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清奇的洛

微博:卒于板绘的郭肖君
我要是从APH脱坑,我就是狗!请记住
我再也不爬墙了
疯狂求评玩家
黑三角,朝耀,商学院,耀受党,英攻党,极端英sir老婆粉,不吃美食,没别的,不吃右英,极东不吃不雷,但是不会再产粮的,味音痴极度雷点,请勿ky,见一个,锤一个

【金钱组】办公室恋情

米耀
非国设
霸道总裁米×小职员耀
是小Q的点梗,满足你 @Qlassic

  “王耀,boss喊你去办公室一趟。”

  又来了——正在冲速溶咖啡的王耀关掉热水,抬头对上同事十分同情的目光。也不知道他们这个Boss哪根筋搭错了,总是找王耀的事儿,反正是鸡蛋里挑骨头,本身过着安静小职员生活的王耀顿时觉得自己生活多姿多彩,辛酸苦辣一下子都出来了。

  他都怀疑是不是自己之前惹了这个老总,现在是变着法子来折腾他逼他辞职,好几次气的王耀一肚子火没地方发,只好去健身房狠狠的挥洒汗水。按理说王耀这个能力,跳槽很容易,但是他们现在的公司,五险一金,朝九晚五,有红利和年终奖还双休,最主要工资高,再找一个相同条件的,怕是难。

  忍常人不能忍才是君子。王耀把咖啡放在自己办公桌上长出一口气,在心里把他上司亲戚问候了一遍后,去敲Boss办公室的门了。

  “进。”

  办公室在职工办公层的上面,挨着窗户边儿,落地大窗和干练的黑色桌子与同色的书柜,浅米色地毯铺铺满整个屋子,真皮沙发和造型简单却设计感十足的茶几摆在一旁,正对门口的就是办公桌,办公桌后面还有两盆大的要死的王耀叫不上名字的植物。

  王耀都快把书柜里的书认全了,还有他老板桌子上摆的船模型,最下面那个帆上缺了一点。一打A4打印纸摔在桌子上发出巨响,看标题是昨天才呈报上去的工程,那个工程是交给王耀带的,和亚瑟的小组对接好久才敲定的计划。

  连那个以刻薄挑剔出名的亚瑟都对这个计划表没有丝毫意见,合同都是交给路德维希亲自监督签订的,也不可能出问题。天知道他的Boss这次是哪里不满意。

  “我什么时候养了这么散漫的下属。嗯?”

  美音还没消掉的普通话怎么听怎么别扭,除了最后那一个音节,从胸腔涌上鼻腔,显而易见的怒气让王耀想笑的心顿时冷了。

  “Boss,计划表哪里要改。”

  这本就是外企,王耀的口语也是过关的,不知道为什么,他老板总是执拗的要用中文和他对话,好像是生怕王耀听不懂英语一样。

  简直就像是变着法子赶他走,这个小Boss是琼斯家的大公子,五个月前调过来接任的。排除刚开始一个月交接大家都忙的不行,四个月来,王耀简直是小Boss的重点关注对象,原先的老琼斯很看好王耀,能力强还随和,也能开得起玩笑,还有上进心,多好一员工。自从小琼斯来了,算是彻底颠倒了。

    也不知道这个小老板是哪里看不对眼,处处挑刺。甚至因为咖啡温度把王耀训了一顿,天知道那是弗朗西斯倒的咖啡,王耀算是明白了,不是自己做的不好,就是挑刺。

    挑刺就挑刺吧,找个理由开除,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结果这小老板就是不开除王耀。
    上司的心思你别猜,猜了你也不明白。

    王耀现在只盼着年终奖金和红利分下来,这个挑刺的老总,只有小钱钱还有点温度了。

    这次倒还真不是挑刺,计划表出现了一个纰漏,本身审核修正就是王耀分内的工作,数据错误这种基本失误,王耀居然没发现。

    要怪还是怪这个小老板。鸡蛋里挑骨头就造成王耀天天加班,朝九晚五都得变成夜夜修仙。他是真的累了。

    但是这么低级的错误确实不该犯。

    “你如果连这点事儿都办不好,趁早离开,我没有那个闲钱养你。”

    王耀听过阿尔弗雷德平常的声音,这个比他小三岁的大小伙子平常极其爱笑,美音中活泼的转弯音就像跳动的乐符,每一刻都有惊奇。

    偏偏是遇到自己,那些跳动的音符就得结冰,带着疏离。

    王耀没做声,拿了计划表出门。不薄的计划表攥在他手里发出喀喇的脆响。他有点撑不住了。

    从家乡考入理想的大学,每年的奖学金都是王耀的,最后拿到补助名额出国读研,再进入外企工作。

    看起来成功的人生,只有王耀知道家里供他上学的心酸和每日熬夜苦读时的压力。好在他还有弟弟妹妹的鼓励,苦路上不至于没有亲人。

    现在嘉龙和濠镜也都工作了,晓梅还在上学,不过也不是问题了。所以他失业好像也没有那么大的问题。

    王耀不是一个容易妥协的人,也不喜欢半途而废,他在这里工作快满四年了,同事之间也有小摩擦,但是总的来说还都不错。

    只是现在继续待下去好像没有什么意义。

    何必为难别人为难自己,反正小金库也有点,给自己放个假也没有什么不好。

    老板办公室旁边就是单独的卫生间,这一层本身就是高层办公的地方,总共的没几个人,卫生间的装潢也比下面高端不少。王耀去掉眼镜,把计划表扔进垃圾桶。他扬起头,一眨眼泪就落下来了。

    连他自己都想骂他自己这像什么样子,不就是没理由的不招人喜欢,丢了工作么。大男人还落什么泪。矫情。

    他扛过了那么多年,偏偏这时候像是绷不住了一样。就没缘由的落泪。似乎是要补上这么多年的眼泪。

    王耀双手撑在洗脸台边儿,额前的碎发被水打湿贴在他脸上,水珠顺着颌角滑落到下巴滴落在水池里。他抬头,还带着红的眼睛正看到镜子里映出的,站在他身后的阿尔弗雷德。

    许是突然出现的小老板把王耀吓的狠了,他一眨眼又是一滴泪。王耀都快顾不得什么,上司奖金分红了,他现在就想给阿尔弗雷德一闷棍,太丢脸了,这不能外传。

    王耀犹豫着,是不是该牛逼轰轰的指着他老板,直接骂一顿就此辞职。但是阿尔弗雷德显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只见阿尔弗雷德往前走着,王耀僵直着,退都没地方退,面前洗脸池,没路了。大男孩将手撑在王耀双手旁边。本身就比王耀壮实的身子把他罩了个严实,还搂上了。

    王耀算是直接蒙圈了,他还没从丢人这一点反应过来。接着就来了连珠炮。

    “Wang,hero错了,hero不该这样,我再也不了。”

    语气听着比王耀现在还委屈。

    “I love you. I really love you.”像是害怕似得,阿尔弗雷德又用中文说了一遍“我爱你。”

    王耀近三十年,第一次被人抓包哭出来,也是第一次被男人告白。

    “原谅hero好不好……”

    虽然并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已经逐渐在混乱中适应的王耀点了点头胡乱答应了下来。他简直怕阿尔弗雷德突然又变脸,刷的一下把他扔出去。

    这事儿看起来挺懵逼,实际上也好解释。阿尔弗雷德,是一早就喜欢王耀了的。

    实际上他接手这工作到现在应该是满半年的,但是他翘了一个月,在周围吃喝玩乐,其美名曰为‘调查市场’。

    都要彻底忙成狗了,还不准我最后潇洒一个月——阿尔弗雷德打定主意是要休息这一个月的。

    他是在健身房遇见王耀的,虽然不是一见钟情,但是那头长发和擦汗时撩起衣摆露出的一节腰是深刻印在阿尔弗脑海里了。

    后来接手公司一个星期多他才发现,那个长发美人是他员工,还是他老爹给他提过的‘王耀’。无巧不成书。

    公司交接是最忙的时候,阿尔弗雷德一天能好好睡上四五个小时已经是不错了。王耀的工作汇报向来是最省心的,阿尔弗复查下来也觉得满意。

    况且,王耀也温柔。那不是刻意或者说想要表现才显露的,那是真正的温柔的善意,他从来不介意突然分下来的工作,或者说组里的小错误,大多时候都是和气的,像个大哥一样。虽然发起火来也十足有严兄的气势。

    阿尔弗雷德知道,那些报错的表格都是王耀熬夜赶的,亚瑟忙的没空买饭的时候也是王耀给他带的饭,还是热的,王耀知道亚瑟有胃病。

    他就像是整个严肃气氛的调和剂。恰到好处的带来一丝温馨。

    阿尔弗雷德曾经听过一句话,大意是,所有的爱情都该始于一见钟情的冲动,只有那一瞬间,你是万分确定,你爱上的是面前的这人。

    听起来过于冲动了些,但是却不讲道理的真实。阿尔弗雷德觉得自己喜欢上王耀了。

    他并不是那么冲动的人,所以他又看了一个月,甚至跟去了健身房,搞来了王耀的简历和毕业论文,扒遍了他能找到了王耀的所有经历。

    只是越看越喜欢罢了。

    到了最后,阿尔弗雷德都不太敢直视王耀。他怕他的眼神太过直接,会被王耀当成奇怪的人。

    基本被人倒追的琼斯少爷从来没有追过别人,更何况是追一个男人。把他愁的只想直接冲过去表白,哦,天,简直糟透了。

    阿尔弗只能向他的胞弟艾伦求助,和阿尔弗雷德不同,艾伦向来是个主动出击的选手,虽然那张俊脸基本上是猎物自动往上撞吧。

    “你说你喜欢上你下属了?”艾伦虽然私生活很刺激,但是也有一大堆工作等着,中国和美国还有时差,所以阿尔弗雷德打电话过来的时候,艾伦刚睡下。

    他简直想掐死他这个从小缺根筋的哥。

    “嗯……是,Hero是喜欢上他了。怎怎么办。”
    艾伦已经熬了三天夜了,压根听不清阿尔弗雷德说的是“他”不是“她”。

    “那就搞办公室恋情呗,公司又没说不准上下级谈恋爱,我亲爱的弗雷迪,你如果再因为这种事情,在星星还没落下的时候就给我打电话,我就把你的头塞进牛腿中间。”

    “F**k,你才去闻牛蛋蛋,就这一次,我是真的喜欢他,你得帮帮我。”

    “哦,弗雷迪终于长大了,有喜欢的人了,可喜可贺。快去滚床单吧,别耽误我睡觉。”

    艾伦就这么挂了电话。随后阿尔弗雷德接收到了一封邮件。是艾伦寄来的。

    To: Alfred
         把这些看完你就懂怎么搞办公室恋情了。只能帮你到这儿了。
  附件:霸道总裁爱上我.txt
           总裁的千金小娇妻.txt
           霸道总裁别惹我.txt
           秘书不好惹,总裁快求饶.txt
           ……
                                            Allan

    阿尔弗雷德花了一下午挑了挑看了这些小说,半懂不懂的搞明白了一件事。想要搞办公室恋情,就要先是一个霸道总裁,说话要酷,做事儿要凶,对心上人要不好。

    总之,办公室恋情真奇怪。

    他花了好长时间才绷住,不在王耀面前自称Hero,他总是爱在熟人面前这么自称,但是人要酷,这个自称被艾伦取笑过很蠢,不行。

    后来就是按照那些小说里的情节,鸡蛋里挑骨头,然后发生争吵,然后在吵架和工作中总裁对小职员产生浓厚兴趣,然后喜欢上小职员。这个可以省略了,阿尔弗雷德一直对王耀有好感。 

    说实话,给王耀挑刺是真的难,有时候阿尔弗雷德都觉得自己在无理取闹。王耀也不像那些小说里写的,会气呼呼的瞪着他不说话,然后想办法整他,再这样那样。

    王耀只是听着,偶尔微微皱一下眉,最后拿着东西重新做出来更完美的,甚至还会感谢阿尔弗雷德挑刺。

    这和剧本里不一样。

    阿尔弗雷德有点委屈。他觉得不然就这么算了吧,办公室恋情太难搞,还不如从朋友来,再慢慢告白。

    艾伦一听就拦住了阿尔弗雷德,他说不能这样,这样就是认输,她那种不认输的劲儿,要蹬鼻子上脸。东方人很狡猾,你会被吃的死死的。

    虽然阿尔弗觉得被吃的死死的也没什么不好。甚至就没发现艾伦说的是“她”不是“他”。

    如果说,你针对一个姑娘,三到四次,那是容易传出来点什么,你一个大男人针对大男人……谁的第一念头都不会想着你喜欢人家。

    这是指导性错误。

    所以在艾伦的监督下,这么一坚持就是四个月。

    王耀哄着阿尔弗雷德听完了来龙去脉之后,也不知道摆出什么表情才好,又想笑,又觉得可气。

    还动弹不得,阿尔弗雷德就把他抱的死死的,一副你必须原谅我我才离开的架势。哪怕王耀说了很多遍,我没有生气,真的。都不行。

    说实话,没人会受了这么一遭,真不生气吧。更何况,王耀都哭了。一下子让阿尔弗雷德的负罪感占满了整个心。

    “那你总得起来,我还得工作,老板?”

    “我今天给你放假,反正东西也都做完了,你先原谅Hero。”

    王耀真的很想吐槽,你这个奇怪的自称我怎么以前从来没听过的。

    “你起来,我就原谅你。”

    “……那好。”

    真像个大孩子。王耀冷静多了,他父母都是比较传统的人,这些年也催他相亲了不少回,只是王耀没有那个心思,他自从想给家人带来好生活开始,就把自己压的太紧了。

    情爱不在他年少时的考虑范围,青春的萌动未曾萌芽已经过去,他习惯了一个人忙碌。

    先不说性别,他也不知道如何开始一段恋情。

    像是知道王耀在想什么,阿尔弗突然提高了声音

    “我知道你一直以来有多努力,Hero不是开玩笑,我想,我想和你一起,只要一起就可以!我们可以一起去健身房,我也很喜欢运动,一起工作,然后休假去做自己想做的,旅游或者去爬山,你去哪里我都会陪着你,”阿尔弗雷德突然停住,他深吸了一口气,盯着王耀的眸子“我只是想你知道,我喜欢你。你不必因此而感到负担。”

    噗通。

    王耀听见自己心脏猛然跳动了一下,他不知道恋爱是不是这种感觉,他只觉得自己今天真的太奇怪了。呼吸似乎都是炙热的。

    从阿尔弗雷德开始道歉,到现在,这个大男孩的眼一直看着王耀,没有退缩,没有犹豫,只有满溢的情意。

    这么久,王耀也没有认真看过阿尔弗雷德的眼睛,起初是太忙,后来是不想。其实他该早点认真看上一眼,那么明显的喜欢,怎么能读不出来。

    “我,会考虑。”

    阿尔弗雷德觉得自己耳朵可能出毛病了,他听见王耀说他会考虑,还没来得及欢呼或者兴奋,就听走廊传来一声咳嗽。

    “咳,先声明,哥哥真不是故意的哦,是Boss你要我来送文件的。”

    弗朗西斯靠着门沿探头。

    当天下午,全公司都知道他们的小Boss喜欢王耀这件事了。

      ——————END——————
 

无逻辑甜饼,总之,吃糖!

 

 

评论(18)

热度(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