃美食,没别的,不吃右英,极东不吃不雷,但是不会再产粮的,味音痴极度雷点,请勿ky,见一个,锤一个

【露中】红茶搅果酱

    露中ABO
    AA
    想写写嗜甜如命的伊万,其实露家人口味好像都偏甜。
    浓红茶味的露×甜的掉牙味的中
    我流OOC相声选手
    七夕贺礼,一发完结

    王耀是个A,铁打铁的A,而且还是那种单手能撂倒好几个A的铁A。

    但是最近他比较烦,其实不是啥大事儿,就是他自己信息素味儿一不小心给泄出去一点。

    然后那天跟他出去砸场子的所有A都知道了,他们老大的信息素味儿甜的掉牙。

    甜的掉牙就算了,那味道本身好闻的很,又香又甜闻起来就好吃,但是AA互斥,这群大老爷们闻起来就像是,有点恶心极度甜腻的烂水果。

    要不是当初一个个都被王耀摁在地上摩擦,还有互斥反应,这些家伙真要怀疑这味道是不是什么O装A,强强恋爱的戏码了。

    这个味道真的太出戏,而且……

    他们老大有看上的对象,也是个A,长得人高马大,怎么看他们老大都不太沾光。哪怕他们老大一个能打十个。

    当王耀知道这些兔崽子在想些什么的时候,把他们挨个叫出来锻炼了一下。让他们深刻认识到,这就是个A,铁A。

    但是谁规定A和A不能谈恋爱了?就像谁规定,铁A内心不能想躺下来享受了?

    这就是典型的,我是A,铁A,和我想被A睡冲突么?反正在王耀这儿不冲突。

    王耀巴不得自己真的是个O,那就顺理成章,还省的破事儿一堆。想当初,他看上那个小毛子,干柴烈火,信息素就那么情不自禁的,让对面高大的男人表情像从果酱里吃出苍蝇一样。

    当然,王耀的表情也说不上好,简直是被人灌了一口苦瓜汁一样。

    很好,去他的AA互斥。

    虽然本着男人不能说不行这个道理,他们俩是硬生生做下去了,结局很惨淡,俩人觉得自己可以都禁欲一段时间了。

    后来王耀发现抑制剂真是个好东西,一针戳下去什么味道都闻不见。他就常常戳一针去找自己心上的小毛子。

    结果对面又是一副吃皮蛋瘦肉粥没有瘦肉也没有皮蛋的表情。

    “你打抑制剂了?”

    伊万说这话的时候,已经把王耀抱在腿上,俩人刚结束一个黏糊的吻

    “嗯,怎么,不然我也给你扎一针?闻不到味道都好受一点。”

    王耀作势就要去拿抑制剂,让伊万按住手了。说起来伊万的信息素味儿是浓红茶的味道,苦的一批,纵使是王耀这种拿茶吊命的人,也不太能受得了那个苦味。

    当然,伊万也不太能受得了,虽然他很爱喝茶,闲着就想去整一下茶饮。但是茶饮可以调节茶的浓度,还有甜品,他这味道可是不带一点糖的苦。

    算是把伊万折腾的够呛,先不说没有什么O受得了这个味道,其次就是,伊万真的很喜欢甜的,虽然他本身并没有什么自觉,但是在别人看来,无论什么菜都要放点糖调味提鲜就很够嗜甜如命了。

    然后因为他这味道,再甜的O的味道也会发苦,直到他遇见王耀。

    不得不说,王耀信息素的味道简直就是另一个极端,极端的甜。

    虽然这味道在伊万鼻子里像是腐烂的果酱,甜过头了还冲的很,但是好歹是没得一点苦味。多闻那么几次,也不是那么不能接受。

    而且也省了标记的麻烦,被伊万标记的人一定得带点苦味,这就得让伊万冷漠半天了。

    总的来说,其实伊万还是蛮想要王耀不打抑制剂的。

    他又不是多好意思开口。其实别看这小伙子人高马大,皮笑肉不笑的样子一副十足的恶人嘴脸。实际上单纯的很。

    每次王耀一嚎“疼,你轻点。”或者是“我受不了了”等等的意思,但是远比这要骚多了的情话的时候。他还就真停了,带着一脸“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了。”的表情看着王耀。

    整得情/欲正浓老不要脸的王耀也有点脸红。

    斯拉夫小伙子人高马大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的模样,居然真的有颗软萌的心。

    一时间老司机翻车,王哥脑海中所有的骚话通通卡结,回回都得被这小伙子直球和意外发言整得面红耳赤。

    连他手下的马仔都看出来,他们老大这是迟来二十多年快三十年的第一春啊。

    当然这话他们悄悄说,不敢让王哥听见。

    最近王耀闷闷不乐,连往小毛子那边儿跑都不积极了。有问题,有大问题。

    王耀一郁闷,他手下的马仔也郁闷,老大心情不好就总是下手没有轻重,已经有三个兄弟进医院了。为了自己的小命,一种兄弟开始操心他们老大的终身大事。

    “王哥。”被公投出来的可怜的手下一颤颤巍巍的去跟王耀谈人生。

    “嗯?咋了?有事儿,没事儿就陪我练练手吧。”王耀明显心不在焉,这话说着已经把手按在手下一的肩膀上了。

    “使不得啊哥!我是说……我是说!哥,你要是喜欢那个毛子不如就认了吧。嫁过去也不丢人!”求生欲极强的手下一极其迅速的说完了一长串。

    这下子王耀是突然清醒了。他拍着手下一的脑袋,一巴掌把他拍出三丈远。

    “你踏马才丢人呢!”

    王耀确实在纠结这茬事,但不是纠结上下这问题,最近他心上的小毛子越来越奇怪了。每次不是欲言又止就是一副纠结的样子。

    都学会撒谎了,虽然那说谎技术差的王耀都懒得戳穿。他几次都想和伊万摊牌,但是也不知道自己在怕些什么,每次都打退堂鼓。

    其实王耀心里清楚的很,他就是怕伊万想结束这样的关系。说来正常,谁不喜欢软软糯的O,他这样奇怪的A也不过是消遣吧,连他自己都不能确定自己有没有这个勇气继续,将这段恋情引向正轨。

    说不定人家现在就不想见自己。

    王耀越想越觉得没底,被怂恿起来的一点气势也都蔫了。要不怎么说英雄难过美人关。情一字难倒多少豪杰。

    他也想过,不管一切跟伊万摊牌,告诉他,自己不是草率的冲动,是真的想和他长相厮守。

    王耀辗灭手上点燃就没有抽过一口的烟,他有什么资格。

    日暮西下,这已经是伊万躲着王耀的第五天了,斜阳在王耀脸上覆了一层橘色的光,照的他身上暖的很,他长出了一口浊气,看着面前走过的三两人群。

    王耀记得伊万说,他喜欢那些温暖的东西,也想有个小小的归宿。他还记得伊万说这话时的表情,那样子是王耀想要珍惜的。

    可是他给不了伊万一个家。

    太阳就要落山,橘红的天沉淀出一片浓郁夜色。王耀起身,他准备去见伊万最后一面。

    他为了方便,将自己家搬的离伊万家很近,所以不需要走几步路就能到伊万的家里。他已经嗅出来伊万身上淡淡的红茶味道,这种味道王耀过于熟悉,熟悉的王耀还能闻见那味道里掺杂的别的味道。

    像是一个omega的味道。

    王耀迟迟不敢敲门,他抿了抿唇,刚要按下门铃,门便开了。映入王耀眼的是一大捧玫瑰。

    烂俗的塑料纸包装的一大束红艳的玫瑰花。还带着新鲜的水珠,散发出浓郁的香气。

    伊万红着脸,显的格外不安,他握紧了花束,将塑料纸捏的咔吱作响。王耀显然也没想到这一出,他只能呆呆的看着那一大束玫瑰。

    “耀……我,我想和你在一起。”

    伊万的声音不大,却刚好能让王耀听见。他反应了一下顿时红了脸。

    “我,不是因为,身体原因,也不觉得你是A,有什么不好,”伊万说的更加紧张了,他无法说出‘肉/体关系’这个词语,只能坑坑巴巴的说着“我是真的喜欢你。能和我在一起么?”

    最后一句倒是流畅。

    王耀抬头看着伊万,他的心上人从以前开始就擅长用直球将他赌的哑口无言。现在也是一样,王耀觉得自己现在应该像个传统而娇弱omega一样,感动的要哭出来。

    但是他是个纯A,所以他一把拉过那束玫瑰,将他的恋人拉近,吻住了伊万的唇。

    伊万的味道依旧苦的要人命,王耀的味道仍旧像是熟透烂掉的果子。

    但是谁介意呢,他们喜欢。

      ———————END———————
   
   
   
   
   
   
   
   
    
    
   

评论(10)

热度(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