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清奇的洛

微博:卒于板绘的郭肖君
我要是从APH脱坑,我就是狗!请记住
我再也不爬墙了
疯狂求评玩家
黑三角,朝耀,商学院,耀受党,英攻党,极端英sir老婆粉,不吃美食,没别的,不吃右英,极东不吃不雷,但是不会再产粮的,味音痴极度雷点,请勿ky,见一个,锤一个

【朝耀/黑三角】龙王育儿记(二)

前文→(一)

勇者的一百种烹饪方法   后续
前篇→(上)

拉灯上车

友情提示,本章金钱分量十足


    在龙宫里的两人一龙觉得自己可能是被放逐了。

    虽然龙宫里一切如常,仆从都尽心尽力的伺候这三个大神,但是王耀一直没有回来过。龙蛋仍旧金光闪闪的毫无动静。

    从王耀走后,这里就失常了。

    阿尔和伊万私下都问过亚瑟,王耀去哪里了,总之是没有结果。

    坐以待毙不是两位屠龙勇士的作风。

    所以在一个天朗气清的晌午,他们重拾了自己这么多年的老本行,寻找巨龙。当然是各自寻找,在这儿他们还是比较统一的——和那个脂肪胖子/无脑傻熊组队还不如去死。

    但是很可惜,西方龙与东方龙的生活习性不同,所以他们绕了很大一圈也没能找到。

    这种时候就是纯看运气的时候了。

    只是谁都没想到,阿尔弗雷德的运气那么好,他在太阳落山前,摸到了王耀的小别院。

    那时王耀正在喝着银耳莲子枸杞粥,白瓷汤匙碰在碗上脆生生的声音,简直是阿尔弗雷德脑中的天堂之音。

    王耀都来不及说出什么“从来没有情人可以进这个别院。”这种话,阿尔弗雷德就已经跨过了门槛小跑着进来抱住了王耀。那样子活脱脱像个大型猎犬。

    “我好想你。”阿尔弗说的是中文,他是专门为了王耀学的,实际上这个屠龙者聪明的不像话,早就学会了王耀家乡的语言,他装作什么都不会的样子,只是享受王耀教导中独处的时光。

    屠龙者真的爱上了一条龙,这可是天大的笑话了。

    王耀一时不知说些什么,他还端着莲子粥,回搂这个小伙子不太可能,把他震开……说实在王耀有点不舍得的,他才做的银耳莲子粥。

    这地方对人类来说是极其不好找的,既有烟瘴林子,还下了一层层的禁制,七绕八绕就把你带的离这里更远了。

    人类也不像龙一样,能嗅到同类的味道追寻而来,能找到这里实属不易。王耀没有漏过阿尔弗雷德身上的血腥味还有那明显沾了尘的金发。

    他布置下的机关都是要人命的东西,能找到他的人类自然得花心思。

    “耀,抛下我一个人带孩子,自己出来潇洒是不对的哦,hero要惩罚你。”

    年轻的勇者挨了烛龙弹的一个脑瓜崩。

    “你现在还能站在这里,应该感谢这碗银耳莲子粥,我熬了一个时辰。”

    小勇者撇撇嘴,搂紧了烛龙,大有耍无赖的样子

    “我也要喝,喂我。”

    说实在,王耀觉得自己今天可能是着了魔,平常别说是抱住他,踏进这个门估计就得被甩出去八丈远。他觉得自己是不是产后脾气太好?这节奏不太对啊。

    “你先起来,我才能喂你。”

    阿尔弗雷德和王耀对视一眼,没有松手。他心里清楚得很,只要一松手,王耀绝对会把他甩出去八丈远。

    认知非常明确,阿尔弗明白,在王耀心里,他们三个都比不上这一碗银耳粥。

    没想到哄骗这一招没用,王耀又实在舍不得银耳粥,纠结之余,他已经准备把阿尔弗打晕了。

    “王耀,”这是阿尔弗雷德第一次叫王耀的全名,也是王耀时隔百年第一次听到别人口中念出自己全名“你在害怕什么。”

    “没有。”王耀觉得这银耳粥要保不住了,他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力气随着阿尔弗雷德的话音一点点溜走。

    “让自己再也不触碰温暖,不是害怕是什么,耀,没人能伤害你,除了你自己。我只会爱你,直到我生命结束的那一刻。”

    对于烛龙而言,人类的生命不过弹指一瞬间,短短数十载,就是这数十载,也许诺不下一个一心一意。

    王耀见过,也经历过太多的誓言,无论是人类或者精怪,这份心意总会有过去的时候,从轰轰烈烈到平淡无奇,本性再促使他们寻觅新欢。

    作为掌管情欲的烛龙,王耀对此再了解不过了。

    这是上天赋予的本性,所以永恒和唯一显得弥足珍贵。

    过了许久,王耀开口了,那声音轻柔的宛若落在水面的羽毛

    “有没有人告诉你,不要随便对神明起誓,做不到是会有天谴的。”

    “那我说的是实话,也会有天谴么。”

    王耀知道,阿尔弗没有撒谎,这片心意是不掺杂一丝虚假的,多少男女向他祈求情爱。他自然能看得清何为真心。

    纯正的爱慕是金色的,就像是一团毛茸茸的光晕,跳动在人们的胸膛,将整个人笼罩在光中。

    看到了光,再经历失去,太过残忍。

    王耀还是没保住银耳汤,他将阿尔弗震开,连带他束发的绸带一并飘落。乌发被气流垂的四散又垂落在他肩头。

    金色的兽瞳看向门外的阿尔弗,像极了他曾经杀死的那些巨龙。王耀抬手,朱红对开的门吱呀一声合上了。他浅黄的发带从门缝溜出落在阿尔弗脸上。王耀的声音从门内传来。

    “我过两天就回去。”

    “两天啊,那我在门外等你!”

    王耀听见这话差点没把青石桌子捏碎一块儿,他就该知道这人最是没有皮脸,本身就是能达到目什么都好的性子,这是铁了心要等他回去。

    这小子也太聪明,就看准了王耀不可能真的忍心,就拿着自己来赌。

    不得不说,赌对了。

    两天之后王耀一脚踹开了大门,把靠在门边儿睡觉的阿尔弗吓了一跳。

    “跟我回去吧!”

    王耀看着阿尔弗疲惫的脸颊露出了一个极其灿烂的笑容,是发自内心的欢喜,就像是世界忽然在他面前亮堂了起来,干裂的嘴唇乌黑的眼圈和身上旧伤干涸的血液都突然有了色彩,特别是那双眸子。

    灰败的蓝色瞬间鲜活了起来,河海奔涌,云雾翻腾,闪着粼粼波光。惹得王耀不敢看第二眼,怕再也逃不出这双眼。

    “走,回去。”

    算是被他吃死了——王耀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苦肉计,呵,苦肉计。还真是有效!

    而此时剩下两位,一个摸错了地方绕了一圈又绕回来了,一个在寝殿里孵蛋。结果一人一龙各抱一颗蛋,面面相觑,虽然没有情敌见面分外眼红,也,挺尴尬。

    更尴尬的是,两个大男人抱着蛋的样子实在是……他俩都没眼看。

    于是王耀回来的时候就看到这俩,一人抱着一颗蛋,差点没憋住笑出声。

    “你们俩……老母鸡么?”王耀忍笑问出了这句话

    “……”亚瑟脸色一黑,抱着蛋的手勒的更紧了

    “……?”伊万则是听不太懂王耀说的话,眨了眨眼一副无辜的样子看着王耀“你去哪里了?”

    王耀也受不的伊万这委屈巴巴的口气,心窝子直软

    “哪里都不去了。”

    “真的?”伊万的语气突然轻快了些,眉角也舒展开

    “真的。”

    伊万激动的想一把抱住王耀,刚一抬手,抱着的蛋摇晃一下差点摔地上,吓的阿尔弗心都快跳出来了。

   一时间两龙两人都无言了,这么久来,他们四个头一次想法统一。

    这蛋,真麻烦啊。

———————tbc———————

好的,我就是偏心阿米了。溜了溜了。

评论(12)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