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清奇的洛

微博:卒于板绘的郭肖君
我要是从APH脱坑,我就是狗!请记住
我再也不爬墙了
疯狂求评玩家
黑三角,朝耀,商学院,耀受党,英攻党,极端英sir老婆粉,不吃美食,没别的,不吃右英,极东不吃不雷,但是不会再产粮的,味音痴极度雷点,请勿ky,见一个,锤一个

【金钱组】英雄的恋爱守则

超级英雄米×普通人耀
还是小Q的梗 @Qlassic
虽然我并没写他们刚开始恋爱的情景,请原谅!!!!
大概提一下小Q的脑洞
弗雷迪的能力包括但不局限于操控物体和粗略预知,利用这个不断接近老王。最后抱得美人归。
所以我直接写了抱得美人归之后的事情【跪着道歉】


一、准时与世界和平的抉择结果是!

    当超级罪犯出现的时候,总会有一个超级英雄站出来拯救世界。阿尔弗雷德就是这么一个普普通通的超级英雄。

    不过也有不同,他是超级.超级英雄,你所能想到的一切超能,他都拥有,收起你脑袋里危险的想法,他也会读心术。

    作为超级英雄,自然要有一个超级超级棒的伴侣。阿尔弗敢用他身上所有的超能力保证,他的伴侣绝对是世界上最好的伴侣了。

    他们相约在这个周末去看博物馆展出的珍宝,据说那是中国非常名贵的字画,阿尔弗的伴侣是留学生。虽然他从来不会和阿尔弗说,但是王耀确实很经常的思念故国。

    在王耀的口中,那里是一个并没有那么好的地方,没有华盛顿的繁华,没有巴黎的浪漫,也没有地中海蓝宝石一般的色泽,是个始终在跳跃着,闪烁红黄暖光的土地。

    是所有流着华夏血液之人的归属之地。

    这当然不是王耀说的,是阿尔弗读心读出来的,不要误会,阿尔弗从不乱用这个能力,窥探别人的内心并不是什么好事儿,但是总得知道自己的小甜心哪里烦心,才好哄。

    气温26℃,微风,没有雨,多云,紫外线不强,完美的出行天气。刚刚七点半,已经和王耀在电话里交换了早安吻,阿尔弗能看到王耀朦胧的睁开眼睛的瞬间。

    自混沌中破开创世的光,湿漉漉的眼睛透露出迷惘与本能的眷恋,眨动出碎星万万。

    这已经是阿尔弗无数次感慨,他的伴侣绝对是天下最完美的伴侣。

    欢愉的气息活跃在屋子的每个角落,穿透超级英雄的每一个细胞。暖流始终缠绕着内心,甜蜜的比砂糖更甚。

    衣帽是早就挑好的,鞋带要掖进鞋子里,扇子、水瓶、纸巾还有惊喜通通塞进背包,还有,临走前再看一眼钱包里放的合影。

    这是不变的浪漫。

    树荫倒退着,车流均速行走与鲜花和飞鸟擦肩,一路绿灯完美到空气都带着甜。

    就总要有点什么来破坏气氛。甚至是要来找麻烦。

    简直是蜜罐子里吃出了虫子,还是半截那种。

    阿尔弗不得不在博物馆前一站下车,他还要放下王耀给他买的蓝色双肩背包,天知道这次又要被谁顺走,哪怕他藏的足够严实了,那些小耗子也会找到,简直是另一种超能力。

    距离是两条街外的银行,金条已经要被搬空了,那是个惯犯,阿尔弗已经把他送进监狱五次了,五次。现在是第六次了。

    特别调查处的亚瑟已经毫不惊讶阿尔弗的突然到访了,反正每次都是来送那些不知道什么时候就逃走的超级罪犯的。

    不过今天的瞬移好像有点暴躁——亚瑟看着自己呕吐不止的罪犯又看了看自己被风浪掀翻的茶杯,相对而言,茶杯还是比较幸运的不是么。

    等到亚瑟已经品完他的早茶,吃完早点了,阿尔弗才算忙完。你以为只会有一件麻烦事么,当然不可能。麻烦就像多米诺骨牌,一个来了就连带着一堆。

    阿尔弗也累的直抢了亚瑟的茶根喝了,又凉又苦,真是应和了他现在的内心。

    处理一件一件的麻烦事之余,阿尔弗有偷偷用千里眼去看看王耀的情况,他的宝贝已经在博物馆门口等了半个小时了。

    这半个小时简直就是煎熬,他只能看着王耀的表情从期待再转到失落,直把他的心打进冰窖。

    瞬移用到想吐也不能在这时候拖时间了,他还不能跑的太近,免得被王耀发现他的身份。

    结局是迟到将近一个小时。

    “不好意思啊,哈哈哈哈……我,突然忘了东西回家了一趟……”阿尔弗越说越不敢看王耀,他总是这样,超级英雄是没有所谓的私人生活的,哪怕这场约会是他们期待已久的行程。

    他也不知道自己还能编造出多少借口,他也知道,每次爽约,王耀真的没有生气,只是失落,然后一个人走完本该两个人一起的路。

    阿尔弗雷德是世界上最好的超级英雄,却不是合格的伴侣。

    “没关系,正好,现在人不多了,走吧。”

    王耀笑了笑,抬手揉了揉阿尔弗的头发。他极其自然的拉住了阿尔弗的手。

    手心的温度稍微低了一点,手掌的大小也稍微小了一点,刚刚好能抚平阿尔弗内心的焦躁,皮肤相触的点噼啪的蹿起电流,王耀的心声就这样流进阿尔弗的脑中。

    ‘能到就好。’

    阿尔弗还记得,王耀是一个极其看中时间的人,这种心声到底要做多少次妥协阿尔弗不知道,他只知道,他作为超级英雄,好像给不了他最爱的人超级的爱。

    “耀……”他握紧了王耀的手,抿紧了唇没有问出那句话。

    “怎么?” 

    “等这么久真的没有生气?”阿尔弗露出了一个讨好的微笑,惹得王耀也不由自主笑了起来。

    “生气,所以你这一整天都得听我差使。”

    “Yes,sir!”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谎言,阿尔弗只能向上帝祈祷,祈祷风平浪静一切安稳,能让他拥有一场正常的约会。

    看在他已经是如此幸运的份上,就再奢求的多一点,就一点幸福。

二、世间最难,两全其美

    两全其美这词是阿尔弗从王耀那里听说的。那次是阿尔弗差点穿帮的大危机,好不容易胡乱搪塞过去之后,就被王耀教育世间难有两全法。

    他偏偏不信,总会有办法。

    在王耀出事儿之前,他确实是这么想的。

    作为超级英雄,自然也要有一个死敌。这个死敌还要是非常非常厉害的坏蛋,才能凸显英雄的伟大。

    所以,非常非常厉害的坏蛋还是查到了大英雄的真实身份,并用了最老也是最有效果的套路,绑架了他最珍视的人。

    电视剧的三流情节,照着剧情发展,英雄总会打败坏蛋,救下民众也救下爱人,大团圆。

    风轻云淡的像是被刮起来的灰尘,无足轻重的消散,仿佛理所应当。

    连阿尔弗雷德也觉得理所应当,他也曾想过,如果王耀被抓走——那他有无数种营救的方法,简直太容易。

    事实往往又坏又残酷。

    阿尔弗现在没有任何一种方法可以救出王耀。他的爱人被吊在一个他瞬移不到的地方,哪怕他明明知道那地方在哪里,他也无法做到立马去救他。

    更为可怕的是,那些罪犯集体越狱了。

    这次连亚瑟都亲自上阵了,局面真的不容乐观,如果用电影来形容,这就是高潮的剧情了。

    大英雄第一次将希望托付给别人,他无法脱身,他只能给出那个地方的大概地址,而后等待。 

    就像他救过的无数人那样子,等待,等待希望和救援。

    憋屈的像盛满了水的气球,郁结的气不断膨胀却没有任何一个出口,卡在喉咙里反复吞咽回去,积攒成更为可怕的怒火。

    阿尔弗雷德将怒气撒在那些罪犯身上,似乎合情合理。

    “停下!”亚瑟皱眉看着被阿尔弗雷德带回来的第五个罪犯“你是真的被雷劈了么,你看看你都干了什么。殴打潜逃囚犯泄愤?”

    “他难道不该被打?”阿尔弗转过身抬高了声音向亚瑟吼道“这些人犯的罪早就够他们死了!你又做了什么?关起来?好一次次的麻烦我?”

    “那你现在把他们杀了!”亚瑟揪住阿尔弗的衣领将他扯到浑身是血的罪犯旁边“我忘了,你已经快这么做了,你现在和杀人犯又有什么区别!”

    “我不是!”

    “那你就闭嘴!”

    两人的声音都在不断增大,执着的要震慑住对方。

    “我知道你担心王耀,你觉得我不担心?”亚瑟示意其他人将昏厥的犯人带走“他也是我的朋友,我还不至于连血都是冷的。”

    “抱歉,”阿尔弗雷德揉了一把自己的头发,将眼镜去了下来“我会快一点解决的。在此之前,王耀就拜托你了。”

    “嗯,放心去吧。”

    在成为英雄之前,阿尔弗就做好了牺牲一切的准备,他所拥有的能力就是责任,英雄二字就是光芒,他将燃烧尽自己最后的力量。

    所以他必须牺牲所有私情,包括他的爱情,他的王耀。

    或许离开才是正确的选择。王耀只是一个正常人,他本该过着最简单最平静最幸福的生活。

    是阿尔弗雷德打碎了那面玻璃让两个世界交融,破碎的玻璃折射出光斑浮在两人中间,化成一只只蝴蝶,将阿尔弗的天马行空和王耀链接在一起。

    “王耀救回来了。”

    电话那头的声音显得苍白,干瘪的话语陈述着得来不易的事实,哪怕这个事情好像合情合理。

    英雄要拯救所有人,但是没人能拯救一个英雄,也没人会看到他们的不幸。

    聚光灯下连阴影也不曾存在,他的一切都将属于民众。

    阿尔弗雷德不敢想象会不会有下一次,他明白,只要和他在一起,王耀总不会是安全的。

    奇迹不会眷顾他们太久,没有什么是能永恒完美的。

    王耀昏迷的样子就像他在做噩梦,冗长而无法苏醒,缓缓的沉在水底。

    阿尔弗握住王耀的手,他还穿着英雄的制服,那身象征着希望的衣服已经变得脏烂,浅金的发丝沾了汗混着泥土和血液,乱的像茅草堆。

    无力感铺天盖地席卷阿尔弗的胸膛,挤压出他胸腔最后一丝空气。他亲吻着王耀的手背,握紧了他的手,将自己的额头一遍一遍的抵在王耀的手背上祈求,祈求上苍不要如此残忍。

    他愿意用他的一生,用他所有的特别换王耀的安稳。

    “我求你,醒来,醒来……”

    昔日充满朝气的声音打了颤,毫无畏惧的英雄第一次面对无能为力的失去,纵使他强悍,也有无法逆转之事。

    “我说你这是上演什么喜剧?”亚瑟皱眉看着马上就要哭出来的阿尔弗“王耀又没有病危,他只是药效还没过,天,我真是受不了你了。”

    “其实我也快受不了他了……”

    王耀突如其来的声音成功的吓到了两人,按常理来说,被注射了麻醉剂应该没有那么快醒来,赶巧的是,王耀是麻醉不敏感的体质,这点连阿尔弗雷德都不知道。

    “我真不知道,你还可以这么的……”王耀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他回握住阿尔弗的手“肉麻。”

    亚瑟翻了个白眼离开了病房,顺手将门关上了。

    王耀从不知道,那些穿着紧身衣的英雄里有一个是自己的男友。这下子所有的一切都解释清楚了,太酷了,一个超级英雄的男友。

    “耀,我就知道你是最好的!”下意识读心的阿尔弗听到这些心声简直要落泪,他已经做好了分手的准备,毕竟没人想要处于暴风中心,也没人想要一个无法保护自己的英雄男友。

    “你这是怎么了?等……”王耀有些懵的搂住紧紧抱着他的阿尔弗,他突然想到电视曾经播过的一个采访,那个英雄穿的可真像他的男友。那是怎么说的来着?

    ‘我的超能力?你说所能想到的Hero都会哦!’

    估计包括读心术。

    ‘所以我想什么你都知道?’

    王耀盯着阿尔弗的脑袋,阿尔弗只觉得芒刺在背,不敢做声。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END—————
   
   
   

评论(15)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