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清奇的洛

微博:卒于板绘的郭肖君
我要是从APH脱坑,我就是狗!请记住
我再也不爬墙了
疯狂求评玩家
黑三角,朝耀,商学院,耀受党,英攻党,极端英sir老婆粉,不吃美食,没别的,不吃右英,极东不吃不雷,但是不会再产粮的,味音痴极度雷点,请勿ky,见一个,锤一个

【all耀】魔法学院的日常生活(二)

*商学院+红茶会+黑三角
*总之all耀倾向,具体出现cp看tag
*极东是不会有的,极东友情向
*年操注意,王耀成为家中最小,最大王黯,其次嘉龙


Day.2魔药课与炖火锅的共通

    关于魔法的教学总是状况百出,小巫师们新奇又稚嫩的发音会带来许多的意外。

    就像是现在时下的热议话题——格兰芬多第一节魔咒课上,有个小狮子把天花板炸了。一般这样的场景都是出现在黑魔法防御课或者是魔药课。

    柏树与龙心腱的组合预示着那头小狮子的不平凡。他的魔力充沛,强大,龙心腱与他的活力迸发出最耀眼的火焰魔法。耀眼的掀翻了教室屋顶。拉文克劳的魔咒课就在格兰芬多那一节课后面,王耀平淡的看着笑嘻嘻走出来的阿尔弗,还有一旁气急了训斥阿尔弗的亚瑟。

    突然间,警觉的小狮子转头看向了还在发呆的小鹰。那张笑脸突然明亮,让王耀愣的眨了眨眼,他想,他现在溜走还来得及么。

    “耀!”阿尔弗踮起脚伸直了手臂冲着王耀的方向挥舞。

    逃是没有办法了,王耀只能回给阿尔弗一个微笑。

    “嘿,耀,我还是第一次用魔杖,虽然在家里也有学过咒语,但是拿到魔杖是真的不一样。”阿尔弗挤开人群,站在王耀面前,他比王耀稍微高一点,从上方正好能看到王耀小巧的鼻尖,那真的太可爱,可爱的阿尔弗有点不知所措,就像个炫耀玩具的小孩子,絮絮叨叨的说着琐碎的事情。

    甚至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也许把自己小时候魔力暴动的事情也说了。

    王耀看到阿尔弗鼻尖上有细小的汗珠,嘴角不自觉绷紧——他在紧张。他在紧张什么?王耀又眨了眨眼。

    “我之前也学过一点,类似于,无声咒吧。”他确实学过,他那个在德国就读的大哥最爱用无声咒整蛊他,他要是不会一点点反击的,怎么能是王家小怪物中的小祖宗呢。不过确实不算是无声咒,那是中国的本土法术,叫做言灵。

    “无声咒!”

    “无声咒?”

    这下小狮子和小蛇一并呆住了,无声咒,这是他们现在几乎不敢想的高度,王耀的形象在他们两兄弟心中,顿时从毛茸茸的小团子变成张牙舞爪的黑影。

    “耀君,该上课了。”

    舍友的声音成功将王耀从蛇狮围攻中救出来,王耀冲着还在愣神的两兄弟挥了挥手,快步走向了他的舍友们。

    他的两个舍友都是安静而有礼貌的人,恰巧王耀也是个喜欢安静的人,恰到好处的相处模式让王耀度过了非常愉快的晚上。从日本来的本田菊恭谦有礼,从德国来的路德维希严谨认真。相比起来,王耀反倒是最活泼的一个了。

   “耀君,”马上要走进教室,本田突然开了口“你真的会无声咒么?”王耀看着本田,能清楚的看出这人眼底的好奇,还有一点点害羞与期待。他的余光甚至看到一旁的路德维希也有些好奇。

    “当然……”王耀提高了声调“不会啊。噗哈哈,是言灵啦言灵。”王耀伸出手指小小的画了个圈,一片纸符顺着巫师袍宽大袖口钻出绕着王耀的手腕转圈,最后浮在空中。

    “言灵么……和在下家的阴阳术很像呢。”

    王耀用手指夹住符咒塞回衣袖。

    “现在,咱们该去学魔法啦。”

    破掉的天花板还没有修好,一大片光从外面流进,人影晃动着打破一潭光晕,将碎屑洒在四周,王耀正对着阳光,倾泻而下的柔和光芒将他圆乎乎的脸颊照的微红,琥珀的眸子盛着蜜塞满了香气,突然钻入了一旁毫无防备的两人心里,咚的落地生根,长出一株浅金色的嫩芽。

    凭空出现的念头回荡在他们脑海,怪不得那个格兰芬多会这么在意他。

    小巫师们的课程安排的满满当当,从魔咒课到天文,再从魔法史到草药课。

    那些稀奇古怪的草药和各种特点足够新手们头疼,但是王耀并不是新手。作为东方的古老魔法世家,他们有单独的草药园,那里不但有常见的制造魔药的草药还有各种珍贵的中草药。

    王耀很小的时候就和他们打交道了,当然最先认识的是做药膳的那些药材,能吃而且好吃的当然记得更牢。

    第一节课是来认识曼德拉草,王耀曾经被王黯拿这个恶整过一回,后来王黯被王嘉龙收拾了好几顿。

    换土或者说采摘,这对王耀来说都没什么难度。他更好奇其他的植物,虽然现在可能看不到,他面前是一大片的曼德拉草。

    两人一组的分组将三人的聊天隔断。王耀和一个赫奇帕奇分到了一组。大多数人都是带有莫名期待,或是恐惧,或是激动,但是王耀这一组,过于平淡了。

    除了沉默,还是沉默,那个金发的男孩儿一言不发,耳罩也戴的松松垮垮。这很危险。

    “嘿,耳罩,要带好。”

    霍兰德被这声音吓了一跳,他扭头看向一旁的拉文克劳,顿时觉得要坏事儿,实际上他刚刚一直在发愁,如何才能不再不经意间就吓到同学。

    这也不能怪他,他本身就不苟言笑。也不太爱说话,这两天已经造成很多误会了,特别是他突然看着别人的时候。

    显然王耀不是大多数人,他有一种直觉,面前这个人,仿佛是个能发财的主。

    王耀的直觉很准,这是他血脉里就有的天赋,天算子的直觉,但是天算子通常不长命,得的天机太多折寿,所以王家什么都教王耀,唯独不教他卜命理的。倒是其他的让王耀学了个七七八八,风水看财运的,一看一个准。

    王家还怕这财运多了也不好,托了另一个天算子给他算了一卦,他命里多金多福,光耀平安,就是桃花也多,缘起缘落的也不知道算不算好运。

    霍兰德有点惊讶,他整好了耳罩,又觉得自己没话说,老是盯着人家看不好,只能扭头说了句谢谢。

    王耀看着已经被拔出来疯狂扭动的曼德拉草。

    嗯?他真的没听到旁边这个同学说了什么。

    魔药课是最后一节课,上完这一节,就要回宿舍面对长长长的论文作业了。王耀有点困,他们正是蓄力要长身体的年级,嗜睡又好动,活泼的像空气中的光点。

    特别是格兰芬多的小狮子,王耀这一学期的魔药课都是和格兰芬多一起上的。这就意味着……

    “耀!咱们是同一节魔药课!嘿,我听说这个魔药课的老师比较仁慈,除了魔法史,就魔药我最不擅长了。”

    意味着阿尔弗雷德将成为王耀的小组成员。

    虽然这没什么不好,就像阿尔弗雷德总是恰到好处的停止或开始话题。王耀深知这是一个聪明的小伙子,机灵又讨人喜欢,在那活泼的性格下是耳濡目染蛇窝里浸出来的教养与尊重。

    当然还有权衡与计谋。蛇窝里的狮子自然不是看上去那么和善的。

    王耀不讨厌阿尔弗雷德,甚至还有点喜欢,只是现在他有点累,实在没有办法打起精神来了。他现在真的怀念自己的熊猫抱枕。他的滚滚软和极了,抱着睡觉刚刚好。

    第一节课基本上就是简单的介绍与科普时光,拉文克劳们大多是平淡的,他们善于求知,这些知识便是早早预习了的。格兰芬多则是兴致勃勃的听着,他们擅长学习与接触,只是活泼的坐不住。

    当然今天也不会让他们真去制作魔药,顶多是熟悉器材,切切药材什么的。

    做魔药是严谨的,相差丝毫就会出很大的偏差,精细是魔药全部价值的提现。而你不能苛求一个好动的小狮子过于精致。

    就连阿尔弗雷德也在无休止的切药材中逐渐无聊。下刀也越发潦草。

    “还是我来吧。”王耀瞅着,及时制止了阿尔弗这样的浪费药材的行为

    “耀,你真是什么都会啊……”看着王耀熟练的刀工和娴熟的搅拌手法,阿尔弗雷德不由得感慨,这大概就是王耀被分到拉文克劳的原因,他真的很博学。

    王耀其实也有点草率,他切药材切的很快,那些娴熟的技法只是他平日切菜切的多了,对于魔药而言,并不算是精致的处理方法。

    甚至是搅拌也很随意,就像是他在家煮粥的时候一样。

    坩埚咕嘟咕嘟的冒着泡泡,搅拌勺磕在埚壁上的声音不断,阿尔弗正将药材洒进坩埚里。干药草没入水中再翻滚到面儿上,将魔药的颜色从无色变成浅褐色。

    真的很像在煮火锅,王耀盯着那一锅,觉得有点饿了。

    —————tbc—————

从题目可以看出我的偏心了,咳
弗雷迪的魔杖纠结了好久,还是柏木吧,适合英雄的木材,龙心腱自然没话说。
英雄与火焰,就是我心中的弗雷迪,是我爱的大英雄!
我啥时候能让伊万上线,这是个问题

评论(14)

热度(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