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清奇的洛

微博:卒于板绘的郭肖君
我要是从APH脱坑,我就是狗!请记住
我再也不爬墙了
疯狂求评玩家
黑三角,朝耀,商学院,耀受党,英攻党,极端英sir老婆粉,不吃美食,没别的,不吃右英,极东不吃不雷,但是不会再产粮的,味音痴极度雷点,请勿ky,见一个,锤一个

【all耀】魔法学院的日常生活(一)

*HP背景下的日常生活
*商学院+红茶会+黑三角戏份都有,其他的*看情况,但是不会有美食组,因为我真的不怎么吃
*极东是不会有的,极东友情向
*总之all耀倾向

    Day.1分院永远是混乱的开始

    每一个小巫师都会在他十二岁的时候接到霍格沃斯的录取通知书。作为纯血世家的亚瑟早就做好了入学准备。

    他要和他的表弟,琼斯家的阿尔弗雷德一起入学,他们都是纯血世家。柯克兰早就听过他表弟的名头——斯莱特林世家的格兰芬多,只要看见他的都知道,这孩子一定不会被分到斯莱特林。

    亚瑟见到阿尔弗雷德的时候也是这么想的。现在的时代,巫师们也逐渐开始接受新的事物,作为纯血的世家,总归会保留一些巫师们特有的,阿尔弗雷德简直不像一个纯血世家的人,他穿的太过麻瓜,简直就是个天生的麻瓜。

    一个过于活泼的狮子,其实也还可以。亚瑟不得不承认阿尔弗雷德有着他不能理解的微妙魅力,或许说是自来熟的技能,他总是能很快的和任何人攀谈,并且结为好友。

    在火车开往霍格沃斯才短短的半个小时,他已经能和半个车厢的人称兄道弟了,虽然不包括坐在车厢尾的那个黑发男孩。

    亚瑟已经看他好久了,那个孩子拥有一头过于漂亮的黑发,乌黑而柔顺,透过玻璃折射的光下显得格外软。他让亚瑟想起自己的猫,也是这样,黑色的,精致而柔软。

    突然,就好像是感应到了什么,那个男孩抬头看向了亚瑟,他们的目光在空中兀然交汇,亚瑟只觉得呼吸都要被夺走了,那真的太漂亮了,那个男孩有一双金色的眸子。

    “嘿!亚蒂,你是想和那个家伙做朋友么。”阿尔弗雷德的声音让亚瑟意识到自己的失礼和莽撞,他别过头,故作镇定

    “不,我只是好奇,倒是你,跑了这么久也没有和他搭上话,你才是想要和他做朋友吧。”

    阿尔弗撇了撇嘴,亚瑟说的是实话,他确实认识了大半个车厢的人,可是怎么都不能和那个黑发的男孩搭上话,无论他用了什么方法。

    两兄弟很默契的叹了口气,等到他们再看向车厢尾的时候,那个男孩已经不见了。

    “真是可惜,我还没有和他搭话,你说他会分到哪个学院,我觉得像赫奇帕奇,他看起来那么温柔。”

    “你还是好好想想,你真的分到格兰芬多,琼斯叔叔要气成什么样子吧。”

    “哦——亚蒂,你们这是偏见,偏见!”

    小巫师们或多或少都带着些兴奋的心情,踏入了霍格沃斯,分院将是他们七年学习的第一个巨大转折点。

    王耀在闹哄哄的队伍的中间,统一的服装,统一的长袍让看起来娇小的他几乎隐身在一众小家伙们中间。

    这就是王耀想要的效果,他的家族是纯血的巫师世家,是来自东方的巫师,家族庞大,甚至有在德姆斯特朗就读的亲戚。越是了解王耀的就越清楚,这个小人精所有的心思都用来规避一切出风头冒尖的事儿了。

     王耀觉得,有那个功夫还不如想想怎么赚钱。

    他发现了一些小漏洞,比如某些草药,或者是魔法产生的小玩意,毕竟只规定不允许在麻瓜面前使用魔法,没有规定不允许卖给麻瓜草药。那些草药和中药的效果非常相近。

    现在,作为甩手小老板的王耀正思索着怎么将麻瓜的新奇玩意在这里卖上一卖。虽然自己的小金库已经不少钱,但是明晃晃的金币,谁都不嫌多。

    深知其脾性的王嘉龙是王家唯二没有压王耀入斯莱特林的人,还有一个是王耀的合伙人兼大哥,王濠镜。王黯,就是那个在德姆斯特朗就读的亲戚,压了十个金币王耀一定会进斯莱特林。

    “唔,孩子,你是天生的斯莱特林,如果不是你脑子里那些新奇古怪的探知欲,我真要在碰到你的时候就高喊‘斯莱特林!’”分院帽的声音传入王耀的脑海,这和他预料的也差不多。

    “那就证明我并不是合格的斯莱特林,至少不像前一位一样。所以,请把我分到拉文克劳吧。”

    “真的不考虑一下?你去斯莱特林会有大成就的。”

    “不了,谢谢您,我觉得我属于拉文克劳。”王耀才不会去斯莱特林,太麻烦了。

    “小子,我能读出你的想法,我真该把你分进蛇窝的。”

    而后,分院帽的声音回响在大厅

    “拉文克劳——”

    王耀起身,走向睿智的蓝鹰,他感受到了一股视线,不如说这股视线已经盘踞在他身边好久了,来自斯莱特林的长桌,那个柯克兰家的小少爷。

    “嘿,我以为你会去赫奇帕奇,你看起来如此的温柔。”

    当王耀坐下,一旁格兰芬多的长桌上立马传来了一个过分活跃的声音。王耀知道他,那个在车厢里总是想和他搭话的小狮子。

    “谢谢,我想我更喜欢书籍带来的知识。”还有金钱。王耀默默在心里补充到。

    “那你一定知道的很多咯?那我可不可以找你补习,魔法史真的太难搞了。”

    王耀发誓他在一瞬间看到了这个大男孩眼睛里冒出来的星星,还有嘟起来的嘴。带着婴儿肥的肉乎小脸白净极了,湛蓝的眼睛澄澈的像地中海中的蓝宝石。比他撒娇的杀伤力还大。

    这样的人从来都是话题中心,王耀一般会选择避开,不过这次,免费的宣传不用白不用。

    “如果我有空的话,随时欢迎。”

    亚瑟隔着两张桌子,想听清他的表弟说了什么是不可能的,更何况格兰芬多的长桌一向吵闹。但是他能看到,阿尔和王耀好像聊的挺开心。

    有时候亚瑟也挺羡慕阿尔弗这样的性格,最起码他从不会错过朋友,哦,当然,亚瑟的意思是,他并没有特意的去关注那个东方人,真的没有。

    但是亚瑟还是庆幸,还好那个东方人没有分到格兰芬多。他可不擅长和两个格兰芬多相处。

    拉文克劳的餐桌是严谨的,虽说不像斯莱特林那样,好像贵族聚会一样,但是放在格兰芬多面前,也显得过分安静。虽然任何一个学院的长桌和格兰芬多相比都是安静的。阿尔弗执着的要去和王耀搭话,连带他的那些新朋友也一起对这个小鹰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王耀是第一次吃这么热闹的饭,他甚至没来得及吃几口,几乎都是在回答问题。这让他感到苦恼,他还没有和任何一个同学院的人打招呼,小鹰们会给你足够的私人空间,这意味着,你将很难和一个拉文克劳交心。他们尊重隐私,从不打探。

    等到一顿饭吃完,王耀几乎要知道阿尔弗雷德小时候所有的趣事了,他发现有人已经投给他同情的目光了,阿尔弗真的太过热情了。

    甚至是临分别之后,在那个错综复杂的楼梯遥遥相望,他都要跟王耀挥手。

    终于到了宿舍,王耀简单整理了一下,毫无形象的扑在床上。他真的太累了,现在只有软绵绵的东西能治愈他。

    所以当本田菊和路德维希进来的时候,只看见他们的舍友抱着巨大的熊猫抱枕叹气。

    样子,有点可爱。

     —————tbc—————

第一次写这样的题材,啊,完全不知道自己写的合理不合理,非常之担心了……但是就是想写这样的人设……呜呜呜,我太过分了
  
   
   
   
   
   

评论(21)

热度(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