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清奇的洛

微博:卒于板绘的郭肖君
我要是从APH脱坑,我就是狗!请记住
我再也不爬墙了
疯狂求评玩家
黑三角,朝耀,商学院,耀受党,英攻党,极端英sir老婆粉,不吃美食,没别的,不吃右英,极东不吃不雷,但是不会再产粮的,味音痴极度雷点,请勿ky,见一个,锤一个

联文联画第二组夜莺

终于完结撒花了!!!天,第一次联文,结尾,紧张!

老王的江山官方lof:

【第七棒】    all耀向预警
大殿上的水晶吊灯,在暖黄的光下向四周散发着璀璨的光。
    白色光斑的偏光呈现虹色,撒在王耀的唇角脖边,照在伊万的额头眼尾。
    理石的地板,缝隙填充着金子,金线割裂了整个大厅,在光下微微闪光,宛如棋盘。
    王耀曾经在这里演唱过一首又一首的歌。人潮涌动着,却又寂静无声,香水绸缎滚滚而来,霎时又化为尘埃。
    现在只剩他们两人,一如那些时日,王耀仰头看着伊万,过远的距离让他看不清年轻君主的表情,王与王座仿佛连成一体,都化成毫无生机的金色。
    “殿下,我们来做个交易。”
    “骗子,”王耀听见了这一句话,他了解伊万,那位殿下一向任性“你以为你有资本和我交易么,你的军队被困在海上,你现在就在我的宫殿,就算布防图被窃,你的性命也在我手中。”
    空荡荡的大殿里回荡着伊万毫无温度的话语。
    “我现在,就能让你死。”
    “您不能,”王耀向前走了一步“您以为昨天那场火,只是为了偷取兵符么。我想您不至于这么单纯。”
    伊万捏紧了王座的扶手,浮雕的花纹压在他手心印出深深的痕迹,他已经感受不到那样的疼痛了。
    “起义军恐怕已经在城中预备,等到宫殿里的人发出信号,您就不再是北国的暴君了。我的安危自然有人保护。拼个鱼死网破,我活下来的可能也比你大太多。”
    “王耀!”
    “伊万.布拉金斯基,”相比伊万的愤怒,王耀显得格外冷静,冷静的近乎看不出他往日的温情“你只有这一个机会,合作,或者死在这里。”
    沉寂仍旧是主色调,金色的枯槁大厅里,王耀觉得自己和那些侵略他故土之人已经没有区别了。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伊万的声音很小,小的立马消散开,让王耀都没有办法确定他是否真的问出口了。
    “现在纠结这个还有意义么。”
    “有!”伊万猛然从王座上站起,他走下来的步子急促,毫无威严。“城中的歌谣,还有那些谣言,耀,你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计划的。”
    王耀往后退了一步,他微微垂下头看着大理石的纹路。那首歌是王耀写的,所有的美好都该属于国王,舆论也是他所引导的,激起不必要的民愤,引起不必要的骚乱,武力镇压后将又是一个恶性循环。
    北国的君主残暴不仁,这是王耀早早就布好的局。伊万并不擅长这样的舆论战,他甚至搜寻歌唱家把他们关在城堡,渴望以此来阻止谣言。殊不知只能是愈演愈烈。
    甚至有了夜莺一说。
    伊万杀了一波又一波的造谣者,却只是坐实了自己暴君的称号。
    现在,他终于知道了那个始作俑者,那个真正的‘夜莺’。
    “这和我们的交易无关,你现在只需要回答,合作,或者不合作。”
    “我有别的选择?”伊万站在王耀面前,巨大的阴影笼罩在王耀的身上,将他整个身体覆盖在其中。
    “所以,你的选择。”王耀低着头,始终没有看伊万的眼睛。
    “你说吧,我同意,不过我有个要求,”伊万的手紧紧握了一下“你告诉我……算了。”他还是没有开口。
    “我是来拿东西的,”王耀深吸了一口气“好了,开始正题吧,为了让你活命。”
    北国帝历359年,起义军在夜莺的领导与东国的支持下,推翻暴君布拉金斯基二世的统治,夜莺从此成为英雄的代号。
    那座金子的王宫被推翻,黄金被分给了所有人,而暴君的尸体被抛在郊外。
    王耀留下濠镜,作为北国的接手者,他们推上了伊万的旁枝的小孩作为傀儡王,政权全部握在了王耀手中。
    他将伊万送去了东国的南边,那是伊万的愿望。直到送伊万的船从港口开出,王耀才从港口堆积货物后出来。
    嘉龙一直站在王耀身边。
    “大佬,走吧,咱们也要去南国了。”
    “好。”
    阿尔弗雷德得知北国政权覆灭的时候,愣了一下,随即笑了。
    他早知道王耀不是省油的灯,只是没想到,王耀会赢的那么顺利。早在东国孱弱,王耀这个继承人都要被当做质子送往各个国家的时候,阿尔弗就见过王耀。
    在西国,他的待遇还不如亚瑟的书童,甚至没有见亚瑟的权利。阿尔弗也是在无意中看到他的。不得不说王耀确实有种魅力,他在那里,你就知道,这是与他人不同的。
    阿尔弗只知道,那个可怜的太子被送去西国又交换到北国,辗转数次,甚至在他的国家也戴了一段时间,然后就消失了。
    如果现在的局势是当初那个,还在孩童时期的王耀已经布下的局,那当真可怕。
    可是事情总会有转机,就像王耀可以利用舆论,阿尔弗雷德也可以,西国战败,归于北国统治,如今亚瑟已经叛变,西国也该独立了。
    “亚蒂,你可以回故乡了。”
    阿尔弗雷德站在城堡的露天阳台,白理石柱子光洁,衬托着他身上宝蓝色的华服,他望向远处的海面,东国的旗帜飘荡在船桅上。
    亚瑟顺着阿尔弗雷德的目光看向海面,他第一次见到那个旗帜,还是王耀幼年,那时被送来的两个孩子,一个是王耀,一个是王嘉龙。他甚至没有仔细看过王耀的脸,那两个‘东国的贵宾’就被请去了偏殿,到了后来,只有王嘉龙留下。
    他看王耀总是眼熟,现在想想,王耀与王嘉龙长的可真像。但是就如同当初,他无法做些什么,现在他也无法做出更多的事情。
    曾经强大的国家覆灭过,在废墟之上所建立的城堡,由一位忍辱负重的骑士长国王开拓。这样的戏码足够煽动人心。这不是结束,只是开始。
    “阿尔弗,西国自然会独立。”
    不受任何牵制的,重归那个海上帝国。
    “那我期待着。”
    年轻的国王偏头,看向他名义上的表兄,无论如何,现在,他们是一条心的。
    王耀讨厌那些繁重的礼服,在他幼年,每次穿上那身衣服就代表着,他又要远离故土,不知被送向何处。
    他的母亲总是有哭不完的眼泪,但是王耀却没有一滴泪,甚至远在北国,得知他母亲离世,他也没有落下过一滴泪。他记得他的母亲对他说,你不能哭,你不会哭,你是东国的王。所以我来替你哭。
    所以他在无数个时刻,将泪水混着血吞进肚子里。在西国被羞辱,他和嘉龙食不果腹的时候没有哭,在南国,被贵族辱骂惩罚也没有哭,在北国,受到第一份善意也没有哭。
    走上南国大殿的台阶是242阶,王耀曾经在第一次来的时候数过,那时,阿尔弗雷德尚和他一样,都是孩童。
    现在,他成了东国的王上,阿尔弗雷德也成为了南国的君主。鲜花和号角声依旧,赤红金边儿的毛毯铺成连接他们的道路,王耀一步一步的走向阿尔弗雷德。
    在还剩下六十九阶的时候,阿尔弗下来,亲自迎接了王耀。他甚至颇为亲密的握住王耀的手。
    “欢迎您,东国的王,或者说,勇士夜莺。”
    那声音太小,阿尔弗的笑又太过甜蜜,就好像是应景的彩带。
    “如果你很闲,应该考虑一下,波诺弗瓦和柯克兰,哪家会赢。”
    王耀笑着,眯起了那双蜜粽色的眸子。阿尔弗觉得自己有点口干,他好像明白,为何王耀的计划在北国会如此顺利,他舔了舔唇。
    “我猜,是柯克兰。”
    “哦?那就拭目以待,殿下。”


感谢作者 @脑洞清奇的洛
【这次才是真正的完结撒花花🌸】


   
   


 
   
   
   
   
   
   
   
   

评论

热度(50)

  1. 脑洞清奇的洛老王的江山官方lof 转载了此文字
    终于完结撒花了!!!天,第一次联文,结尾,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