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清奇的洛

微博:卒于板绘的郭肖君
我要是从APH脱坑,我就是狗!请记住
我再也不爬墙了
疯狂求评玩家
黑三角,朝耀,商学院,耀受党,英攻党,极端英sir老婆粉,不吃美食,没别的,不吃右英,极东不吃不雷,但是不会再产粮的,味音痴极度雷点,请勿ky,见一个,锤一个

【红色组/露中】小夜曲

    *非国设,人类露×人类耀

    *微妙的双向暗恋梗

    *深夜产物完善一下还是发了。

    *OOC属于我,角色属于作者


    伊万和王耀告白的那天,月亮出奇的亮,明明天是雾蒙蒙的,冷清的光却能洒的整条街都亮堂的不行。


    深夜连霓虹灯的光都沉寂,王耀和伊万也在沉寂。雾蒙蒙的光盖在他们身上,像是湿气重的被子,挤压着伊万的胸腔要他说出那句话。他吞咽着几次到喉头的话,在他看到王耀被月光照的朦胧的脸颊的时候,他就什么都说不出口了。


    他已经不是一个虔诚的教徒,神所歌颂的爱情不属于他,所以他只能在边缘徘徊,背朝光明,面向深渊。可深渊又太过诱人,荆棘丛生烈火焚身也无法阻挡那幽秘味道散发出来,化作烟雾,缠在他手上牵着他手指微微颤动。


    这些都停滞在王耀扭头的一刻。


    光与荆棘退下,烈火与深渊破碎,无声的化为鸽子振翅飞走。空间固定在此刻,就好像王耀是伊万.布拉金斯基的结局。


    他看着那双眸子,在他脑海中描绘过无数次的眸子,似乎有光又似是谜团的瞳孔,此时也是安静的,安静的映出伊万的容貌,他看着王耀,看着王耀眸子中浸在蜜色中的自己。


    惶恐又不安,局促写在了脸上,浅显的伊万都能看懂自己的情绪,王耀的眼睛早就看了个透,他也就松了口气。


    “你在想什么?”王耀的唇开开合合,话语却慢了一拍进到伊万的耳中,或许是他的目光要将这一刻缓慢的记录,好拿来珍藏。


    “在想贝洛伯格。”伊万的声音轻的像是怕震碎了薄冰一般,却脆生生的沉重。


    “光神?是么,”王耀转过身“你常常提起来。”


    “对,我很喜欢他。”伊万的眸子仍旧盯着王耀,泛着微光的发丝,顺着肩膀垂在前面的辫子。


    “我也挺喜欢的。”


    他看不见王耀的表情,他想那应该是平淡的,就像他平日询问的‘午饭吃什么’一样。

    “不,这不一样的,耀。”


    滚烫的铁水都浇灌在斯拉夫男人的心头,蒸腾的白烟灼伤着他的肺腑,急剧降温的融铁化成坚硬的外壳,包裹着他柔软的心脏。


    伊万只能将那些感情封存在冰冷的外壳里。


    “有什么不一样?”王耀微微偏头,眸子转向伊万,月光倾洒在他的身上行成光晕,浅浅的冷光柔和的王耀的容貌显得虚幻而不可追。


    “……不一样,”伊万皱起眉头,他的悲伤从喉头又绕回心底,在铁壳子里挣扎“你不会懂。”


    “看着我,万尼亚,”这让伊万短暂的从悲伤里离开,陷入王耀一早布好的,那双蜜色的眸子“我们是一样的。”


    好像能将光拥抱在怀中。伊万想伸手,他与王耀之间的距离只有半个肩膀,只要抬抬手,就能够触碰到。


    但是他做不到,半步的距离就像是隔着无休止的螺旋梯,伊万攀爬着,向着遥远而无尽头的光点。


    王耀牵起了伊万的手。


    他显然是吓到了那个高大的男人,以至于王耀向前走了一步,伊万还楞在原地,他们牵起的手扯紧了,差点松开。伊万已经做不出反应,他觉得一切都被敲碎又重组,却怎么也组装不对,浓郁的散发着蜜糖气息的液体从那些裂缝涌出,冲刷着他的神经。


    “耀……”


    伊万仍旧不敢相信,但是他手中确实握住了王耀的手。像是梦境。他记不得梦里他是否紧紧握住了王耀的手,但是现在,伊万能感受到自己手的颤动,王耀握住了他的手,十指相扣。


    所以伊万也回握住了王耀的手。


——————END——————

补:


在微妙的告白很久之后

实际上伊万有惶恐不安,他想问又问不出口,就又是告白前的循环挣扎。不同的是,他问不出口就要抱着王耀,闷哼哼的听王耀轻声细语的问他怎么了。

享受属于他的特权。

王耀也知道伊万在想什么,问不出口的是什么。

他也不必回答伊万的问题,伊万能看明白,如果不是喜欢,王耀怎么会同意。

不过是,暗恋了那么久,想听句告白。

虽然王耀后来说的也不少。

   

   


评论(2)

热度(54)